学习研究动态
 

放权而不放任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8-10-11        来源: 大众日报

 
  □唐剑锋

  

  简政放权的同时,管好自己的“责任田”,这是职责所在,更是使命担当。

  近日,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深化“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视频会议召开,会上指出:“不该由生态环境部门管理的事项,要交给市场或社会,该管的事项要切实管住管好,推动生态环境部门从以直接管理为主转向监督管理为主,当好‘监管者’。”

  两年前,在全国“两会”闭幕后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曾明确表示:“我们说放权并不是说放任。营造公平竞争环境的监管措施必须到位,还要防止任性、任意地检查,这样简政放权才能更有效,才能让生产力发展起来、群众得到好处。”

  “放管服”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当前各地转变政府职能、打造优良政务环境营商环境的重要突破口。但一些地方、一些干部,在处理“放”和“管”的关系上,存在困难:放什么、怎么放,管什么、怎么管,处理起来颇为棘手。

  范敬宜在回忆录中讲过这么一件往事。改革开放初期,大约1980年前后,大连歌舞团到上海演出,演员拿着麦克风边走边唱,当时上海的报纸评论说,这是“资产阶级腐朽的台风”,连篇累牍,连续报道,有的地方也跟着起哄。范敬宜找到一个适当的时机,向时任辽宁省委书记任仲夷作了汇报,任仲夷沉默了一会儿,问:“关于这个问题马克思怎么说的?”范敬宜说马克思没有这方面的论述。任仲夷说,那好吧,既然老祖宗也没有说走着唱就是资本主义、站着唱就是社会主义,那共产党省委也只管唱什么、不管怎么唱。

  “只管唱什么,不管怎么唱”其实暗含了放与管的处理艺术。走着唱还是站着唱,这是业务问题,是歌舞团团长、导演管的事情,专业的事情就该专业人员去管。而“唱什么”,则关系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关系到主旋律、正能量是否彰显,这是党委政府必须管好的领域。全都管和全都不管,“演出”都难以获得成功。

  一部改革史,就是一部简政放权史。放权是为了更好地调动市场和社会的积极性,是为了让每个人的聪明才智和一技之长都能发挥出来。但是,放权不等于放任。如果一强调放权,就放任自流,那就是一种极不负责的做法,甚至是一种懒政、一种不作为。说到底,是以一种消极的方法在对待“放管服”改革。

  简政放权的同时,管好自己的“责任田”,这是职责所在,更是使命担当,是对深化“放管服”改革最好的诠释。

  著名教育家、思想家陶行知在《南京中等学校训育研究会》一文中指出:“其实从前学校一味盲目的压制,近年学校一味盲目的放任,都是不应该走的错路。”相对不放权来说,放权之后的管理,任务量更重,难度系数更大。一方面要把权放好,调动职能部门和所有人的积极性;另一方面,放权之后的管理要更科学、更规范。

  随着“放管服”改革深化推进,我们会碰上更多“走着唱、站着唱”的敏感问题、管理问题、服务问题、利益问题,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提高定力,在放和管的问题上拿捏准、认识清,推动改革沿着正确、科学的道路不断前进。

    《大众日报》(2018年10月10日 13 版)

责任编辑:赵晨光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