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列宁主义 > 学习研究动态
 

马克思恩格斯语境中的托马斯·莫尔及“乌托邦”

点击
朗读文章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7-01-06        来源: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简介:王力(1967- ),男,河北行唐县人,天津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社会主义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社会主义思想史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天津 300387)。

  内容提要:马克思和恩格斯多次使用“乌托邦”指代、批判、讽刺那些脱离现实的空幻的社会主义思想,如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等。他们对托马斯·莫尔的关注主要体现在曾多次引用《乌托邦》中的“羊吃人”及其引发的社会问题等这些观点,论证资本原始积累时期贫苦大众的生活惨状,揭露资本主义的罪恶。在《乌托邦》中,托马斯·莫尔主张通过消灭私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现象,进而实现人人平等的思想直接或通过后世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们的著作影响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创作。

  关 键 词:乌托邦;空幻社会主义;“羊吃人”;私有制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发展逻辑的宏观与微观研究”(编号:11YJA710049)。

  在社会主义思想史上,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作为空想社会主义的奠基之作影响极其深远。他创造的“乌托邦”一词成为人们对未来的美好向往而又无法实现的理想的代名词和日常用语。托马斯·莫尔的思想“不仅对后来的一连串的乌托邦而且对社会改革的整个趋势都是一种激励”。[1](P270)它不仅直接影响到康帕内拉的《太阳城》、培根的《新大西岛》、哈林顿的《大洋国》等这些空想社会主义史上的力作,而且还受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关注。综观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生的理论成果,他们多次使用“乌托邦”讽刺当时那些不切实际且带有空幻色彩的社会主义流派,如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等。在论证资本主义萌芽和发展过程中的掠夺、剥削等残酷现象时,马克思和恩格斯多次引用了莫尔“羊吃人”的相关思想,以此揭露和批判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罪恶。托马斯·莫尔《乌托邦》中对私有制的否定等思想则直接或通过后世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们的著作影响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创作。

  一、马克思、恩格斯大多把“乌托邦”作为空幻想法的代名词和批判的对象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一生的理论创作中多次使用“乌托邦”,但在不同时期其用意又有所不同。在早期的论著中,作为民主主义者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把“乌托邦”视为梦想和不切实际的空幻想法,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论述德国的出路时,马克思指出“对德国来说,彻底的革命、普遍的人的解放,不是乌托邦式的梦想,相反,局部的纯政治的革命,毫不触犯大厦支柱的革命,才是乌托邦式的梦想”。[2](P14)这是他们最早使用“乌托邦”一词,马克思在此将“乌托邦”与“梦想”①等同,意在阐明处于与英国和法国不同历史方位的德国采用局部政治革命的办法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采取修修补补的改良措施无法解决拖着长长的封建尾巴的德国问题,必须向德国制度开火,只有进行整体革命才能把德国从封建桎梏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当后来专注于创立自己的思想大厦时,他们以“乌托邦”讽刺、批判当时带有空想色彩的社会主义流派,将“乌托邦”视为空幻梦想的社会主义的代名词。在《神圣家族》中,他们使用了“乌托邦”或“乌托邦的”,讽刺、批判蒲鲁东等人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批判“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这些所谓“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单单引用魏特林的空想平均共产主义思想,就说并不存在任何别的共产主义。假设如此,那托马斯·莫尔、欧文等这些共产主义的前辈们“也许会惊讶得在坟墓里翻一个身”。马克思和恩格斯用了一个惊人的比喻论证“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实质都是资产阶级的空论家。1848年10月29日,马克思发表在《新莱茵报》上的《国家检察官“黑克尔”和“新莱茵报”》中使用“自诩为革命者的乌托邦主义者”,[3](P525)批判以黑克尔为代表的表面上看似很革命,实质上是脱离实际的空想家。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文中,分析了法国1848年二月革命和六月起义等重大事件后,出现的各种自认为是社会主义的思想,如把“废除保护关税”、“整顿国家财政”、“自由输入外国肉类和粮食”②等要求作为社会主义,马克思指出“这种乌托邦,这种空论的社会主义,想使全部运动都服从于运动的一个阶段,用个别学究的头脑活动来代替共同的社会生产,而主要是幻想借助小小的花招和巨大的感伤情怀来消除阶级的革命斗争及其必要性;这种空论的社会主义实质上只是把现代社会理想化,描绘出一幅没有阴暗面的现代社会的图画,并且不顾这个社会的现实而力求实现自己的理想”。[4](P166)马克思在此揭示了各种自命为社会主义的本质,划清了革命的社会主义和各种空论的和伪装的社会主义的界限。马克思主张的革命的社会主义不是局部的改良,而是通过不断的革命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他认为“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4](P166)彻底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把人从剥削与被剥削、雇佣与被雇佣的社会关系中解放出来。在1885年《资本论》第二卷序言中,恩格斯在回应德国讲坛社会主义者及其信徒宣扬马克思剽窃了洛贝尔图斯时,指出洛贝尔图斯关于资本的观念是乌托邦,“他把剩余价值搞成乌托邦的做法,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已经无意中进行了批判”。[5](P23)在此,恩格斯表达的是洛贝尔图斯关于资本的研究未能触及资本的本质和由此揭示剩余价值的真正来源,而马克思则发现了资本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本体及其支配地位。在《共产党宣言》1890年德文版中,恩格斯专门加了一个注释,指出当年他和马克思共同批判的卡贝所描绘的伊加利亚就是“那种共产主义制度的乌托邦幻想国”。[4](P64)总括起来,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用“乌托邦”指代远离社会现实的空论的社会主义思想。除此之外,他们还曾研读过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

  二、马克思、恩格斯重点关注托马斯·莫尔及《乌托邦》中“羊吃人”的社会问题

  历史地看,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不仅仅是为了构建一个永远无法实现而又极具吸引力的美好国度,更主要的目的是通过对英国乃至欧洲封建专制社会,以及萌芽时期资本主义原罪的批判,引起亨利八世的关注,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在文中,莫尔借拉斐尔之口简要且深刻地揭露英国资本主义发迹之初“羊吃人”的悲惨社会景象。“‘你们的羊,’我回答说,‘一向是那么驯服,那么容易喂饱,据说现在变得很贪婪、很凶蛮,以至于吃人,并把你们的田地,家园和城市蹂躏成废墟。’”[6](P21)依靠纺织业发家的英国新兴阶级为加快聚敛财富的步伐,开展了史无前例的圈地运动,运用欺诈和暴力手段把农民从赖以生存的土地上赶走,造成大量贫民流离失所、穷困不堪的悲惨状况。莫尔依据资本主义降生时期的丑态和给社会带来的剧痛,深刻地洞察到资本主义的掠夺、压迫、奢侈的本性。这是后人摘引莫尔思想最多的内容,也正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关注莫尔的缘由。

  马克思、恩格斯在研究资本主义发育史,特别是揭露资本原始积累的罪恶时多次引用托马斯·莫尔“羊吃人”的观点,并给予其很高的评价。1846年底到1847年初,恩格斯在《诗歌和散文中的德国社会主义》中叙述格律恩的观点时,指出格律恩“同样又从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中摘录了大量的话来说明‘革命的意义’,而关于这本书又解释说,这本书有先见之明,在1516年就极其精确地描绘了正好是‘今天的英国’”。[7](P250)在此,恩格斯主要意图是批判格律恩混乱的人权学说,指明格律恩的主张即使引用了社会主义的相关思想,但仍不具有革命意义。1853年1月,马克思在《选举——财政困难——萨特仑的公爵夫人和奴隶制》一文中指出:“我们刚才所叙述的苏格兰‘圈地’的过程,在英国是十六、十七和十八世纪发生的。还在十六世纪时,托马斯·莫尔就曾对这一点大鸣不平。”[8](P575)可见,当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已经关注并研读了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

  后来,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十四章阐述资本原始积累时多次引用了莫尔《乌托邦》中的观点。他指出“把大法官福蒂斯丘的著作与大法官托马斯·莫尔的著作比较一下,我们就会清楚的看见15世纪和16世纪之间的鸿沟”。[9](P826)在脚注193中马克思说“托马斯·莫尔在他的《乌托邦》一书中谈到一个奇怪的国家,在那里,‘羊吃人’”。[9](P827)在脚注221a,马克思摘录了托马斯·莫尔《乌托邦》一书的一大段话③用来说明当时的英国由于许多农民失去土地无家可归,最终不得不冒着被处死的巨大风险去行窃的残酷历史景象,论证资本原始积累的血泪史。

  在《反杜林论》的准备材料中,恩格斯认为“迄今为止是暴力——从现在起是共同社会。纯粹善良的愿望,‘正义’的要求。但是,托·莫尔早在350年以前就已经提出了这个要求,始终没有实现”。[10](P364)上述事实表明,恩格斯对莫尔《乌托邦》中主张正义和平等的要求是给予肯定的;同时也认为莫尔虽然提出了“正义”要求,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无法实现的,只有到了资本主义发育成熟之际,才有了实现人类正义的巨大可能。

  1891年4月30日,恩格斯在致卡尔·考茨基的信中高度评价了托马斯·莫尔的历史贡献。他对考茨基说:“关于你的《莫尔》一书,我在给腊韦的信中写了如下意见。‘考茨基的《托·莫尔》对各新教国家的,特别是对英国的文艺复兴时期的论述,总的说来是正确的,而且有很多独到之处。在对当时历史条件的这种总的论述的背景上,托·莫尔个人是作为自己时代之子出现的。’”[11)](P79)有关考茨基著的《托·莫尔》的评价和翻译等事宜,恩格斯与考茨基有过多次书信往来。在这封信中,恩格斯不仅给予《托·莫尔》以较高的评价,而且第一次赞扬托马斯·莫尔,这充分表明恩格斯对这位社会主义思想创始人的高度尊重。除了他们多次引用《乌托邦》中关于“羊吃人”的相关思想外,其中废除私有制、主张劳动平等的独到见解也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

  三、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对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影响

  《乌托邦》之所以被视为社会主义的开山之作,不仅因其构建了一个令人向往、与后来社会主义者对未来社会的向往存在整体契合,而且其中对导致人剥削人的私有制的激烈批判影响更加深远。否定私有制是莫尔《乌托邦》的重要内容之一,他认为:“任何地方私有制存在,所有的人凭现金价值衡量所有的事物,那么,一个国家就难以有正义和繁荣。”[6](P43)这是直接影响后世各类社会主义者的最主要的理论主张,无论哪一派的社会主义几乎没有不以否定私有制为基础的。“乌托邦思想家是新思想的源泉,正如许多重要作家所证实的那样,可能也是现代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哲学以及以之作为基础的有关运动之奠基人。莫尔的《乌托邦》,在一定程度上连同柏拉图的《理想国》,已成为所有社会主义者寻求其许多基本原理的源泉。”[1](P286)莫尔否定私有制、反对人剥削人,主张全体国民共同劳动、共同享有劳动成果的思想,不正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向往和追求的理想社会的目标吗?!

  恩格斯在梳理社会主义思想的萌芽及其实践基础时,把莫尔的乌托邦视为社会主义的起源。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恩格斯指出“伴随着一个还没有成熟的阶级的这些革命暴动,产生了相应的理论表现;在16和17世纪有理想社会制度的空想的描写,而在18世纪已经有了直接共产主义的理论(摩莱里和马布利)”。[12](P525)作为由对当时社会弊端的深刻反思描绘出的理想社会,托马斯·莫尔被视为空想共产主义的先驱当之无愧。恩格斯接下来要阐明的科学社会主义正是消灭阶级特权和阶级差别的新社会,这个新的国家首先是把私有财产转化为国家财产。虽然恩格斯直接的理论来源是圣西门、傅里叶和欧文的思想,但所有空想社会主义者主张消灭私有制的思想基础都来源于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和恩格斯构想的消灭私有财产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同样受到托马斯·莫尔的影响。

  五百年来,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不仅已经对所有社会主义思想流派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而且将继续对人类追求未来美好社会产生重要影响。

  来源:《江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9期

  注释:

  ①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版中,该句被译为“对德国来说,彻底的革命、全人类的解放并不是乌托邦式的空想,只有部分的纯政治的革命,毫不触犯大厦支柱的革命,才是乌托邦式的空想”。1995年6月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中,就将“乌托邦式的空想”改为“乌托邦式的梦想”。

  ②有关当时出现的各种空论的社会主义的具体阐述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的第164至167页。

  ③马克思摘录《乌托邦》的内容参见《资本论》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845页。

  参考文献:

  [1][美]乔·奥·赫茨勒.乌托邦思想史[M].张兆麟,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5]马克思.资本论(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6][英]托马斯·莫尔.乌托邦[M].戴镏龄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1.

  [9]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1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9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