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辅导

广西师范大学教授   谭培文

 

 

目录:

      一、时代背景

      二、本卷的基本结构、主要内容与特点

      三、本卷的主要著作和基本思想

         (一)政治类

         (二)经济类

         (三)军事类

      四、马克思的著作:《1848年—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介绍

 

一、时代背景

《马恩全集》第10卷的写作时间是1849年8月到1851年1月。其时代背景有以下几个特点:

    1、资本主义经济开始走向繁荣,欧洲革命出现了短暂的低潮。

    1845年至1846年英国(马铃薯病虫害和农业歉收)出现了新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很快地波及欧洲大陆,如法国等国家,直到1849年才开始走出危机,进入复苏和繁荣阶段。因此,欧洲革命出现了十分复杂的局面,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虽然逐渐占了统治地位,但资产阶级革命还远未真正完成。因为当时除开英国资产阶级已经取得了统治权之外,其他各国,如奥地利、葡萄牙、意大利、捷克、波兰等,都处在资产阶级与封建阶级激烈争夺之中,而德国,政治上还处在封建割据的分裂状态。在欧洲最为典型的是法国,1789年虽然资产阶级在大革命中夺取了统治权,但是,后来又出现了波旁封建王朝的三次复辟,尤其是1848年6月的法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失败,它成为了欧洲革命从高潮进入低潮的标志。

    2、阶级矛盾尖锐化,无产阶级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1848年2月以后,欧洲大陆发生的波澜壮阔革命运动,它的主要任务是解决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之间的矛盾,它的革命性质属于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逐渐尖锐化,无产阶级作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开始登上了历史舞台。1848年2月资产阶级联合无产阶级,推翻了七月王朝。由于资产阶级窃取了领导权,巴黎无产阶级被迫于同年6 月举行了武装起义。但是,资产阶级却背叛了二月革命的盟友,调转枪头,残酷地镇压了当时在思想、政治和组织上还不够成熟的无产阶级,六月革命很快失败了。六月革命是无产阶级第一次反对资产阶级争取无产阶级政权的伟大斗争,它在无产阶级革命史上有重大意义,尤其是这次革命,提出了马克思主义与无产阶级运动结合的迫切要求。为此,马克思、恩格斯把《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等著作中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第一次同欧洲大陆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

3、新形势下,对欧洲大陆革命作出全面总结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需要。

欧洲大陆革命失败以后,马克思和恩格斯于1849年先后流亡到英国伦敦。在新形势下,最为重要的是对欧洲革命作出全面的总结,为无产阶级革命做好思想理论准备。马克思、恩格斯这个时期的文章大都是在这个背景下写作的。为了这一目的,迫切需要创办一家独立的无产阶级报刊来传播马克思主义。经过多方努力,《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杂志于1850年1月正式出版发行。这是第一家以科学共产主义思想为指导的杂志,一共出版了六期。本卷大部分文章都是在该杂志上公开发表的。

二、本卷的基本结构、主要内容与特点

    1、基本结构

    本卷分正文与附录两大部分。其中正文共55篇。正文中主要有政治论著(11篇),党内文件(3篇),时政评论(17篇),通讯报导(9篇),图书评介(5篇)等。政治论著是该卷的重点。

    除正文外,还有附录23篇,附录主要是党内文件。

    2、主要内容

本卷通过认真总结1848年-1851年欧洲大陆革命,尤其是法国革命、德国革命的经验教训,探索了社会革命运动的功能、动力和根源,以阶级分析为方法,分析了社会各阶级、阶层及党内外各种派别对革命的不同立场、态度、地位和作用,揭示了社会革命的基本矛盾和社会发展基本规律,提出无产阶级不断革命、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和无产阶级革命同盟军等重要理论。这些理论为新形势下的无产阶级革命作了思想和理论准备。

    3、主要特点

第一,方法论的科学性。本卷与马克思以前的著作,《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等有很大的不同。在那里,主要阐述的是历史唯物主义、科学共产主义的基本原理,并通过阐述这些原理来分析近代史的发展,很少有就当时世界发生的重大事件进行即时的分析。要科学分析当代当时发生的各种重大历史事件,对于任何一个思想家都面临巨大困难。在本卷,马克思恰好达到了这样一个高度,他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科学方法,对当时欧洲大陆革命发生的重大事件进行了即时的分析,并揭示了这些事件背后的深层原因。这一科学方法,就是在重大历史事件中必须从一定的经济利益状况出发,以揭示各阶级、阶层和各党派最终动因的方法。这就突出了历史唯物主义科学方法分析重大历史事件的有效性和科学性的特点。

第二,中心内容是政治问题。本卷虽然也有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和恩格斯研究军事科学的文章,但是,它的中心内容是政治问题。马克思通过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性质、形式的批判,分析了各阶级争夺政权的实质,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概念,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问题的基本原理等。

第三,在分析欧洲大陆革命时,马克思恩格斯分工合作,发挥了各自的优势。比较而言,马克思更熟悉法国革命史,从而突出了对法国革命的研究,如《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等论著就是马克思写作的(以下简称《法兰西阶级斗争》);恩格斯更熟悉德国史,重点进行了对德国革命的研究,如《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德国农民战争》等就是恩格斯写作的。但这种分工又突出了一个重点,即对德国革命的研究,主要是为了阐述和理解马克思在《法兰西阶级斗争》中论述的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原理。

三、本卷的主要著作和基本思想

本卷主要著作共12篇,包括政治论著11篇和党内文件1篇。

其中:马克思的著作4篇:如《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反思》、《1848年11月4日通过的法兰西共和国宪法》和《路易——拿破仑和富尔德》等。

    恩格斯的著作有6篇:如《德国农民战争》、《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十小时工作日问题》、《英国的十小时工作日法》、《革命的两年。1848年和1849年》、《1852年神圣同盟对法战争的条件与前景》等。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合著2篇:如《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1850年)(党内文件)、《时评。1850年5月——10月 》等。 

这些著作主要涉及1848年至1851年欧洲大陆革命的总结,关于共产主义同盟组织的发展,关于政治经济学和军事问题的研究等几个方面。

本卷所有著作按其内容,可以区分为政治、经济和军事三大类。

(一)政治类

    所谓政治类著作,就是运用唯物史观来分析当时在欧洲发生的最为典型的政治事件,阐明无产阶级专政、工农联盟、不断革命等科学社会主义一系列基本原理。政治类著作可以概括为一条主线,两个国家。一条主线即以1848年的法国革命总结为主线,两个国家是指法国和德国。除此之外,基于对欧洲革命的重新估计,马克思、恩格斯还共同写作了一些时评和书评,这里不一一介绍。

1、关于法国革命的总结。

 主要有两篇:

 第一,马克思的《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有必要最后重点介绍。

 第二,恩格斯的《革命的两年。1848和1849》,这是恩格斯向英国工人阶级介绍马克思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第一章的内容。因为有马克思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的重点介绍,这里不再重复。

2、关于德国革命的总结。

关于1848年至1849年的德国革命的总结,主要介绍三篇著作:即恩格斯的《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和《德国的农民战争》,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等。

    其一,恩格斯的著作:《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

    德国帝国宪法是1849年3月28日由法兰克福议会通过的宪法。19世纪40年代,德国已进入产业革命阶段,但德国的封建割据状态严重地阻碍了德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当时全国竟然被分解为大大小小的36个封建式的诸侯邦国。所以,推翻封建专制制度,结束国家的分裂状态,实现德国民族统一,成为了德国资产阶级革命的首要任务。帝国宪法反映了德国人民实现民族统一,建立一个统一的德意志帝国的要求。帝国宪法又规定:统一的德意志帝国的中央政府负责全国外交和军事,各邦国仅仅保持内政的独立。帝国元首是世袭的皇帝,由议会从德意志各诸侯邦国的国王中推选。议会根据宪法,推选了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为统一的德意志帝国的皇帝。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资产阶级与封建专制相折中的宪法,竟然立即遭到了封建势力的反攻。普鲁士皇帝不但拒绝接受帝位,还向各邦国发出拒绝承认帝国宪法的通知。封建王朝的反革命行为,激起了人民的极大的愤怒。资产阶级民主派在各地掀起了护宪运动,工人、手工业者和城市小资产阶级也积极投入护宪斗争。但是,由于领导运动的小资产阶级害怕汹涌澎湃的群众运动,他们不仅不去发动群众,反而想方设法来约束人民,要求运动不得超出“合法”的范围。因此,由1849年3月开始至同年7月中旬的护宪运动,仅仅四个月就先后在各地被镇压而失败。不过,德国维护帝国宪法运动也取得了一些成果:

1)它使局势简单化了。这次运动告诉人们,要么是披上立宪主义外衣的封建官僚君主制,要么就是真正的革命。它结束了各阶级无休止的协商的企图。这就是说,以无产阶级革命为方向的的各进步阶级与封建专制统治之间的矛盾成为了德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2)它使阶级对立进一步尖锐化。在护宪运动中,取得了运动领导权为什么不是资产阶级,而是德国小资产阶级?这是因为,当时的德意志各邦国封建生产关系仍占统治地位,70%的居民从事农业生产,因此,小资产阶级在护宪运动中取得了领导权。整个著作生动地刻画出取得革命领导权的小资产阶级,随着革命的深入,他们是如何从“口头革命”逐渐转变成“背叛革命”的过程。大量事实证明,德国的小资产者在当时、在以后永远都不能领导革命。而大资产阶级开始害怕革命,吓得像遭到雷劈一样。流氓无产者在运动的第一天参加革命,但是到了第二天,就暴露出有奶便是娘的习性,谁给钱最多就听谁使唤。只有工人,只有无产阶级革命者才能将革命进行下去。恩格斯认为,从1848年6月法国革命失败的时候起,对于欧洲大陆上的文明国家说来,要么由无产阶级来统治,要么由封建阶级来统治,中间道路已经不可能。这就是说,德国革命的唯一方向就是由无产阶级来领导。

    其二,恩格斯的著作:《德国的农民战争》

    所谓德国的农民战争,是指1524年至1525年在德国2/3的地区,连续发生的以闵采尔为代表的农民起义反对德国封建诸侯统治的战争。

本文写于1850年夏天的伦敦,由汉堡出版的《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杂志第5、6期(合刊本)刊载。从写作的时间看,1850年距1524年发生的德国农民战争已有300多年。为什么当时恩格斯要专门研究德国的农民战争?其原因有三个:一是为了追述德意志农民战争传统,鼓舞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二是深入总结1848年至1849年欧洲革命的经验教训,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彻底胜利提供思想理论准备。通过16世纪德国农民起义和1848年德国革命的比较,十分明确地看出了16世纪德国农民战争和18世纪德国革命的共同敌人仍然是封建诸侯和贵族。小资产阶级不能作为革命的领导力量,而资产阶级在革命中总是从动摇、妥协,最后走向叛变。这是他们的本性,也是两次革命失败的教训。恩格斯认为,只有无产阶级才能领导农民在争取解放的斗争中获得胜利。三是结合德国的历史,恩格斯进一步阐述了《共产党宣言》中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在《德国的农民战争》1870年第二版序言,恩格斯认为,他的目的就是揭示农民起义过程的内在联系,揭示那个时代的宗教上政治上的争论只不过是阶级斗争的反映,说明当时这些阶级的历史地存在都是从生活条件中必然产生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该著全文除前言之外,正文一共有七章,可以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第一、二、三、四章),主要分析了德国农民战争发生的原因和实质。

    第一章,主要回顾16世纪初叶德国政治经济状况,分析了德国诸侯贵族与农民战争发生的原因。在14、15世纪的欧洲,德国不仅经济上落后,而且政治上分裂。经济上,德国仍然赶不上其他国家,农业远远落后于英国和尼德兰,工业远远落后于英国、意大利,海外贸易受到荷兰和英国的排斥。政治上,德国还处于封建帝国解体和诸侯割据的分裂状态。由于诸侯贵族的封建割据,德国的皇帝也就成了一个普通的诸侯。在德国,不仅有皇帝、诸侯、贵族、僧侣和官僚,还有城市的名门望族和市民,而处于最低层的就是被剥削的农民。在这样一种可怕的统治压迫下,农民要组织起来并不容易。在这次农民战争以前,德国从未出现过全国性的农民暴动。

    第二章,分析16世纪所谓的宗教战争实质上是为阶级的物质利益而进行的。在当时德国三大营垒中,一是封建贵族、高级僧侣;二是反对派中的有产分子,这是路德改革的阶级基础;三是农民与城市平民,闵采尔代表了他们。路德的宗教改革与闵采尔的理论是影响当时德国政治斗争和农民起义的思想准备。路德代表市民阶级要求。宗教战争的性质是阶级斗争,当时革命阶级主要有城市中的市民异教徒,他们的理想是资产阶级共和国。但宗教解放并不是农民的解放。闵采尔代表了农民与平民的要求。闵采尔翻译了圣经,他的科学理论攻击了天主教、基督教的一切主要论点。他的政治观点和革命观点结合在一起,其哲学接近无神论;他的政治纲领接近共产主义,他的纲领与其说是当时平民要求的总汇,还不如说是对当时平民刚刚开始发展起来的无产阶级条件的天才预见。

    恩格斯认为,路德的妥协动摇和他代表的市民阶级的二重性相吻合,闵采尔的气魄和果断则与平民和农民中的革命派相吻合。但闵采尔远远超出了平民和农民的理想和要求,提出了建立革命队伍中由最精锐分子组成的政党的思想。

    第三章,主要叙述16世纪农民战争的准备过程。16世纪在德国连续不断发生了农民战争,为这个农民战争作了准备是两个秘密结社。一是鞋会,他们人数众多,遍布全国大多数地区。鞋会历经30多年后被镇压。二是后来出现的穷康拉斯(当鞋会处于危险状态时,鞋会组织就取名穷康拉斯)。他们提出了收回教产造福于人民和建立统一的德国的两条主张。

第四章,分析了农民战争以前德国的政治状况和阶级关系。早在农民战争以前,就发生了德国贵族反对僧侣诸侯,分封割据、分裂帝国的战争。他们要求建立统一的纯粹的以君主为首的贵族民主制,结果被诸侯粉碎。这是因为贵族民主制是落后于封建制的较低社会形态,封建制是比贵族民主制较高阶段的社会。16世纪在德国已经没有了建立贵族民主制的社会历史条件,所以必然失败。

    贵族反对封建割据的战争,还说明了当时德国政治分裂和阶级关系的复杂性。贵族没有自己的农民同盟军。贵族的本性决定他不会放弃自己的特权,他们宁愿继续受封建诸侯的统治,也不愿放弃自己的特权与农民结成联盟。这就是说,德国的农民战争就是在国家政治分裂和各个阶级处于各自不同的阶级利益需要,同床异梦,无法形成统一的背景下发生的。

    第二部分(第五、六章),论述了16世纪德国农民战争的爆发过程和失败的原因。

    1518年至1525年,德国有2/3的地区接连不断地发生农民起义,但最后相继都被诸侯打败了。农民战争失败后,28岁的闵采尔和其他农民领袖相继从容就义。农民起义悲惨失败的最大赢家是封建诸侯。

农民战争失败的原因:

    1.封建割据,敌人强大。恩格斯说:“德国分裂割据状态的加剧和巩固……也是农民战争失败的原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中文第2版,第565页。凡本卷注释以下只注页码。)

    2.农民阶级的狭隘性。具体表现为:一是农民分散,各自为政。市民、平民、农民没有采取集中的全民性运动,缺乏自己的同盟军和领导阶级,各个起义地区的农民各行其是,没有合作和相互支援。二是没有严格纪律,起义农民只要一打胜仗,就有人装满自己的口袋,心满意足,各自回家。失败时,农民军中的小流氓无产者狂奔逃命,市民在关键时刻叛变。三是农民军一次又一次被诸侯停战和谈而上当受骗。四是农民军缺乏优秀的统帅,虽然其人数十倍于诸侯军,但最后还是被诸侯打败。

    3.主观上,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闵采尔提出300年以后才有的理想,与当时的历史条件相差甚远,革命运动的物质条件尚不成熟。在这里,恩格斯论述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及其正确关系。

    首先,革命的理论与要求并不取决于意志,而取决于不同阶级之间对立发展程度,取决于历来决定阶级对立的物质生活条件、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发展程度(第552页)。这就是说,革命理论的依据不在意志,而在于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和发展。由于当时德国还处在封建帝国解体和诸侯割据的社会历史条件,闵采尔的社会主义理论,显然脱离和超越了这个基本前提和根据。

    其次,闵采尔所采取革命的理想、行动在当时尚缺乏阶级斗争及其条件的发展程度。马克思说:“他所应做的事,他那一派要求于他的事,也并不取决于他,而且也不取决于阶级斗争及其条件的发展程度。”(第552页)这就是说,闵采尔所做的事,在当时并不是那些阶级的阶级斗争及其发展程度的结果。这种阶级斗争及其发展程度只有在300年以后才具备。

再次,闵采尔的理论在当时不是产生于对社会对立状态的科学概括,而只是他对于社会运动的所持的一种或深或浅的理解和认识。这就是说,他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当时的社会状况并不相符合,甚至是相互矛盾的。所以,他的社会主义理论具有空想的性质。

    第三部分(第七章),简述了德国农民战争的影响和历史意义。农民战争动摇了天主教会的反动权威,沉重打击了封建统治,表现出德意志民族有自己的革命传统。这是欧洲资产阶级反对封建制度一次大决战,揭示了人民对反动派决不能抱任何幻想,农民阶级的彻底解放,必须在无产阶级及其政党领导下才能成功。

    这部著作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和方法。

    首先,《德国的农民战争》自始自终是贯彻着阶级分析的原理和阶级斗争的观点,揭示出意识形态的斗争实质就是阶级斗争。用阶级分析方法得出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在分析德国农民战争历史背景时,指出,封建诸侯、高级僧侣和城市贵族是农民革命的敌人;农民、多数城市平民和下层僧侣是革命的主力;而骑士、平民有可能参加革命,但必然会动摇不定。进行阶级分析时,着重抓住了各阶级的由经济基础决定的政治态度,并在论述各阶级关系时,揭示出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及其特点。德国宗教改革从形式上看它是意识形态斗争,但它以反对天主教会经济特权和政治地位为主要目标,因而宗教斗争的基础是阶级斗争。

    其次,充分肯定了德国农民战争,肯定了闵采尔的历史作用,正确评价了农民阶级斗争的作用和意义,阐述了建立无产阶级同盟军的思想。

再次,揭露了资产阶级的本性,阐发了在农民革命斗争中的关于无产阶级领导权的思想。把1525年农民战争与1848年欧洲大陆革命比较,两次斗争失败都是由于资产阶级叛变,两次失败都证明农民、小资产阶级不能作为革命的领导阶级,农民要获得解放,必须也只能依靠无产阶级的领导。

    最后,对德国农民战争的研究,马克思、恩格斯把在《共产党宣言》阐述的原理进一步应用到各个具体历史时期。这一点说明,在各个历史时期,马克思、恩格斯还反复地推进了《共产党宣言》所取得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

    总之,这本著作是适合时代和当时斗争的需要产生的,它通过回顾16世纪初叶德国政治经济状况,分析了德国诸侯贵族与农民战争发生的原因,认真总结了农民战争失败的经验教训,揭露了封建诸侯镇压农民运动的罪行,痛斥了德国资产阶级的前身——市民等阶级叛变革命的丑恶行径,论证了无产阶级建立革命同盟军的重要性和可能性,阐述了关于阶级斗争、阶级分析等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

    其三,马克思、恩格斯的合著:《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1850年3月)

    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在伦敦召开了第一次代表大会,根据恩格斯的提议,将正义者同盟改为了共产主义同盟。由于法国革命爆发,在伦敦的同盟中央委员会于1848年2月把党的领导权移交给了以马克思为首的布鲁塞尔区部委员会。马克思迁居巴黎后,巴黎于3月初成了新的中央委员会的驻地。恩格斯当选为中央委员。由于欧洲大陆革命失败,一些党的组织被破坏,党的一部分领导成员和盟员失去了联系,为了组织共产主义同盟的活动,阐明同盟在革命时期所持的革命立场,马克思和恩格斯写作了该文。与此同时,1850年6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0年6月还写了另一篇“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但其主要精神是一致的。从内容来看,6月写的“告同盟书”是对3月写的“告同盟书”所阐述的精神的强调和补充。这里重点介绍1850年3月的“告同盟书”。“告同盟书”中阐述的思想有几点值得注意。

    1)革命实践证明,《共产党宣言》中论述的基本理论是正确的。欧洲大陆革命实践证明,《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观点是唯一正确的观点,这些观点在欧洲大陆革命中已产生了深刻影响。《宣言》中关于现代社会状况的见解,过去只是同盟的秘密见解,现在人人都在谈论,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中分开宣扬。这就是说,马克思主义由共产党人的见解逐渐走向大众化。

    2)面临新的形势,必须建立和保持秘密的独立工人政党组织。一方面,《共产党宣言》的发表对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产生了深远影响;另一方面,由于欧洲大陆革命的失败,同盟以前的坚强组织却大大涣散了。有的甚至认为,秘密结社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革命靠公开活动就够了。马克思、恩格斯批判了这种错误认识,提出了建立无产阶级独立政党的极端重要性。他们说:“工人政党在一定条件下完全可以利用其他政党和派别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它决不应当隶属于其他任何政党。”(第424页)这就是说,无产阶级政党必须作为独立的先进的政党组织,他不隶属于其他任何政党。因为,无产阶级政党的目的不同于其他政党。为了实现自己的政党的目的,他可以在一定阶段利用其他政党来达到自己的最低目的。

但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最高目的是共产主义,这是与其他政党完全不同的目标。为此,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建立自己的独立的政党,必须同德国民主派即小资产阶级党派划清界线。

    无产阶级政党对待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策略原则是:“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一起去反对工人政党所要推翻的派别;而在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企图为自己而巩固本身地位的一切场合,工人政党都对他们采取反对的态度。”(第388页)这就是说,无产阶级政党在与小资产阶级建立同盟军的时候,必须坚持自己的奋斗目标,必须坚持无产阶级政党的独立性。

3)阐述了《法兰西阶级斗争》中马克思提出的不断革命的思想。

   (二)经济类

    马克思的著作:《反思。1850年5-10月》

该文是1848年-1849年革命后在伦敦写的经济学笔记(伦敦笔记),它是这个时期马克思在伦敦研究政治经济学的阶段性成果。

    对于1847年前后在欧洲发生的经济危机,当时流行的是小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的经济危机理论。他们认为,经济危机的原因是金银货币在流通中的特殊地位,而消除经济危机的方法在于银行改革。针对这一观点,马克思认为,把危机发生的根源归结于货币的信用或货币制度是错误的。马克思说:“在货币制度的存在中不仅包含着[商品与货币]分离的可能性,而且已经存在着这种分离的现实性,并且这种情况证明,正是由于资本同货币相一致,资本不能实现其价值这一状况已经随着资本的存在,因而随着整个生产组织的存在而存在了。”(第642页)这就是说,货币制度以现有生产方式为基础,经济危机的原因不在于货币制度,而在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于资本主义整个生产组织所包含的矛盾。这些重要观点是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所取得的阶段性的成果。学习《反思》,对于分析21世纪经济危机的根源和出路有重要的启发意义。按照马克思的思想,经济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不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仅仅在货币制度上修修补补,只能治标不治本,经济危机必然不可避免。马克思提出的这些原理,实践证明是完全正确的。

    (三)军事类

    恩格斯的著作:《1852年神圣同盟对法战争的条件与前景》

    为了献身于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马克思和恩格斯还写作了大量的军事著作。相对而言,马克思更多时间研究了政治经济学,而恩格斯花了比较多的时间研究了战争和军事理论问题。恩格斯是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的奠基人。这既与他的共产主义理想有关,也与其革命实践有联系。19世纪40年代,青年恩格斯高中毕业后就在军队服役。在1849年工人武装起义中,他担任过副官,参加过四次战役,曾负责训练士兵、组织后勤等工作。军事实践为他的研究提供了基础。恩格斯研究过国内外大量的军事理论和战争实例,甚至还研究过1850年-1864年中国太平天国的农民战争,在军事理论上有重大建树。他与马克思还应邀为“美国新百科全书”撰写了军事条目,其中恩格斯撰写的条目就有60个左右。所以,研究恩格斯的军事思想对无产阶级军事理论和实践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本卷关于《1852年神圣同盟对法战争的条件与前景》一文,就是恩格斯的代表作之一。

    恩格斯在该书的军事思想有几点值得注意。

    1)现代军事科学是现代社会关系的产物。恩格斯认为,新的军事科学只能是新的社会关系的必然产物。同战争、军队一样,任何军事思想都是一定社会关系的产物,不是个别天才人物的凭空创造。资本主义就会产生与封建社会不同的作战体系和作战方法。恩格斯说:“现代的作战方法以资产阶级和农民的解放为前提,它是这个解放的军事上的表现。”(第663页)无产阶级军事科学也必须与时俱进,随着无产阶级的军事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他说:“无产阶级的解放在军事上同样也将有它的特殊表现,并且将创造出一种特殊的、新的作战方法。”(第663页)而新的生产力则是作战方法上的每一步新的完美和进步的前提。

    2)军队建设就是人的建设。现代战争必须有适应现代战争的物质手段。现代战争的物质手段要求有掌握现代战争手段的人,即“培养必要数量的有素养的军官以及士兵本身”等。恩格斯说:“每个在战史上因为采用新的战法而创造了新纪元的伟大的统帅,不是亲自发明了新的物质手段,就是首先发现正确地运用在他以前所发明的物质手段的人。”(第666页)这就是说,新的物质手段是现代军队建设的物质基础,但是更为重要的是要有发现正确运用现代物质手段的人。这就阐述了军队建设必须以人为本,即以人的建设为根本的思想。

    3)战争的手段和方法必须要从时代的具体实际出发。拿破仑的作战方法就在于以多取胜。恩格斯认为,“拿破仑的秘诀在于集中”。但是,战争的方法和手段不能照抄照搬。拿破仑卓越的军事才能和杰出的军事思想都是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产物。恩格斯说:“革命将用现代的作战手段和现代的军事艺术来同现代的作战手段和现代的军事艺术作战。”(第666页)这就是说,战争的手段和方法都必须坚持唯物主义根本立场,从时代的具体实际出发,决不可以想当然。

 

四、马克思的著作:《1848-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

    该文写于1849年底-1850年3月底和1850年10月-11月1日。这是马克思写的一组连载文章。原计划包括四篇文章,但《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的第1、2、3期只登载了前三篇文章。这三篇文章就是现在该书的第一、二、三章。第四篇文章的内容,后来在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时评。1850年5—10月》中得到了阐述,并在《新莱茵报·政治经济评论》第5-6期合刊上登载。恩格斯于1895年在出版该书的单行本时就把《时评。1850年5—10月》中有关法国部分内容增添为第四章。所以,前三章是马克思写的,第四章从形式看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合写的。但第四章是《时评》中法国部分的内容,实际是马克思当时写的一组连载文章中尚未登载的第四篇文章的内容,其作者理应为马克思。

   (一)时代背景

    《共产党宣言》发表前后(1848年2月在伦敦发行了德文单行本),欧洲大陆爆发了波澜壮阔的革命运动。法国、德国、意大利、葡牙利、罗马尼亚、捷克、波兰等地相继发生了推翻封建统治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法国是欧洲革命的中心。1848年法国的二月革命,资产阶级联合工人阶级推翻了路易·菲力蒲为首的金融贵族的七月王朝,建立了资产阶级共和国。由于资产阶级篡夺了革命果实,无产阶级被迫发动了六月革命起义。资产阶级背叛了革命,掉转枪口对工人群众进行了残酷地镇压。六月革命失败后,对无产阶级的各种各样的攻击也随之而来,加上机会主义者的流言蜚语等,一些人对革命前途丧失了信心。马克思为了总结六月革命的经验教训,批判对六月革命各种各样的错误认识,从而写作了该文。

    该文具体分析了六月革命的起源、性质、作用和意义,揭露了资产阶级的反革命本性,小资产阶级动摇、软弱的特征,阐述了不断革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和工农联盟的重要性,从而推进了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而且为促进工人运动、为无产阶级革命准备了条件。

    (二)基本内容

    分前言和正文四章。

    1、前言

    主要说明写作本文的目的。首先就是把1848年-1849年法国革命这一段历史的真实面貌展现出来。1848年2月法国革命是沿着下行路线行进的。法国二月革命虽然推翻了七月王朝,但是,在此之后,资产阶级战胜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农民又战胜资产阶级共和派;再就是保皇党和秩序党战胜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最后是波拿巴战胜保皇党和秩序党,实行独裁,复辟帝制。正如演戏一样,彼方唱罢我登场,最后被躲在最后面的一个人,即波拿巴抢去了皇帝的宝座。那么,法国二月革命失败的真正原因和意义是什么?这是一个关系到无产阶级还要不要革命和究竟如何革命的大问题。马克思说,法国革命是失败了,但在革命中灭亡的并不是革命。而是通过革命,使革命党摆脱了一些旧的传统的残余,丢掉了对资产阶级的幻想。这次革命教育了无产阶级,使无产阶级对革命的阶级基础、革命的目标和道路更加有了清醒的认识。法国革命还证明这样一个命题:一个革命的党,不经过胜利与失败这种正反两面敌对斗争的考验,决不会成为一个成熟的真正的革命的党。这些为当代我们如何认识社会主义的高潮和低潮提供了重要的科学方法论。

    2、正文。分四章。

    第一章.分析1848年的六月无产阶级起义失败的历史过程,总结这次失败的经验教训,论述了建立工农联盟,推翻资产阶级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1814年拿破仑第一帝国垮台以后,代表大地主封建贵族利益的波旁王朝复辟。1830年7月27-29日在巴黎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推翻了波旁王朝,但金融资产阶级篡夺了革命果实,建立了以路易·菲力蒲为代表的金融资产阶级利益的七月王朝,也叫奥尔良王朝。七月王朝极为腐败堕落,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工人、农民、市民、学生等,在资产阶级平等、自由、博爱的旗帜下,共同联合推翻了七月王朝。二月革命虽然胜利,但无产阶级地位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巴黎工人立即识破了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性质,5月15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工人高喊“工人不是饿死,就是战斗”。6月22日,举行了武装起义。由于力量悬殊,工人4万,而政府军25万;工人缺少武器和统一领导,而政府军装备精良。工人起义坚持了5天最终失败。临时政府逮捕了工人领袖巴尔贝斯、布朗基、阿尔伯、拉斯拜尔等人,甚至残杀3000名俘虏。六月革命的最终失败,共有11000多人被屠杀,25000人被监禁和流放等。

    六月革命是近代史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第一次作为阶级的斗争。六月革命暴露了资产阶级所谓平等、自由、博爱的阶级本质。六月革命极大教育和锻炼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的解放,不能寄希望于资产阶级的博爱,梦想资产阶级会采取社会主义措施,唯一办法就是推翻资产阶级专政。

    第二章,通过回顾1848年6月起义失败后到1849年6月13日事件期间的历史过程,揭露了资产阶级的反动性,分析了小资产阶级的妥协性和动摇性,提出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第一个具体公式就是“使生产资料社会公有”。

    法国六月革命以前,资产阶级在制定最初宪法草案中,还提到了工人的劳动权问题,但是在六月无产阶级革命失败后,在1848年11月通过的立法中,却将劳动权取消了,改成了“享受社会、慈善救济权”。马克思认为,虽然劳动权是初步概括无产阶级革命要求的拙劣公式,在资产阶级社会只是一种可怜的善良愿望,但是劳动权的真正含义实际上是“表示支配资本的权力,支配资本的权力就是占有生产资料,使生产资料受联合起来的工人阶级支配,也就是消灭雇佣劳动、资本及其相互关系。”(第165-166页)恩格斯后来在给本文所写导言中说:马克思“在这里第一次提出了世界各国工人政党都一致用以扼要表述自己的经济改造要求的公式,即生产资料归社会所有”。(《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08页。)这是《共产党宣言》以后提出了对经济改造要求的第一个公式,这个公式将科学社会主义同当时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流派区别开来。

    第三章,1849年6月13日事件的后果(6月13日事件是指小资产阶级的山岳党被波拿巴的秩序党打败。小资产阶级由于失去了他的盟友—工人阶级,即他的群众基础。这就使他在同大资产阶级斗争时,丧失了战斗力,其结果必然是失败)。分析了1849年5月28日-1850年3月10日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的历史过程,论证了工农联盟的历史必然性,提出了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和不断革命的思想。

    第四章,论述了波拿巴政变前的历史,分析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革命发生的条件和可能性。

    在法国,自从波拿巴当上总统以后,资产阶级的普选制被废除了。波拿巴政变,恢复了帝制。在这样一种情势下,由于1848年欧洲大陆和1850年的法国都出现了工业繁荣,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这表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还有发展余地。革命的可能性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相互矛盾。虽然法国资产阶级出现了一些反复无常现象,但是马克思认为,这些决不能导致新的革命,因为资产阶级的基础还是那么巩固,这个基础在目前还是那么明显地具有资产阶级特征。因此,在国外流亡者中,有人要求立即发动武装起义,是不妥的。但是,由于生产力与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矛盾,新的革命必然来临。谁想阻挡这种发展趋势,必然会被这个基础碰得粉碎。马克思说:“新的革命,只有在新的危机之后才可能发生。但它正如新的危机一样肯定会来临。”(第229页)

   (三)学习的重点问题

    1、第一次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命题,论述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然性和必要性。

    1论述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然性。

为什么?其一,政权问题是一切革命的首要问题。从法国革命的全过程来看,各阶级之间的政治冲突的目的都是为了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其二,从革命的内容来看,这里的革命是指社会制度的根本变更。所谓社会制度,主要包括经济制度、文化制度和政治制度。其中,经济制度是社会制度的基础,而以政权为核心的政治制度是经济制度的根本保障。所以,任何一种经济制度的革命,首先必须要推翻那些保护这种落后的经济制度的反动政权。只有夺取了政权,才有可能在这种政权的保护下,建立新的经济制度。这是一个基本规律,封建阶级推翻奴隶制度是这样,资产阶级推翻封建制度也是这样,无产阶级革命也不能例外。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党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85页。)这就是说,无产阶级革命的首要问题和必然要求,就是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2论述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

1848年法国无产阶级的六月革命,是近代史上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第一次作为阶级的斗争。六月革命失败了,但六月革命极大教育和锻炼了无产阶级。六月革命暴露了资产阶级所谓平等、自由、博爱的阶级本质。在资产阶级推翻封建专制的斗争中,资产阶级就把“博爱”写在他的旗帜上,以联合无产阶级来打败封建阶级这个共同敌人。但是,一当资产阶级自己掌握了政权,资产阶级的“博爱”就挂在大炮口上,贴在关押工人监狱的门框上。“博爱”随着资产阶级的需要而转移。六月革命失败以后,一方面是资产阶级在张灯结彩,弹冠相庆;而另一方面是工人在流血、呻吟和死亡。因此,在巴黎,资产阶级的“博爱”,今天从门口慢慢地走了进来,明天它就迅速地从窗户飞了出去,转眼之间,灰飞湮灭,统统都被化为灰烬。资产阶级镇压无产阶级的炮火,打破了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幻想。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实质就是资产阶级专政,其目的就是使资本对劳动的奴役和统治永世长存。任何在资产阶级共和国范围内无产阶级要求改善工人阶级的状况的要求都是一种空想,都必须抛弃。马克思说,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空想,“就由一个大胆的革命战斗口号取而代之,这个口号就是:推翻资产阶级!工人阶级专政!”(第155页)这是马克思第一次使用“专政”这一概念,它为无产阶级革命指明了方向,在科学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3论述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任务、目标和历史使命。马克思说:“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第220页)在这里,马克思阐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任务和历史使命。这种专政的任务就是“四个达到”:达到消灭阶级差别,建立一个没有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社会;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生产关系,比如资本对劳动的支配和剥削的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比如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统治和被统治的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私有制为基础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旧的私有观念和剥削观念等等。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使命,是为向共产主义过渡准备条件。无产阶级建立国家与资产阶级不同,无产阶级建立国家是为了使国家消亡。这就要求,在资产阶级国家与共产主义之间,有一个过渡阶段,这个过渡阶段的国家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2、提出了工农联盟的思想,论证工农联盟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马克思总结了法国工人革命的经验教训,提出了工农联盟的思想,论证工农联盟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首先,从必要性看:

1为了推翻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必须建立工农联盟。资产阶级利用国家政权,集中了巨大的财力、物力,建立了强大的军队、警察和支持军队作战的完备的物质体系,而没有武器的工人如果不建立广泛的工农联盟,要想战胜强大的资产阶级是不可能的。1848年6月法国工人革命失败的教训,就证明了这一点。当时,工人武装4万人,敌人武装就有25万人。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如果不能联合农民和小资产者一起来反对资本统治,法国的工人们就不能前进一步,就不能推翻触动资本主义制度。

    2无产阶级革命的性质和任务要求建立工农联盟。无产阶级要解放全人类,既包括民主革命,又包括社会主义革命等阶段。马克思在1848年革命中,不仅把解决工农联盟问题看成是完成民主革命的关键,而且认为它是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重要条件。当时,无论在法国,还是在德国,农民都占人口的大多数。在法国,全国人口76%是农民。没有农民的支持,这也是法国六月革命失败的重要原因。所以,在谈到资产阶级剥削激起了农民的反抗时,马克思说,要“使革命在每个农村中滋长起来,把革命带到全国各地并使它农民化。”(第216页)这就是说,无产阶级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只有与农民联合,才能取得最后胜利。

    3工农联盟必须由无产阶级来领导。马克思分析了农民阶级的特点,认为他们的经济条件决定他们的自给自足、互相隔离的生活方式,因而很难联合起来从事独立的政治活动。马克思说:“农民就把负有推翻资产阶级制度使命的城市无产阶级看作自己的天然的同盟者和领导者。”(《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32页。)农民是无产阶级的同盟军,而无产阶级是农民的领导者。无产阶级领导权不能同工农联盟分割开来。没有无产阶级领导权,就没有工农联盟;没有巩固的工农联盟,就无所谓无产阶级的领导权。

    其次,从可能性看:

    1农民与无产阶级一样,同样深受资产阶级剥削,同样多次被资产阶级所欺骗,有可能成为无产阶级盟友。在法国酿造葡萄酒的人数有1200万人。征收葡萄酒税是政府剥削农民的主要手段,也是农民最为切齿痛恨的税种。所以,资产阶级革命用以骗取农民信任的一个口号,就是取消葡萄酒税。拿破仑是这样的,拿破仑的侄子波拿巴也是这样的。为了当上总统,波拿巴就承诺了于1850年1月1日取消葡萄酒税来骗取了农民的信任。但是,他一旦当上了总统,波拿巴在正式要取消葡萄酒税的前10天,即1849年12月20日就又宣布:恢复收取葡萄酒税。农民眼看葡萄酒税从门口赶了出去,转眼之间,它又从窗户外面飞了进来。所以,马克思说,在法国“任何一个政府要想欺骗农民时,就答应为农民取消葡萄酒税,而当它骗取了农民的信任时,就把葡萄酒税保留和恢复起来。”(第211页)由于农民多次受骗,农民有可能成为无产阶级同盟军。

    2农民和无产阶级受剥削根源相同,因此,农民有可能成为无产阶级同盟军。马克思说,无产阶级、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剥削者是同一个:资本。单个资本家通过抵押和高利贷来剥削单个的农民,资本家阶级通过国家赋税来剥削农民阶级”。(第214页)资本家对农民的剥削与通过资本剥削工人的雇佣劳动,在剥削根源上是一致的。所以,农民有可能成为无产阶级的同盟军。

    3在革命中,从农民与小资产阶级立场的迅速转变,说明他们有可能成为无产阶级同盟军。开始,法国农民受到了资产阶级的欺骗,把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想像成魔鬼。但是,当他们反复受到资产阶级的欺骗后,他们就把资产阶级的税吏比作了真正的魔鬼,很快地转向了社会主义。

    3、总结了1848年欧洲革命的经验,提出了不断革命的思想。

    马克思的不断革命思想,是根据革命发展规律,对实际革命经验进行科学总结提出来的一个基本原理。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提出的关于德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序幕,这可以说就是这一原理的最初表述。根据1848年欧洲大陆革命的经验,马克思第一次明确提出:“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第220页)“不断革命”应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指革命的连续性;二是革命的阶段性。

    其一,革命的连续性。在《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中,马克思批判了小资产阶级和改良主义等错误观点,提出了“不断革命”命题,论述了革命的连续性和不间断性。他说:“民主派小资产者只不过希望实现了上述要求便赶快结束革命,而我们的利益和我们的任务却是要不间断地进行革命。”(第389页)马克思不仅按照《共产党宣言》提出了无产阶级不断革命的具体任务,而且认为无产阶级政党不断革命是与德国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根本区别。他说:“对我们说来,问题不在于改变私有制,而只在于消灭私有制,不在于掩盖阶级对立,而在于消灭阶级,不在于改良现存社会,而在于建立新社会。”(第389页)这就是说,德国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或民主社会主义的目的只在于把封建私有制改换为资本主义私有制,只在于掩盖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阶级对立,只在于改良现存社会,使之适合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统治;而无产阶级政党不同,无产阶级的目的是最终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新社会。

    其二,革命的阶段性。针对当时小资产阶级“和平实现社会主义”的梦想,马克思认为,革命不是理想的乌托邦,革命不可能在某一天就突然实现。法国革命的实践证明,无产阶级革命既是连续的,又必须有阶段。马克思说:“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第220页)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必须又有一个过渡阶段。这个过渡阶段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说,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不仅是连续的,而且从各国的具体国情特点出发,分阶段地推进。各国社会主义的具体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的这一基本原理无疑是十分正确的。

    4、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

    马克思在总结1848年法兰西阶级斗争的经验教训中,提出了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的思想。

    这里的革命是指人们改造自然和社会中所进行的重大变革,是事物从旧质向新质的飞跃。如,技术革命、产业革命、生物革命、社会革命。这里的革命主要是指社会革命,即人们改造社会的重大变革和改革。社会革命在这里,具体是指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革命。马克思在总结欧洲大陆革命经验时,洞察了革命的历史作用。1848年无产阶级六月革命失败后,当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错误言论。究竟如何评价社会革命的历史作用?要正确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有一个立场观点问题。那么,应该以什么样的立场观点来看待社会革命的胜利与失败呢?在马克思看来,无产阶级必须坚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正确认识革命,而不能用保守的、悲观的和形而上学观点来看待革命,更不能象资产阶级历史学家那样,别有用心地对革命下了最后的判决书,说“革命死了”。在马克思主义看来,只要是符合社会历史发展必然趋势的革命,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对于推进历史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那么,为什么说“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在这里,马克思主要阐述了以下几个基本思想。

    1革命具有重大教育作用,革命推进了历史进程。所谓“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是指革命对社会历史的推动作用。1848年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六月革命,无产阶级虽然失败了,但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仍然具有十分重大意义。

    首先,六月革命极大地教育了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是相互对立的两大阶级,他们的斗争就是两个阶级你死我活的斗争。无产阶级不能对资产阶级抱有任何幻想。这一点不仅教育法国无产阶级,也教育了欧洲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 

    其次,六月革命失败也大大地教育了小资产阶级。在六月革命中,资产阶级联合小资产阶级暂时把无产阶级挤出了历史舞台。但是,正是这个转折点,小资产阶级的情况反而恶化了。资产阶级转身过来就把枪口对准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迅速转变立场,紧密靠拢了无产阶级。他们以前认为,无产阶级的崛起是小资产阶级灾难;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他们灾难的来临就是因为无产阶级的失败。

    再次,无产阶级革命推进了历史的进程,使无产阶级革命具有世界革命意义。马克思说:“法国社会各阶级从前以半世纪为单位来计算自己的发展时期,现在却不能不以星期为单位来计算了。”(第187页)法国无产阶级革命推进了历史进程,使无产阶级革命具有世界意义。所以,马克思说:“革命死了,革命万岁!”所谓“革命死了”,就是指作为巴黎4万人反对资产阶级25万人的孤军作战的“革命死了”,这样失败的革命将一去不返了。无产阶级革命是世界历史性的,它不仅推进了历史进程,也使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共同反对资本主义人剥削人的制度。所以,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革命万岁”!

    2革命的内在根据是社会的基本矛盾运动。革命通过对社会基本矛盾的解决,推动社会的发展。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并非说,革命可以当作“儿戏”。革命必须有其内在的根据。马克思批判了当时法国流亡者把革命当作儿戏,空谈革命等错误理论,对革命的根据作了科学分析。由于经济危机以后,欧洲资本主义又开始进入了繁荣时期,马克思认为,这个时候要进行无产阶级革命暂时还不可能。革命必须有其社会、经济和政治根源,他说:“在这种普遍繁荣的情况下,即在资产阶级社会的生产力正以在整个资产阶级关系范围内所能达到的速度蓬勃发展的时候,也就谈不到什么真正的革命。”(第229页)革命的深刻根源是社会基本矛盾运动。当生产关系还适应生产力、上层建筑还适合经济基础时,这就不存在社会革命的根据,无产阶级革命是不可能。他还说:“新的革命,只有在新的危机之后才可能发生。但它正如新的危机一样肯定会来的。”(第229页)这就是说,只有上层建筑成为经济基础发展的桎梏,生产关系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从而出现新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时,革命高潮就肯定会来临。

    3改革也是一场革命。邓小平说:“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113页。)改革也是一场革命,是指改革对社会历史发展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我国的改革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自我调整、自我完善,与推翻一种旧的制度建立一种新的制度具有本质的不同。改革是一场革命,但改革必须是有根据的,不是儿戏,不是非理性的激情冲动。改革与革命一样,也必须以社会基本矛盾是否适合为根据。所以,我们必须根据马克思的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的基本原理,认真地分析和选择改革的进程和步骤,以推动社会的经济繁荣和社会发展。

    (四)学习的意义

    马克思的著作《1848年-1850法兰西阶级斗争》,是对法国阶级斗争经验教训的科学总结,是理论与实践有机结合的典范,也是继《共产党宣言》发表后,马克思的最重要的经典著作之一。学习这一著作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1、学习马克思从经济状况出发探索现代政治和历史事件的原因的科学方法,对于当代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马克思科学总结了1848年-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经验,分析了整个事件的过程,揭示法国革命的性质、原因和动力。恩格斯认为,这部著作,是继《共产党宣言》以后,“马克思用他的唯物主义观点从一定的经济状况出发来说明一段现代历史的初次尝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06页。)马克思分析法兰西阶级斗争的基本方法是“把政治事件归结为最终是经济原因的作用”。坚持这一科学方法,对于我国应对全球化出现了各种复杂局面,对于我国坚持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建构和谐社会都有其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2、马克思论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国家学说,对我国加强政治文明建设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认为,在法国革命中,资产阶级如何利用国家机器镇压无产阶级革命的事实说明,无产阶级的解放不要对资产阶级共和国抱有任何幻想,必须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从而论述了建立和巩固无产阶级政权的必然性和必要性。马克思关于国家问题的基本原理,批判了当代新自由主义、儒家治国和民主社会主义等错误思潮,对于我国建立和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机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3、论述的工农联盟的思想,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统筹城乡发展、统筹区域发展提供理论前提。

    马克思在《法兰西阶级斗争》提出的建立工农联盟思想,是指导我国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重要的思想武器。工农联盟的思想在当代的内涵虽然已发生了重大变化,但是马克思关于工农联盟必要性和可能性的论述,仍然为我国突出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根据。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村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大多数,农民经济状况好坏,农民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我国现代化进程。解决好“三农”问题,事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和现代化实现的大局。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P02009061642769421048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