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一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一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辅导

广西师范大学教授 谭培文

目录:

     一、时代背景和意义

     二、基本结构和特点

     三、本卷主要著作及其基本思想

       (一)政治类著作

       (二)经济类著作

    四、马克思的著作:《路易·波拿巴雾月十八日》介绍

一、时代背景和意义

《马恩全集》第11卷的是马克思恩格斯18518月到18533月所写的论著。1848年至1849年,在欧洲大陆先后爆发了德国、匈牙利的民族解放战争。但德国的护宪运动,于18497月被封建诸侯所镇压;匈牙利1849年爆发的民族解放战争,由于俄国沙皇出兵于同年8月而夭折;1848年初,意大利先后三次爆发了反奥地利的民族压迫的人民起义,也于18498月失败。在欧洲大陆,反动的封建势力仍在巩固自己的统治。

1851122日,路易·波拿巴发动政变,复辟了帝制,结束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历史。在欧洲除了沙皇制度以外,法国变成了又一个反动势力的堡垒和国际冲突与军事冒险的策源地。在欧洲革命不断遭受挫折和失败的关键时候,马克思批判了当时在国外流亡的所谓大人物的“左”“右”方面的谬论,阐明了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立场。马克思认为,在1849年春夏的德国、匈牙利和意大利的革命运动失败以后的头几个月,还存在着爆发革命的前景,而在波拿巴政变之后,反革命势力的地位暂时得到巩固,现在的问题不是立即发动革命,最为重要的是工人如何正确分析革命形势,总结革命的经验教训,为未来革命斗争作好准备。

在本卷,马克思总结了欧洲大陆革命、尤其是1848-1851年法国革命的经验教训,论述了历史唯物主义分析世界历史重大事件的方法论,阐述了关于工农联盟、关于如何评价个人在历史事件中的作用、关于如何认识资产阶级政治体制的内在矛盾和冲突、关于意识形态理论在革命过程中的作用等重大理论问题。

二、基本结构和特点

1、基本结构。本卷分正文和附录两大部分。

正文42篇,附录19篇。正文42篇,其中马克思的著作33篇,恩格斯的著作5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合著4篇。正文主要有政治论著、时事评论、声明和文件,其中政治论著20篇,占正文的一半。

附录是马克思的朋友、同事,在马克思和恩格斯影响下,参加政治活动写作的一些政治评论和时事评论。比如,马克思的好友约瑟夫·魏德迈等的文章,还有查理·德纳的文章等。他们的立场观点接近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甚至有的文章开始就编入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正文,当成马克思的著作。如,查理·德纳的著作:《马志尼和科苏特的活动》,后经考证,该文是查理·德纳的手笔,而不是马克思写的。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二版将其编入附录。

2、本卷内容的特点。

本卷最为重要的是政治论文。政治论文的特点是:

其一,以法国革命的总结为重点。本卷重点是总结1848年法国革命的经验教训,其中最为重要的代表作是《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以下简称《雾月十八日》),很多文章的内容都与其相通。如,恩格斯写的《去年十二月无产者相对消极的真正原因》,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流亡中的大人物》,甚至恩格斯的《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的基本思想都与该文是一致的。其中有些是“案件”的分析和声明,也是在法国革命失败后,为了挽救一些被捕的革命者所发表的文章。

其二,马克思和恩格斯关注的对象有明显的不同。当时欧洲革命的类型有三种:一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性质的革命,如法国的六月革命;二是封建专制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性质的革命,如1849年德国的护宪运动;三是被压迫民族的争取民族解放的民主革命,如波兰、意大利、匈牙利等。马克思和恩格斯各自发挥自己的优势,马克思对法国历史比较熟悉,重点写法国革命;恩格斯对德国革命比较有兴趣,则重点写德国,如《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除此之外,马克思还重点研究了英国革命的一些事件,如英国的选举。马克思分析和批判了英国政治制度中的一些弊端,揭露了资产阶级民主、自由的实质。

其三,马克思的部分著作突出了他研究经济学的特色。全卷经济学研究论文虽然一共才7篇,但也是一个特色。为什么?一是因为马克思坚持从经济状况出发来揭示政治事件的根源,从而研究欧洲大陆革命时,他始终关注重大的经济事件;二是马克思始终重视政治经济学研究,如《英国:贫困和自由贸易——日益迫切的商业危机》、《商业繁荣的政治后果》等等7篇政治经济学论文,都反映了马克思在这个时期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成果;三是通过对商业危机的分析,揭示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从而说明无产阶级革命的可能性。

三、本卷主要著作及其基本思想

    按内容分类,本卷可分为政治类、经济类和其他时事评论等。重点介绍政治类和经济类。

(一)政治类著作

    政治类的著作是本卷的主要内容,可分三条线索来把握:一是恩格斯对德国革命的总结,二是马克思对法国革命的总结,三是马克思对英国等政治制度的批判。

 第一,恩格斯对德国革命的总结。

 主要代表作:《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

    该文是一组短评,共十九篇,近七万字。恩格斯写于18519月至18539月。这组短评最早发表于185110月至185210月的《纽约每日论坛报》上,开始署名是卡尔·马克思。后来,即1913年马克思、恩格斯的通信发表后,人们才知道该文是恩格斯写的。所以,现在署名是恩格斯。

    在《马恩全集》的第10卷和第11卷,关于德国革命的总结,恩格斯有三篇重点著作。那么,它们有什么不同?一是第10卷著作;《德国维护帝国宪法的运动》,论述的是1849年在德国爆发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具有反封建性质的民主革命;二是第10卷的《德国的农民战争》是指1525年的宗教改革与农民战争,主要目的是把1525年农民战争与1849年法国革命作比较;三是第11卷的《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恩格斯开始写作时间是1851年,离1849年德国革命失败已有两年。在两年中,恩格斯经历了法国革命到波拿巴称帝等重大事件,对德国革命的前提、动力和策略等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同时对无产阶级革命中的民族解放问题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因此,与第10卷相比,第11卷在介绍恩格斯总结德国革命经验时,重点介绍恩格斯在该文推进和发展了哪些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这里主要讲三个问题:

    1、通过分析德国的社会性质和阶级关系,提出了革命的动力问题。

    当时,一些人错误地认为,德国革命是由于“少数煽动者”的恶意挑动。恩格斯批判了这一错误观点。他认为,把革命的发生归咎于少数人的恶意煽动,已是一种过时的陈词滥调。他说,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任何地方发生革命动荡,其背后必然有某种社会要求。”(《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中文第2版,第5页。凡本卷注释以下只注页码。)德国革命有其深刻的社会背景。当时德国资本主义经济已有一定的发展,进入产业革命阶段。但是德国却还处于一个封建割据与农村封建土地所有制并存的状态,当时德国的封建邦国就有36个。它们严重地阻碍了资本主义发展。恩格斯说:“1848年初,德国已处在革命的前夜,即使没有法国二月革命的促进,这次革命也是一定要爆发的。”(23)根据德国的社会状况,德国革命的首要任务是消灭封建割据的制度,建立一个统一的德意志共和国,从而为资本主义发展扫清道路。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

那么,革命的动力是什么呢?恩格斯分析了革命过程中各阶级的表现,发现了革命的动力。因为,德国资产阶级比英国、法国资产阶级落后,它们虽然要求废除封建特权,要求德国统一,但是他们害怕无产阶级胜过害怕封建势力。所以,德国资产阶级无耻到了这样一种地步,只要革命一开始,他们就开始与封建势力妥协,转身就破坏、反对和出卖革命。恩格斯说,对于资产阶级,“再没有比这样更可耻的事实可以用来谴责他们了。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党派这样出卖自己最好的同盟者,出卖自己。”(44)因此,资产阶级不能成为革命的领导力量。德国还是一个农民占大多数的封建社会,那么农民是否可能成为革命的领导者呢?在德国,农民的结构十分复杂。农民阶级可划分为四部分:一是富裕农民,二是小自由农,三是封建佃农,四是农业工人。在这四部分人当中,除开少数富裕农民外,其他三部分农民,革命对他们有利,一旦运动全面展开,他们就会一个跟着一个参加革命。但是,农村居民分散,难以达到一致的意见,所以他们永远不能胜利地从事独立的运动。农民是一支强大的革命力量,无产阶级要把农民作为革命的同盟军。如果缺乏这支同盟军,无产阶级就不可能战胜资产阶级。但是农民不能做革命的领导阶级,农民革命他们要靠无产阶级领导,只有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才是革命的根本动力。

2、总结德国革命经验,提出了无产阶级革命策略问题。

1无产阶级必须以各国社会发展状况为根据来调整和转变斗争策略。1848年法国革命失败后,共产主义同盟中央委员会内部以维利希、沙佩尔为代表的少数人,反对马克思关于当时局势的清醒认识,鼓吹马上发动起义,夺取政权,实现欧洲革命。马克思一方面指出这些分歧是原则的,另一方面对他们的错误进行了批评。但是,他们不但仍然坚持自己的错误,而且在18509月又非法地另立“中央”,进行组织上的非法活动。马克思、恩格斯鉴于“同盟”中央已无法在伦敦继续存在下去,便建议委托科伦区委员会组成新的中央委员会,并于11月把维利希、沙佩尔开除出党。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条件变化,离不开大工业发展,离不开各国经济发展状况。德国革命失败前后,资本主义经过1846年、1847年的经济危机,开始进入经济繁荣阶段,所以无产阶级革命高潮已经过去。恩格斯还认为,当社会生产力在资产阶级生产关系范围内还能蓬勃发展的时候,就谈不上真正的革命。因此无产阶级必须转变斗争策略,积累革命力量,进行长期的准备工作,不要随意玩弄起义。

    2在反封建斗争中,德国的无产阶级应把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同无产阶级革命的最低目标联系起来。由于当时德国还处于在一个封建专制时代,1848年德国革命是资产阶级推翻封建专制的民主革命。那么,无产阶级应如何对待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无产阶级既不能袖手旁观,也不能站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反面。无产阶级的策略原则是积极参加和领导德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恩格斯说,这是因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虽然不是他们自己的事业,但是使德国摆脱君主制枷锁至少给他们提供了某种程度上达到自己目的的机会”。(98)这就是说,无产阶级参加和支持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可以加速革命的进程,推翻封建专制统治,这是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一个必要阶段。又因为,德国资产阶级比法国、英国资产阶级落后,德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和妥协性,使它不能担负领导民主革命的任务。只有无产阶级来领导,才能完成推翻德国封建专制的民主革命的任务。

    3、无产阶级要把各民族的解放运动看作是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一部分。

    1848年欧洲革命,推动了当时还处在俄国、奥地利和普鲁士等国家的民族压迫下的意大利、波兰、匈牙利等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斗争和运动。无产阶级如何正确对待世界各民族的解放运动,是无产阶级革命一个重要的策略问题。马克思的基本立场是,无产阶级必须积极支持各被压迫民族争取民族自由、民族解放的革命运动,并应把各民族反对压迫争取独立自由的解放运动看作是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就指出,在阶级社会,民族问题实质就是阶级问题。所以,马克思说:“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消灭。”还说:“民族内部的阶级对立一消失,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就会随之消失。”(《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91页。)这就是说,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互为条件,必须相互支持。这就是无产阶级对待各民族的解放运动的基本立场。在具体对待各民族解放运动中,恩格斯认为,应区分两种不同性质的民族运动。

    首先,在欧洲革命中,要积极支持各民族反对本国封建势力、争取民主自由的民族解放运动。比如,波兰和匈牙利等国反对沙皇、奥地利和普鲁士的封建专制的反动统治和民族压迫的民族解放运动。因为,反对俄、奥、普的封建专制统治,争取民族独立自由解放的运动,同无产阶级解放全人类的目标是一致的。

    其次,要坚决反对以民族解放运动为幌子的所谓“泛斯拉夫”民族主义的反动的民族运动。当时所谓的泛斯拉夫主义,就是由于历史上的人口迁徙,把分散在欧洲各地的捷克、奥地利、波兰、匈牙利等地并已经与当地融合在一起的斯拉夫人,从现在所生活的国家重新联合起来,单独组成一个在奥地利皇帝统治下的新的联邦或国家。他们的口号是“宁受俄罗斯的鞭笞也不要德意志的自由”(85)。恩格斯坚决反对这种所谓的民族运动。恩格斯认为,这种所谓的泛斯拉夫主义民族运动完全违背欧洲革命的潮流,他们正是适合了俄国沙皇专制向外扩张和侵略的需要。所以,泛斯拉夫主义不过是为了一个独立民族的幻影而出卖革命的事业,它直接为俄国沙皇侵略扩张的目的服务,它是来自俄国的“鞭子”。这就是说,民族解放运动决不是民族分裂运动。无产阶级民族解放运动与无产阶级革命是一致的,无产阶级民族解放运动就是反对阶级压迫、阶级剥削,争取民族独立自由的运动,而决不是象泛斯拉夫主义那样一种以民族解放为幌子的民族分裂活动。恩格斯关于两种不同性质的民族运动的区分及其策略原则是十分正确的。

    4、学习《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的意义。

    该文是系统总结1848年欧洲革命的一部十分重要的著作。它用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理论,阐述了德国革命的原因、进程以及各阶级在革命中的立场、观点和态度,是研究德国1848年革命的重要文献。通过总结德国革命的经验教训,阐述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动力、策略和有关民族问题的理论,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宝库,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有重大的指导作用。

    第二,马克思对法国革命的总结。

 可以分为两个方面:

    1、马克思对法国革命总结的论文,如《雾月十八日》,后面重点介绍。还有马克思、恩格斯的合著:《去年十二月法国无产者相对消极的真正原因》等,与《雾月十八日》是同一类文章,一并介绍。

    2、批判当时关于法国革命的各种错误观点,如《流亡中的大人物》,还有法国革命失败后,为营救革命同志,马克思写的一些著作、声明等,如《揭露科伦共产党人案件》等等。这些著作的思想可以与《雾月十八日》一起介绍,不必单列。

    第三,对英国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批判。

    如《选举。——托利党和辉格党》、《宪章派》、《选举中的舞弊》、《选举的结果》等论文,是马克思18527-8月为《纽约每日论坛报》写的一组通讯。托利党(tory)原意为天主教歹徒,主要代表土地贵族的利益,19世纪50年代改为保守党;辉格党(whing)原意为盗马贼,代表工商业资产阶级和新兴资产阶级农场主的利益,19世纪中改为自由党。该文的主要内容是通过英国实行的选举制度,来揭露英国资产阶级贵族政治的反人民的本质,说明英国传统两党制的选举,并非真正体现人民普遍意志。他们在选举中的行贿、舞弊、恫吓甚至用武力威胁等行为,对选举人的财产条件规定,实际上剥夺了大多数人的选举权。这种选举,与其说是一种民主,不如说选举制度本身就具有反民主的性质。所以,所谓的选举实质还是资产阶级两党内部的轮流执政。

    在英国,工人阶级为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于19世纪30-50年代就出现了欧洲三大工人起义中著名的宪章运动(法国里昂工人1831年起义,德国西里亚西纺织工人起义)。恩格斯称宪章派是近代第一个工人政党。宪章派纲领的中心点就是普选权,即反对资产阶级对选举人的财产资格的限制。因为选举人的财产资格限制,实质上剥夺了大多数人的选举权利。这就揭露了资产阶级民主、平等、自由的虚伪性。但是,由于资产阶级收买了工人的上层,加上工人阶级政治上的不成熟,宪章运动到19世纪50年代中期终于失败了。

    在《宪章派》中,马克思专门探讨了无产阶级通过和平议会的方式取得政权的可能性。马克思认为,在英国不存在强大的军事官僚机构,无产阶级占人口的绝大多数,并已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阶级地位,工人阶级可以通过普选权取得重要的政治权力。他说:“实行普选权的必然结果就是工人阶级的政治统治。”(425)这就是说,通过议会普选权而获得工人阶级的政治统治,也是无产阶级政治统治的一种形式。因此,既要肯定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途径是暴力革命,又不排斥普选制即和平议会取得政权的可能性。这是马克思在19世纪欧洲大陆革命总结中得出的一个基本结论。

    (二)经济类著作

    在总结1848年欧洲大陆革命的同时,马克思还特别关注经济问题的研究。这个时期,他写作的经济学著作,有《贫困和贸易自由——日益迫近的“商业危机”》、《商业繁荣的政治后果》、《选举——财政困难》等等。在这些著作中,主要论述的问题有两个:

    1、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周期发生的必然性。

19世纪50年代,继1838-1842年的欧洲经济危机以后,又出现欧洲大陆1847-1848年的经济危机。尤其是1845-1847年由于爱尔兰居民的主要食物马铃薯的连年歉收,造成了爱尔兰的大饥荒,3100多万人饿死,100万人背井离乡。马克思通过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发展过程,揭示了经济危机的周期发生的必然性。他认为,现代工商业经历着5-7周年周期性的循环,在此循环中,有规律地相继经过各种不同的阶段,如沉寂,好转,繁荣,狂热发展,贸易过度扩张,再到崩溃,压缩等等。(447)在这里,马克思关于经济危机的阶段性和周期性的理论,是其研究政治经济学取得的一个重要的阶段性成果。

那么,经济危机的原因是什么?英国资本主义议员和经济学家,他们始终不可能揭示其真正的原因。“在危机爆发的时候,他们就作出一副无罪的样子,用道德的、庸俗的说教来训斥商业家和工业家,说他们缺乏先见之明和没有谨慎从事。”(453)他们用道德的谴责来代替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原因的揭示,这是片面的。马克思在18513《反思》一文就认为,经济危机不在于货币制度等,而在于资本主义整个生产组织的生产方式。这些成果后来都反映在马克思的《资本论》中。

    2、通过揭露英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羊吃人”的现象,批判了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反人民的性质。

    马克思1853年在伦敦写作的《选举——财政困难。——萨瑟兰公爵夫人和奴隶制》一文,主要记述了萨瑟兰家族是如何把他的领地变成了牧场。1811—1820年生活在这些领地上的15000居民(约3000户),就不断地遭到驱逐和灭,他们居住的所有村庄都被破坏和烧毁,所有的田地都变成了牧场。不列颠的士兵还被派来执行这种暴行,结果与当地居民发生了直接的博斗,一个老太太因拒绝离开自己的茅舍,而被活活烧死在茅棚里。到1820年时,这里15000人被131000只羊所代替。这就典型地记录了,当时资本主义为了发展纺织业,在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中出现的“羊吃人”的现象。马克思说:“如果说把哪一种财产称为盗窃更确切的话,那么不列颠贵族的财产就是名副其实的盗窃。”所以,英国资本主义贵族的经济发展,实质上具有反人民、敌视人民的性质。

    马克思在这里研究的两个经济问题,如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的必然性问题,如何批判和克服英国早期资本积累中的“反人民”性质,仍然具有当代价值和意义。

(三)有关其他时事评论

不再介绍。

四、马克思重点著作《路易·波拿巴雾月十八日》介绍

    (一)时代背景和意义

该书写作于是185112月中-1852325日。在我国,该书最早有1930年上海版和1940年延安解放社两个译本。当时的书名是《拿破仑第三政变记》。我国新版《马恩全集》第11卷将其书名改为《路易·波拿巴雾月十八日》,具有特殊含义。

    在法国,1022-1121日为雾月。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后,于1792年建立了法兰西共和国。1799119日拿破仑发动政变,1804年拿破仑第一称帝。拿破仑政变的那一天,正是共和八年雾月十八日。人们把这一天比作“政变”的日子。18511220日,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波拿巴废除了资产阶级的共和政治体制,复辟了帝制,波拿巴自称皇帝。波拿巴雾月十八日也可换为“波拿巴政变记”,而用《雾月十八日》更具有讽刺意义。意思是说,这一天拿破仑皇帝转世还魂了,但波拿巴并非拿破仑,波拿巴只不过是借拿破仑的僵尸,演出了一幕历史倒退的搞笑剧。

    马克思写作本书直接背景有两个:一个批判革命队伍中一些“左”的倾向,阐明如何正确认清革命形势,如何坚持无产阶级革命的策略原则等问题。1848年法国革命失败以后,当时一些侨居伦敦、瑞士和美国的小资产阶级流亡者,如卢格、金克尔、维利希、司徒卢威、海因岑卡尔等,他们发布传单和宣言,宣布新的革命风暴即将来临。他们坐在酒店里,拼凑各种各样的“临时政府”和“欧洲委员会”。他们把革命当作“儿戏”,当作“即兴之作”,不顾革命主客观条件是否许可,凭主观想象来制造革命。他们甚至认为,革命好像修铁路一样,只要有钱,想要多少铁路就可以修多少铁路。马克思、恩格斯反对这种胡闹,所以,他们分别写作了大量的论著来批判这些错误观念,阐明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思想立场和策略原则。二是通过分析1848年的革命过程,批判对法国革命评价的各种唯心主义错误,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些基本观点。革命本应是革命战胜反革命、进步战胜落后,但1848年的法国革命却反其道而行之,却是反革命战胜革命、落后战胜先进。当时社会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解释,或者百般美化,或者从唯心主义立场得出错误的观点,这就使革命者产生了失望的情绪等。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坚持用历史唯物主义批判了各种错误观点,为无产阶级革命提供了科学理论和方法论,指明了革命前途和方向,为无产阶级革命新高潮的到来作了理论和思想准备。

为了重点总结法国革命经验,当时马克思写了一系列论著,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著作就是《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雾月十八日》和后来总结巴黎公社的革命经验的《法兰西内战》。在这几本著作中,《雾月十八日》是最杰出的一本。恩格斯认为,这是一部“天才的著作”。这部著作把当时的历史演变描绘得如此精妙,以至于后来每一次新的揭露,都只是提供新的论据,证明这幅图画多么踏实地反映了现实,展示了历史唯物主义的精髓。

(二)基本内容

《雾月十八日》通过总结1848年法国革命的经验教训,批判了各种关于法国革命的错误观点,阐明了法国革命和反革命斗争的内容和实质,论述了历史唯物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一些最基本的原理,揭示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发展趋势和规律。

全文共七章,可分为三大部分。第一章为第一部分,第二、三、四、五、六章为第二部分,第七章为第三部分。

第一部分  第一章  概论

主要概述了1848年2月—1851122日法国革命过程的性质和原因,重点总结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经验。

马克思认为,1848年的法国革命与1789年法国大革命完全相反,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是沿着上升路线进行的,而1848-1851年的革命则是沿着下降的路线行进的。马克思说:法国“二月革命的最后堡垒还没有拆除,第一个革命政权还没有成立,革命就已经这样开起倒车来。”(156)那么,革命为什么反而开倒车呢?

法国的历史是法国人民自己创造的历史。法国革命虽然十分复杂,但主要应从无产阶级六月革命来理解法国革命。六月革命爆发的直接原因是如何看待法国二月革命的成果。二月革命的成果就是建立了共和国。但是,这个共和国究竟是什么样的共和国?不同的阶级对其作出了不同的解释。资产阶级把其理解为资产阶级专政的的共和国,无产阶级则把共和国宣布为“社会共和国”。 马克思认为,“社会共和国”当然不是资产阶级所需要的共和国,但是,社会共和国是无产阶级革命时代革命的总内容,它标志着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到来和无产阶级革命时代要实现的革命任务和目的。无产阶级不仅要推翻一切封建王朝,而且要推翻资产阶级的共和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共和国。无产阶级六月革命虽然失败,但它显示了无产阶级革命与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同。

第二部分(包括第二、三、四、五、六章)

具体分析了法国革命中的各阶级之间的相互斗争,揭示法国革命开倒车的原因。

马克思着重用阶级斗争的观点,考察了路易·波拿巴政变的历史条件和社会基础。马克思指出,政变不能看作是个别人的恶意所为,它是当时法国阶级斗争的特定条件和局势所造成的结果,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进一步尖锐化和复杂化的表现。因为1848年革命虽然仍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革命,但是,新的历史阶段具有新的特点。尤其是在法国,由于阶级关系的新变化,这次革命与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已有实质的不同。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是一次彻底深刻的革命,它从根本上推翻了统治法国一千余年的封建制度,建立了资产阶级的政权,并为资本主义在欧洲的发展开辟了道路。当时,法国资产阶级是一个成熟的革命领导阶级,它和人民结成广泛同盟,共同反对封建贵族,在历史上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但是,到了1848年革命发生的时候,由于工业的发展,法国社会也发生了深刻变革。工业无产阶级队伍已形成,无产阶级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了历史舞台。面对无产阶级的独立和发展,资产阶级害怕起来了。资产阶级害怕无产阶级,胜过害怕封建复辟势力,甚至宁愿让封建贵族复辟,也不愿让无产阶级掌权。所以,1848年革命当中,资产阶级不仅不敢象18世纪末法国革命的前辈那样与人民结成同盟,为了反对无产阶级,他们反而向昔日的敌人——封建势力妥协,叛变革命,共同来镇压无产阶级。这就使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波拿巴一跃而成为皇帝。这就是1848年革命之所以失败的的最主要的原因。

第三部分  第七章

第七章是全文的结论。马克思剖析了波拿巴政变的实质和原因,总结了法国革命的经验教训,分析了波拿巴统治必然覆灭的下场,预见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发展趋势,阐述了无产阶级革命必须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

(三)学习的重点问题

1、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揭示了历史运动的规律。

1885年在《雾月十八日》第三版序言中,恩格斯认为,是马克思最先发现了重大的历史运动规律。恩格斯说:“根据这个规律,一切历史上的斗争,无论是在政治、宗教、哲学的领域中进行的,还是在其他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的,实际上只是或多或少明显地表现了各社会阶级的斗争,而这些阶级的存在以及它们之间的冲突,又为它们的经济状况的发展过程、它们的生产的性质和方式以及由生产所决定的交换的性质和方式所制约。”(《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69页。)这就是说,一定时代的政治思想冲突,是一定社会阶级斗争的表现,而阶级的存在和它们的冲突,又为它们的经济状况所制约。只有揭示不同时代个人、阶级的政治思想冲突后面的经济利益根源,才能揭示一切重大历史事变的真正原因和实质。这个规律就是理解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历史的钥匙。波拿巴是一个小人物,他是拿破仑的侄子,随着1815年他的伯父拿破仑的法兰西帝国的瓦解,波拿巴流亡国外,并加入了瑞士籍,他于183610月和18408月两次潜回法国发动军事政变,企图恢复拿破仑的政权,但两次都失败了,后被流放到墨西哥的哈姆城堡监禁。18465月他从狱中脱逃,去了英国,在英国伦敦还一度当了秘密警察。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后,波拿巴趁机回国,184812月就被选为总统,1851122日竟然登上皇帝宝座,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他的这种惊人之举与巨大成功一个接一个,使整个法国乃至欧洲,都为之震惊。各种各样的愤慨和惊叹声不绝于耳。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维克多·雨果和蒲鲁东的不同评论。雨果的著作《小拿破仑》,对波拿巴作了一些尖刻的和机智的痛骂。但雨果又把波拿巴雾月十八日的政变描绘成了一个晴天霹雳,认为,波拿巴政变只是波拿巴一个人的暴力行为。而蒲鲁东不同,他把政变描述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马克思认为,这两种历史观都是不科学的。雨果无意之中把波拿巴政变说成是其个人主宰的结果,这就等于把波拿巴说成是一个大人物。波拿巴成了历史事变进程的主宰者和历史的伟人,政变是他个人巨大作用的产物。平庸的波拿巴反而成了一个伟大的英雄。雨果否认了历史的必然性,无意之中夸大了波拿巴个人的历史作用。而蒲鲁东相反,他把政变说成是历史纯粹的必然。既然政变纯粹是历史的必然结果,那就等于说,波拿巴发动政变完全是不得已而为之。这就完全否认了个人在历史活动中的作用,犯了客观历史主义的错误。马克思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131-132)这就是说,波拿巴的政变既不是单凭其个人的主观意志,也不是由纯粹的客观必然性来决定。波拿巴的政变既是当时法国经济政治状况的结果,但也与他个人在政变中使用的阴谋手段分不开。具体有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法国社会经济状况是造成波拿巴政变的根本原因。由于法国大工业的发展,法国工人阶级的力量,开始强大但又不成熟。这就造成了无产阶级革命刚刚起来又可能失败的结局 。

第二,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残酷镇压,为波拿巴政变扫平了最大障碍。由于无产阶级开始强大起来,资产阶级害怕无产阶级胜于害怕封建贵族势力。资产阶级不仅不把无产阶级看作是自己的同盟军,而且还血腥地镇压无产阶级,这就为波拿巴政变扫平了最大障碍。同时,由于资产阶级失去了同盟军无产阶级的支持,资产阶级在同封建势力斗争时,资产阶级自己把自己推向了失败的边缘。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些为波拿巴政变提供了良机。

第三,农民的消极作用为波拿巴政变提供了基础平台。法国第一次大革命中,拿破仑实行了小块土地制和取消葡萄酒税,当时对刚刚从封建地主统治下的农民简直是久旱逢甘露,拿破仑成了农民的大救星。由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占法国总人口的76%的农民受到资本的剥削,背井离乡,纷纷破产。但农民不理解这是资本主义生存条件带来的结果,而他们还梦想拿破仑转世还魂,能帮他们恢复往日封建式的田园生活。当波拿巴冒充拿破仑的继承人出现时,他们则认为,拿破仑真的可以死而复活。所以在18481210日选举总统时,农民高唱“皇帝万岁”,“拿破仑回来了!”他们唱着马赛曲,手持写有拿波拿巴名字的选票,不假思索地将其丢进了投票箱,表演了普选史上一场臭名昭著的闹剧。由于农民成堆的选票,在全国750万张选票中,波拿巴竟获得540万张。波拿巴轻而易举地战胜了资产阶级,一举而当上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为他后来的政变提供了条件。所以,马克思说:“正如波旁王朝是大地产的王朝,奥尔良王朝是金钱的王朝一样,波拿巴王朝是农民的王朝。”(228)所谓“农民的王朝”,是说农民的消极作用是成就波拿巴王朝的一个重要原因。首先,在法国,小农人数众多,他们生产方式即小块土地制,不是使他们相互交往,而是使他们相互隔离。这种分散隔离的松散状态,就好像一袋马铃薯是由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所集成的那样,互不联系。小农的这种地域的限制,使他们很难形成全国性的联系和政治组织。其次,由于他们缺乏阶级统一性,他们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别人来代表。再次,他们的代表一定同时是他们利益的主宰,是高高在上的权威,是不受限制的政府权力,保护他们不受其他阶级的侵犯,并从上面赐给他们的雨露和阳光。所以,归根到底小农的政治影响表现为行政权支配社会。波拿巴一步步地攫取行政权而打败立法权,最后实行帝制,就是在法国这块农民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

第四,拿破仑观念的再次发烧,成为波拿巴政变的催化剂。拿破仑第一帝国创造了法国近代革命史上一个神话。拿破仑虽然最后失败,但是“拿破仑热”却始终在法国挥之不去。恩格斯回顾历史,强调法国人不时就会有拿破仑观念发烧。这种拿破仑主义的发烧和狂热在法国历史上曾经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真正的、伟大的波拿巴·拿破仑;第二次是冒牌的波拿巴,这是指1848年法国革命中的波拿巴;第三次出现的哪个人,即布朗热,甚至连冒牌的波拿巴也不是(指1887-1889年发生的布朗热企图政变事件)。波拿巴政变也就是拿破仑观念发烧及其政变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可见,大工业有了发展,工人阶级强大而又不够成熟,是波拿巴政变的时代条件;资产阶级为了自己利益害怕无产阶级胜过害怕封建复辟,是波拿巴政变的社会经济根源;农民的消极作用是波拿巴政变的社会基础;拿破仑观念再次发热是波拿巴政变的思想前提。马克思用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从经济、政治、思想上揭示了波拿巴复辟帝制的根源和原因。

2、批判了资产阶级的政治形式,提出了打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适合无产阶级经济基础的政治形式的思想。

马克思在这里所指的政治形式,主要是指适应资本主义经济基础而建立起来法国资本主义的共和制、议会制等政治形式。在本文,马克思为什么要用很大篇幅来批判这种政治形式?恩格斯说:“法国是这样一个国家,在那里历史上的阶级斗争,比起其他各国来每一次都达到更加彻底的结局;因而阶级斗争借以进行阶级斗争的结果借以表现出来的变换不已的政治形式,在那里也表现得最为鲜明。”(《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版,第468页。)恩格斯的论述很好地回答了上面的问题。第一,法国阶级斗争的结果借以表现出来的政治形式最为鲜明。法国1848年-1851年的阶级斗争的核心是围绕政治形式展开的。各个阶级为了争取政治权力,就象赌徒的赌博一样,相互争夺,相互博弈。各个阶级在这个舞台上,都进行了精彩的表演。由此可见,政权问题始终是革命的核心问题。分析法国各阶级在这种变换不已的政治形式中的精彩表现,就能认识资产阶级的真正面貌,揭示阶级斗争的复杂性和必然性。第二,法国的封建君主制和资产阶级共和制都是两种不同社会最为典型的政治形式。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分析它们,可以深刻认识它们的实质。法国在中世纪是封建制度的中心,从文艺复兴以后又建立了典型的封建等级君主制。马克思多次肯定了法国资产阶级共和制对于推翻封建专制的进步意义。同时,对于资产阶级政治形式,尤其是对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的内在矛盾,马克思进行深刻分析和批判。马克思认为,这种“三权分立” 就是导致波拿巴实现复辟帝制的一个重要原因。第三,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统治的阶级斗争在法国以最尖锐形式表现出来。所以,研究法国围绕政治形式开展的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政治斗争,对于无产阶级建立自己的政治形式有其特殊意义。为什么?

1资产阶级共和制的实质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

马克思说,1848年5月资产阶级共和国一成立,只是做了两件事:一是通过立宪议会制定宪法,二是实行戒严。资产阶级宪法无非就是资产阶级专政的总纲领。实行戒严,那就是资产阶级根据宪法对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资产阶级共和国的实质就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政的武装工具。资产阶级在反对封建专制统治时,为了联合无产阶级提出的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在镇压无产阶级时,变成了“步兵、骑兵和炮兵”。

2资产阶级政治形式的局限性是波拿巴复辟的一个根本原因。

资本主义的民主往往极具诱惑力和欺骗性。资本主义议会制度甚至在一个时期成了无产阶级崇拜的偶像。马克思以1848年法国革命为典型,批判了资本主义议会民主的局限性。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不可能按照民主的真实含义,即由人民当家作主来设计国家形式。国家制度是根本,民主只是手段。资本主义议会制也好,立宪共和国也好,归根到底都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实行统治的手段。这也就决定资本主义民主的局限性。

1848年6月在法国建立了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但在同年12月10日,波拿巴当选总统以后,资产阶级专政就被废除。从1848年12月-1851年12月2日,法国进入了议会共和国时期。当人们还在迷信议会制时,1851年12月2日,波拿巴实行政变,恢复了帝制。为什么民主共和国会转向议会制共和国,最后又走向军事独裁和复辟帝制呢?马克思分析资本主义政治形式存在的内在冲突与国家制度本质的关系。

资本主义政治形式就是三权分立。在三权分立中,行政权和立法权的内在矛盾是法国波拿巴走向军事独裁的一个主要原因。

法国资产阶级政治学的先驱孟德斯鸠,提出了三权分立的思想来防止专制统治。孟德斯鸠提出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的思想,的确有其合理性。但是,他又表示行政权应当高于立法权,行政权有钳制立法权的权力,而立法权不可对等地钳制行政权。从形式上,三权分立的局限性表现了行政权高于立法权,但归根到底还是由资本主义国体的性质决定的。在1848年革命期间,法国政治形式的实践就典型地证明了这一点。

首先,总统的行政权具有实际的王权性质。国民议会由于是由普选产生的,所以它拥有的外交权、对外宣战等权力,都必须由议会绝对多数集体来决定。而总统则可以不经过议会任免自己的内阁阁员,“他掌握行政权的一切手段,他可以分封一切官职,从而在法国操纵着至少有150万人的命运,因为有这么多的人在物质生活上依靠于50万各级官吏和各级军官。他统率一切武装力量”等等。(146)这就是说,国民议会的权力是空泛的和抽象的,而总统个人的行政权却是一种操纵各级官僚机构和各级官僚命运的封建王权。

其次,国民议会是一种精神权力,而总统的行政权才是一种实际权力。马克思说:“宪法就把实际权力授给了总统,而力求为国民议会保证精神上的权力。”(147)事实上,国民议会的精神权力是依靠自然形成的,不是法律创造的。由于宪法把实际权力授给了总统,总统才是国民精神的化身。他一个人得到的选票等于750个议员的选票,并且是单一的备选者。

最后,立法权对行政权的影响简直是微乎其微。马克思认为,“在法国这样的国家里,行政权支配着由50多万人组成的官吏大军,也就是经常和绝对控制着大量的利益和生存条件。”(172)可以说,总统无所不能,他通过管理、控制、指挥和监护,总统支配了50万人的官吏大军,总统绝对地控制了这些人最一般的生存条件。在这种军事独裁的压迫下,所有的人都跪倒在波拿巴的枪托之下。

为什么一定要让行政权高于立法权?这就是由资产阶级民主的实质决定的。因为资产阶级民主的实质是维护资本主义的阶级统治,一方面它要依靠行政权来控制市民社会一般成员的生存条件和个人的私生活;另一方面,它要通过加强行政权、通过征收税赋获得利润、利息、地租和酬金等对无产阶级的剥削,来满足维护国家政权运转的经费和庞大的官吏的薪金和收入。这就是资产阶级三权分立不可克服矛盾冲突的根本原因。正是因为资产阶级国体的性质的决定作用,一方面要限制行政权,另一方面更加需要加强行政权,赋予总统更大的权力,以便加强资本对劳动的剥削。这就是说,为了维护资产阶级的统治,他不得不加强行政权,而加强行政权力,议会权力的存在条件就被破坏了。因为议会的存在条件就是选民,加强行政权,加强对选民的剥削,也就失去了自己的存在条件。而加强行政权又与议会相敌对的行政权力最终成为不可克制的权力,走向军事独裁,甚至复辟了帝制。所以,资本主义政治制度实质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专制统治,三权分立的局限性是最终是由这种国家性质决定的。

3无产阶级不能简单地照搬资产阶级的政治形式,必须砸烂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建立适合无产阶级利益要求的政治制度。

为什么?马克思认为,资产阶级夺取政权后,一方面利用他的政治形式来重新巩固人剥削人的旧关系,另一方面则利用重新巩固起来的旧的社会关系、经济关系来恢复那些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形式。马克思的论述包含了两个意思:首先,资产阶级的政治形式是为资产阶级经济基础服务的。1848年至1851年的法国资产阶级革命过程,总的目的是一个,就是使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更加完备,更加有利于对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实质。其次,资产阶级的政治形式与封建专制制度有不可分割的联系。由于资本主义仍然是一种剥削制度替代另一种剥削制度,它的庞大官僚机构和军事机构,实际上它在封建制度崩溃时就产生了,它又加速了封建专制制度的崩溃。比如封建社会的土地所有者和城市领主的特权,就转化成了资本主义国家权力的内容和属性;封建社会那些达官贵人变成了资本主义领取工资的官吏;皇帝的特权转化为总统仍然掌握了国家实际的不受限制的行政权,皇帝对诸侯的分封制度转化为总统对官吏的任免权,等等。法国第一次大革命时,拿破仑帝国完成了这个国家机器,正统王朝和七月王朝并没有增添什么,不过是扩大了分工。所以,在1848年法国革命过程,资产阶级除了采用高压手段外,还不得不加强政府权力的工具化和集中化。因此,无产阶级不能照搬资产阶级的政治形式,无产阶级必须建立一种适合无产阶级经济制度要求的政治形式。

3、马克思批判了波拿巴政变中的“拿破仑观念”,论述了加强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建设等原理。

1马克思批判了“拿破仑观念”及其对法国革命产生的消极影响。

波拿巴本名是路易·波拿巴,为了欺骗人们,特别将他伯父的名字作为一个重要的符号添加到他的名字中,将名字改为“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波拿巴这一改,果然产生了奇特效果。对于一个已经有了瑞士国籍或已经失去自己国籍的波拿巴,本来就再没有资格来参选法国总统。但是,在184812月的总统选举中,由于拿破仑这个符号的特别意义,他得到了农民的支持,一个平庸的无名小卒竟然搞笑般的当上法国总统。后来,波拿巴又躲在了幕后,让资产阶级打败无产阶级,让小资产阶级在选举中击败资产阶级,然后又让资产阶级内部各派相互争斗、狗咬狗。一当他们两败俱伤,波拿巴就毫不费力地把他们统统打败,最后坐收渔翁之利、黄袍加身,登上皇帝宝座。波拿巴政变演出了一场开历史倒车的闹剧,可是隐藏在它后面的动因究竟是什么呢?马克思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动因就是“拿破仑观念”的巨大作用。波拿巴为什么这样重视“拿破仑”这个符号?因为,当时在法国农民头脑中根深蒂固地存在和信奉一个“拿破仑”观念。

所谓拿破仑观念,可以分为四种观念:

第一种,对拿破仑法典的迷信观念。在十八世纪末的法国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的革命中,拿破仑为了保证法国农奴式的农民变成自由土地所有者,对所有制形式进行改革,并用拿破仑法典体现出来。这一点不仅改变了农民半农奴式的身份地位,而且也满足了农民强烈的私有欲。但是,由于资本主义的发展,小块土地私有制逐渐与资本主义生产条件相冲突,农业日益恶化,农民的债赋日益增加。小块土地所有制并没有保障农民的生活条件逐步得到改善,相反,带给他们的是与日俱增的生存危机。所谓18世纪拿破仑所有制形式的法典,不仅未能成为农民解放和富裕的条件,反而成了他们再次受资本统治而贫困的法律了。但农民并不认识到这一点,仍然希望历史再开倒车,作梦也想回到18世纪的拿破仑时代。因此,死去的拿破仑通过观念转变在波拿巴身上复活了。他们梦想19世纪的波拿巴也可以带领他们退回到18世纪去。这当然只是农民的白日梦,实际是不可能的。

第二种,对拿破仑强权政府的迷信观念。拿破仑1799119日(雾月十八日)依靠军队,在巴黎大资产阶级支持下,发动政变,解散了资产阶级500人的议院,夺取了政权。1804年正式宣布法国为帝国,拿破仑成了资产阶级的皇帝,称拿破仑第一。拿破仑把政权形式从资产阶级共和制变为资产阶级的帝制。在中央集权制下,拿破仑仍然维护农民小块土地所有制。这就是农民对拿破仑强权政府迷信的观念。事实上,不是农民需要小块土地私有制就会实行小块土地私有制,而农民的小块土地私有制本来就是专制集权官僚立足的基础。

第三种,对作为政府工具的宗教统治的迷信观念。拿破仑当了皇帝以后,1801年与教皇达成协议,规定天主教为国教。神职人员由政府委派、教皇批准,工资由国家支付。在拿破仑时代,宗教是拿破仑用来统治人民的有力工具。农民把从拿破仑那里获得一小块土地的好处看成是皇帝、宗教庇护的结果。事实上,小块土地所有制也是宗教统治的自然基础,农民对宗教统治的迷信观念正是适应这种自然基础产生的。

第四种,对实行军事独裁的迷信观念。由于法国76.9%为农民,拿破仑军队兵源主要来源农村。拿破仑依靠军队建立了独裁,维护了农民的小块土地制。在波拿巴实行军事独裁时,农民也把军队看作是农民的光荣,军队可以占压倒优势,来保护他们财产不受资产阶级侵犯。

所谓“拿破仑观念”,是指的法国农民传统观念的历史惯性及其对法国革命产生的深刻影响。马克思批判了农民传统观念这种历史惯性对法国革命发展过程所带来的危害,同时阐述了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形成及其特点。

2马克思论述了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形成和特点等。

从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来看,虽然农民的拿破仑的观念产生了巨大的反作用,但是这种反作用只是相对的,农民的拿破仑观念只是农民的一种幻想。马克思说:“一切‘拿破仑观念’都是不发达的,青春年少的小块土地所抱的观念;对于已经衰老的小块土地说来,这些观念是荒谬的,它们只是它临死挣扎时的幻觉”。(235)因为,历史在发展,19世纪的资本主义已不可能再返回到18世纪去。所以,拿破仑观念实质上是波拿巴篡夺革命成果,欺骗农民使用的一种虚幻的意识。意识形态最终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但是,意识形态的相对性说明,意识形态对社会存在有巨大的反作用。所以,无产阶级革命必须加强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建设。那么,如何加强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建设?

第一,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是现代生活条件的产物。为什么在法国革命过程中,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改良主义等等,一开始不仅没有受到无产阶级批判,反而受到无产阶级的欢迎?马克思认为,那是因为无产阶级还缺乏现代社会历史条件。恩格斯说:“这种普遍缺乏现代生活条件、缺乏现代工业生产方法的情况,自然伴随着差不多同样普遍缺乏现代思想的现象。”(11)这就是说,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是现代生活条件的反映。不同的占有方式、不同的社会生活条件,就会有不同的意识形态。伴随着现代生活条件发展起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反映着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就是一种具有现代思想的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

第二,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特点是面向未来,而不是面向过去。无产阶级意识形态之所以必须面向未来,这是由无产阶级革命的性质和任务决定的。无产阶级的革命任务是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与过去的资产阶级用一种私有制替代另一种私有制的革命完全不同。所以,无产阶级不能从过去吸收这些旧的剥削观念。无产阶级必须同这些旧的传统的剥削观念彻底决裂,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

第三,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是真实的,不是虚幻的。资产阶级为了欺骗人民,总是用华丽的辞藻来掩盖和隐藏自己的真实目的和内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是虚幻的。无产阶级不同,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是无产阶级根本利益的反映,它的内容是真实的,它不需要用欺骗来掩盖自己的真实的目的。

总之,马克思批判了“拿破仑观念”,论述了意识形态的相对独立性,阐述了“拿破伦观念”的历史惯性对社会发展产生的巨大反作用,从而阐明了加强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建设对于无产阶级革命和建设的极端重要性。

(四)学习本书的重要意义

1、在全球化条件下,学习和掌握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论,对于正确认识形势,处理和应对各种社会矛盾和冲突有重大意义。

马克思之所以发现了重大历史运动规律,就在于历史唯物主义是一种科学方法论。这一科学方法,就是根据各阶级、阶层的经济利益状况来判断各阶级、阶层的政治态度、思想倾向和宗教信仰等的方法。也就是说,一个阶级、阶层、党派和团体他们的政治诉求和思想诉求等等,往往与他们的物质经济利益状况有关。政治诉求后面总是受一定的物质利益诉求制约,思想诉求总是物质的经济利益诉求的反映。恩格斯把这一科学方法提升为马克思最先发现的重大的历史活动规律的方法。把握这一方法,对于在全球化条件下,正确处理国内外两个大局的关系,对于分析和处理我国当前出现的各种社会矛盾和冲突,都有其重大意义和价值。

2、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批判,对于我国政治文明建设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马克思认为,法国1848年二月革命以后到1851122日波拿巴政变以前建立的议会制,是西方国家历史上最发达、最完备的议会制。但是,就是这一种议会制仅仅维持了两年半,就导致了波拿巴帝制的复辟。马克思对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作了科学分析,认为一些人把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奉为神圣是片面的。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思想是合理的,但是它的最大的缺点就是出现了议会和总统两个头脑的对立。在总统行政权和议会的立法权之间,总统行政权仍然具有国王权力的一切属性。所以,法国波拿巴利用军队和刺刀最终解散了议会,实行了军事独裁。在当代一些资产阶级议会制国家,有的就是由于行政权的膨胀,最后甚至走向了军事独裁。如德国希特勒就是这样。1933年希特勒出任德国总理,1934年就自称第三帝国元首,并解散了议会,实行了军事独裁。还有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和日本的军国主义等等。可见,三权分立并非至善至美,尤其是总统权具有封建王权性质,总统权是封建王权与资产阶级民主制折中的产物。所以,社会主义政治文明不能照搬西方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模式,我国必须适应我国经济基础性质探索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形式。

3、马克思论述的意识形态相对独立性的原理,对于我国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1848年法国革命中“拿破仑观念”的巨大历史惯性说明,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绝不可忽视意识形态的相对独立性。因此,必须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建设,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人民的思想和行为。加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建设,既要吸收传统文化中的优秀理论资源,又要防止一切落后的传统观念的历史惯性的死灰复燃;既要坚持批判与继承的原则来对待一切传统文化传念,批判那些落后的、腐朽的、封建的和资本主义的旧的观念,又要继承传统文化中那些合理的优秀的伦理价值观念,使其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P0200906164283620322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