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十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十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30卷导读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孙承叔

 

 

目录:

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30卷的理论地位

(一)《资本论》的奠基之作

(二)《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独特地位

(三)思想主线――三大社会形态

二、资本与马克思的现代史观

(一)市场经济的第一前提――商品交换的历史作用

(二)市场经济的第二前提――货币的历史作用

(三)市场经济的核心前提――资本的历史作用。

 

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30卷的理论地位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30卷选编的是马克思在1857-1861年间撰写的经济学手稿和经济学著作,核心的内容有4篇:《<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18578月)、《<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185710-18585月)、《<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1859-1861年)。其中又以《<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手稿)》为核心,因为正是在这里形成了马克思完整的现代史观,实现了剩余价值学说与唯物史观的双重突破,而《<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则是对这一史观的高度概括。

马克思40年代初开始政治经济学研究,18481849年革命中断了研究,50年侨居伦敦后,又进一步研究,到50年代中期,马克思的研究已经基本成熟,1856926日他给恩格斯写信:“我不认为,一次大的金融危机的爆发会迟于1857年冬天。”结果,危机果然在1857年冬天爆发,这一成果完全证明了马克思研究的科学性和深刻性,马克思为此特别高兴:“美国危机妙极了(我们在185011月的述评中就已经预言过它一定会在纽约爆发)。” “虽然我自己正遭到经济上的困难,但是从1849年以来,我还没有像在这次危机爆发时这样感到惬意。” 为什么马克思能精准地预见到危机的发生,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对危机的性质作了精确的判断:“在生产过剩的普遍危机中,矛盾并不是出现在各种生产资本之间,而是出现在产业资本和借贷资本之间,即出现在直接包含在生产过程中的资本和在生产过程以外独立(相对独立)地作为货币出现的资本之间。”马克思这一判断对于我们理解这次全球性金融危机具有极大的意义。产业资本,即生产过程中的资本,非产业资本,即生产过程以外的独立资本,表现为证券、股票、期货、游资等金融资本,正是产业资本与非产业资本的矛盾导致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发生。

萨特曾经讲过,马克思主义是不可超越的,因为马克思所揭示的矛盾依然是当今社会的主要矛盾,马克思所揭示的真理依然是当今社会的最高真理。

(一)《资本论》的奠基之作

《资本论》是马克思的最主要著作,长期以来,由于受近代知识论形而上学影响,我们对《资本论》往往采取分门别类的切割式解读,结果搞经济的由于不理解其中的哲学思想,而把它看作非经济学著作,搞哲学的则由于不懂经济,而把它看作非哲学类著作,完整的《资本论》被形而上学地支解了。

《资本论》是一座历史丰碑,它的真正价值是在哲学与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的结合,正是这种天然结合,才突现出《资本论》高于一切传统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历史学的崇高气质。也就是说,离开了历史唯物主义,你不可能理解马克思的经济学,而离开了马克思的经济学,你也不可能理解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这是一种相互相成,不可须臾离开的过程,任何一种任意切割,都是对马克思真正思想的背离,马克思的伟大,就在于这种结合。否则你根本不可能理解《序言》的伟大意义。

过去我们学《资本论》,重心放在第一卷,因为正是这一卷,揭示了剩余价值的来源,揭示了当代社会一切矛盾的根源。因而从阶级斗争的角度,这一卷已经清晰揭示了阶级斗争的根源,但是从完整地把握马克思经济思想、马克思现代史观、马克思的人类史观而言,却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第一卷只是在抽象的意义上揭示了现代社会的矛盾,要回答现实,就必须从抽象上升到具体,上升到资本主义的现实生活,而这则是第3卷的任务。《资本论》第一卷讲资本的生产过程,第二卷讲资本的流通过程,第三卷讲资本的再生产或总生产过程,只有第三卷才展现出剩余价值是如何被具有瓜分的,展现出资本主义活生生的生活现实。正因为如此,恩格斯在整理第3卷时十分兴奋,他在致友人的信中说:“我正在搞第三册。它是卓越的,出色的。这对整个旧经济学确实是一场闻所未闻的变革。” “这是圆满完成全著的结束部分,甚至使第一卷相形见绌。”“这个第三卷是我所读过的著作中最惊人的著作……” “第三卷……第一次从总的联系中考察了全部资本主义生产,完全驳倒了全部官方的资产阶级经济学。”

在马克思看来,整个著作是一个整体,“不论我的著作有什么缺点,它们却有一个长处,即它们是一个艺术的整体。”可见整体对于部分的重要性,反过来讲,停留于第一卷而不深入到后二卷是不行的,因为整体被割裂了。

从现在把握的文本看,要把握马克思的思想,尤其是他的经济思想和哲学思想,停留在《资本论》三卷也是不够的,而且必须要深入到马克思的《资本论》手稿。因为在1862年马克思决定用《资本论》为题出版以前,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总计划是六册,即“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资本论》三卷主要反映的是前三册。因此,要真正理解马克思的意图,还必须理解后三册的内容,那么后三册的内容在哪里呢?马克思没有留下后三册的专门手稿,但是却留下了后三册的总体思路,这思路就保存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因此要完整地理解马克思的经济学思想,了解马克思的国家理论、国际贸易、世界市场,我们还必须要研究马克思的三大经济学手稿,尤其是《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

(二)《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独特地位

马克思一生中曾经留下了许多著名的手稿,如《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关于费尔巴哈提纲》、《德意志意识形态》,这些手稿成为理解马克思早期思想发展的最主要文本,在《资本论》创作时期,马克思也留下了大量手稿,这些手稿成为我们理解马克思成熟时期哲学思想的最经典文本,尤其是《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

手稿与正式发表的正本不同,正本由于受论述主题的限制和出版环境的制约,它的主题无法跳跃,它的内容无法随思想而自由驰骋。手稿却不同,手稿是马克思的思想实验室,在手稿中,你随处可见马克思思想的大幅跳跃,从一个主题引申出另一个主题,从而得出令人惊叹的结论。在手稿中,马克思的思想是原生态的,思想的张合和凝聚不受章节的限制,然而却反映出经济现实与世界观的强烈对话。马克思是思想大家,他不仅在哲学、经济学领域,而且在数学、文学、政治、历史、法律诸多领域深有研究,因此他的思想是无限丰富的,每一种思想在他那里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统属于整个世界观的,正是具体问题与世界观的不断碰撞导致了马克思思想的发展,手稿的优点就是真实地记录下他的思想发展过程。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就是在历史唯物主义指导下,即对私有制与异化劳动的追问中发现的,而对于人类历史具有重大指导意义的三大社会形态理论则是在马克思研究货币理论时发现的。由于手稿真实地记录了这一过程,因而与正本相比就显得更加重要。

在《资本论》三大手稿中,《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具有特殊地位。《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是《资本论》第一手稿,由三章构成,即《货币章》、《资本章》、《价值章》,写在七个笔记本上,计309页,《价值章》马克思实际上只写了1页,因而实际上集中讨论了货币和资本两个问题,其中又以资本为主,在余下308页中,讨论货币的占55页,讨论资本的占253页。由于资本问题是现代社会的核心问题,因而马克思在对资本的深入分析中展开了对资本主义方方面面的重新认识,展开了对现代社会发展规律的重新认识,展开了对人类历史的重新认识。如果说《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青年时期思想的发源地,那么马克思的《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则是马克思中年时期的思想汇聚地,它在风格上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非常相似,并且在许多方面延续了《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主题,但是是在一个更高的层面的延续,正是在这里,马克思形成了剩余价值学说,形成了完整的资本理论,形成了对资本主义本质的深刻认识,形成了马克思的现代史观和人类史观。因此它的内容是任何一个经济学的思想所不能涵盖的。麦克莱伦在《卡尔·马克思传》中充分地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发现马克思在手稿中讨论了许多与经济学无关的问题,例如“个人和社会,劳动的性质,自动化对社会的影响,空闲时间的增加和劳动分工的消灭问题,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较高阶段上异化的性质,资本主义的革命性质以及它固有的普遍性,等等。正是这些离题的讨论赋予了《经济学手稿》以根本性的重要作用,它表明对一项庞大的研究来说,这只是一部初稿;马克思后来呈现给世人的著作《资本论》只包含了《经济学手稿》明确标明基本内容中的一小部分。”即马克思原先六册计划“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中的前三册,而手稿则展现出马克思对六册内容的总体构想,“论述诸如对外贸易和世界市场的部分显示出马克思一定程度上逐渐勾勒出了他的其他五部‘经济学’著作的基本论题。”因此,要真正理解《资本论》,就必须要了解马克思的整个写作计划,了解马克思的整个写作思路,这就必须深入《资本论》手稿,并把资本问题与马克思的现代史观和人类史观相结合。因此《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是一部真正的经济学哲学手稿,是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与经济思想相结合的最经典表述,它的明晰度要远远超过《资本论》正版和以后的马克思著作,是我们研究马克思的不可多得的经典文本。它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对于它的学术地位,马克思自己也非常重视,用马克思自己的话来讲,“它是十五年的,即我一生的黄金时代的研究成果。”因此要真正理解马克思,深刻领会30卷、31卷是必要前提。

(三)思想主线――三大社会形态

贯穿于《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思想主线是马克思的三大社会形态理论。在《货币章》,马克思在研究货币向资本转换的过程中,第一次发现并提出了人类历史的三大社会形态,从而从历史哲学高度指出了市场经济的世界历史地位,指出“人的依赖关系(起初完全是自然发生的),是最初的社会形态,在这种形态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窄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态,在这种形态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生产能力成为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第二阶段为第三阶段创造条件。因此,家长制的,古代的(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一道发展起来。”这是对市场经济历史地位的最高概括,是对现代社会本质的最深刻揭示。也是对人类思想史的最大贡献。

过去我们主要从生产方式角度理解社会形态,这一视角虽然揭示了生产方式变革的必然性,但是却没有揭示走市场经济发展道路的必然性。中国改革已经30年了,但是传统的历史唯物主义教科书至今没有从理论上说明中国为什么要改革开放?为什么要走市场经济的发展道路。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对人类历史最新发展规律的认识问题。在马克思看来,前资本主义属于第一大社会形态,无论是奴隶制、封建制、亚细亚生产方式,本质上都是以自然经济为基础的社会,因而交换很不发达,人们只是在狭窄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由于个人离不开群体而孤立生活,因而人对人具有直接的依赖性。由此形成了第一大社会形态的二个最基本特征:一是以自然经济为基础,二是人对人的直接依赖性。无论奴隶产与奴隶、领主与农奴、中国的皇帝与小农,都是以人身依附为特征的。只有以市场交换为基础的第二大社会形态,才能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求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在这种社会形态下,由于任何人离开了货币都不能生存下去,因而这是一种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社会,虽然个人取得了某种独立性,但却受物的社会关系所支配。由于“家长制的,古代的(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一道发展起来。”因而市场经济构成第二大社会形态的经济基础,因为“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本质上就是市场经济的最主要特征,它是第一大社会形态瓦解的根本原因,构成第二大社会形态的经济基础,同时也是第三大社会形态得以形成的基本前提,这是对市场经济历史地位的最高概括,是对现代社会本质的最深刻揭示。因此,任何一个现代社会,包括今天的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只要没有经历过市场经济,都不能违背市场经济的发展道路。

二、资本与马克思的现代史观

三大社会形态的提出,从最本质的意义上说,又是马克思深入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结果,研究第二大社会形态的结果,研究市场经济的结果。从1843年至1883年,马克思集40年之研究,从某种意义讲,就是探讨研究了一个问题,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历史地位和作用,这是马克思终生的研究课题,从理论的深刻性和正确性讲,马克思是研究市场经济的第一人。

市场经济的最核心问题是资本问题。离开了资本,你不能理解现代社会的形成和发展,也不能理解现代社会的矛盾和冲突。直到今天,资本问题依然是现代社会的根本问题,既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根本问题,也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问题。马克思从40年代就想写一本《政治经济学批判》,到1862年决定以《资本论》出版,正表明马克思思想的深入,因为《政治经济学批判》批判的是理论,而《资本论》批判的则是资本主义的现实。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六分之五的篇幅研究的是资本问题,这种研究不是一般的经济学研究,而是哲学研究,探讨的就是资本在人类历史中的地位和作用。马克思对资本的哲学思考在人类思想史上具有突破性的哲学意义,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问题:

①资本与劳动关系是市场经济的真正起点。

市场经济的真正起点是什么?有人说是商品,有人说是交换,也有人说是货币,在马克思看来,市场经济的真正起点是劳动力成为商品,也就是货币转化为资本。

 商品交换发端于原始社会末期,但是在第一大社会形态时期,商品经济不占统治地位,它只是作为萌芽,逐渐发展着,即使在商品交换比较发达的古希腊罗马,也是如此。正象马克思所指出的:“在真正的自然经济中农产品根本不进入或只有极少部分进入流通过程,甚至代表土地所有者收入的那部分产品也只有比较小的部分进入流通过程,例如古代罗马许多大领地都是这样,整个中世纪的情形也或多或少是这样。”古代虽然也有商业民族,例如犹太民族,以经商为主,但是“古代的商业民族存在的状况,就象伊壁鸠鲁的神存在于世界的空隙中,或者不如说,象犹太人存在于波兰社会的缝隙中一样。”它们的存在“是以生产民族的野蛮状态为基础的,这些商业民族……在这些生产民族之间起着中间人的作用。”因此离开了农业民族,商业民族就不可能生存,这是皮和毛的关系。

只是到了近代,到了资本主义时期,商品交换才构成整个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这里固然有多种原因,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劳动力成为商品,因为正是这一点奠定了市场经济的基础,正象马克思所揭示的:“最大的交换,不是商品的交换,而是劳动同商品的交换。”“一旦劳动人口不再作为商品生产者进入市场,不再出卖劳动产品,而是出卖劳动本身,或者更确切地说,出卖他们的劳动能力,那么,生产就会在整个范围内,在全部广度和深度上成为商品生产,一切产品都变成商品,每一个个别生产部门的物的条件本身都作为商品进入该部门。实际上,商品只有在资本、资本主义生产的基础上才成为财富的一般的基本形式。……只是在劳动能力本身对它的所有者来说已经成为商品,而工人成为雇佣工人,货币成为资本的地方,产品才普遍采取商品形式。”

因此商品经济我们实际上可以区分为二个阶段,前资本主义我们可以把它称为小商品经济阶段,从资本主义时期起,我们可以把它称为大商品经济或市场经济阶段。小商品经济从属于自然经济,而市场经济却从根本上瓦解着自然经济。

因此一个社会是否建立起市场经济,关键不在于是否存在一般的流通,关键是看劳动力是否进入市场,这一点对当前改革具有指导意义。马克思一生极其重视的正是对市场经济历史地位的研究,尤其是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研究,因为整个第二大社会形态正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

②资本开辟了一个时代

马克思说:“资本一出现,就标志着社会生产过程的一个新时代。”为什么说资本一出现,一个生产过程的新时代才真正到来?

因为资本不是物,资本是一种关系,正是这种关系的建立才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到来。在马克思以前,不少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把资本看作一种物,一种生产工具,马克思说:“单纯从资本的物质方面来理解资本,把资本看成生产工具,完全抛开使生产工具变为资本的经济形式,这就使经济学家们纠缠在种种困难之中。”因为“资本不是一种物,而是一种以物为媒介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因而,资本不是一般的物,不是生产工具,也不是一般的货币,资本是一种资本与劳动之间的雇佣关系,正是这种关系,开辟了一个时代。所以马克思说“资本是对劳动及其产品的支配权”,什么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是设定资本即生产资本的劳动,”

为什么资本与劳动的关系如此重要?因为整个现代社会都是以这种关系为基础的,离开了这种关系就没有现代社会。用马克思的话讲就是“资本是以资本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一旦资本成为资本,它就会创造它自己的前提,……资本不再从自己的前提出发,它本身就是前提,它从它自身出发,自己创造出保存和增殖自己的前提。”也就是说,资本的每一步发展都是以资本为前提的,是以资本与雇佣劳动关系为前提的,离开了这种关系,就没有资本的发展。由于资本是建立在市场之上,又以资本与雇佣劳动为前提,所以整个现代社会才真正发展起来,即一种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社会才真正发展起来。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才充分肯定资本的历史作用,指出:“资本的伟大的历史作用,它创造了这样一个社会历史阶段,与这个社会阶段相比,以前的一切社会阶段者只表现为人类的地方性发展和对自然的崇拜。”正是资本主义的发展,才使整个地球联成一体,一种以市场为基础的现代社会才真正建立起来。

③以资本为核心的市场经济

(一)市场经济的第一前提――商品交换的历史作用

长期以来,我们把阶级斗争看作历史发展的唯一动力,而忽视商品、交换、货币、资本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这是非常片面的。

从历史上看,商品经济一开始就是以一种革命力量登上历史舞台的。商品经济起源于剩余产品的交换,“交换最初不是在原始共同体内部开始的,而是在它们的边界上,在它们的尽头开始的。”然而随着交换关系渗入共同体内部,传统的社会就开始瓦解了,正象马克思在谈到西方原始社会瓦解时所指出的:“由于同外地人交往,由于有奴隶,由于要交换自己的剩余产品等等,这种发展使那种成为共同体基础的,因而也成为每一个客观的个人的基础的生产方式发生解体。”西方血缘社会瓦解得比东方彻底,其原因也在于交换发展得比东方早。恩格斯也从历史哲学高度肯定了这一点,指出:“分工,由分工而产生的个人之间的交换,以及把这两个过程结合起来的商品生产,……完全改变了先前的整个社会。”长期以来我们把阶级斗争看作历史发展的动力,而忽视的正是商品经济的历史作用。    

商品经济取代自然经济的根本原因,在于商品经济的内在必然性,这就是商品经济从根本上满足了人们的某种需要,扩大了人们的视野和交往,推进了生产力和分工的发展。因此,从经济类型讲,商品经济是比自然经济更高的经济类型,它创造着比自然经济更高的生产力。

商品经济取代自然经济的另一个必然原因是商品经济的世界主义本性。世界史首先是交换史。正象马克思所说:“人们彼此间的世界主义的关系最初不过是他们作为商品所有者的关系。商品就其本身来说是超越一切宗教、政治、民族和语言的限制的。它们的共同语言是价格,它们的共性是货币。”在这里,马克思不仅指出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趋势,而且揭示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实质和基础。

(二)市场经济的第二前提――货币的历史作用

在商品经济的发展中,货币起着关键的作用,而这一点是长期被哲学教科书所忽视的。马克思认为货币在历史上对人类的作用是巨大的。在没有货币以前,人类只有贪欲而没有致富欲,由于贪欲的对象是使用价值而不是价值,因而人类的生产欲望是有限的,致富欲和贪欲不同,“贪欲在没有货币的情况下也是可能的,致富欲望本身却是一定社会发展的产物,而不是与历史产物相对立的自然产物。”因此没有货币,就不可能有致富欲望本身,而货币则是商品经济一定发展阶段的产物,正是随着货币的产生,致富欲才成为文明社会发展的一大杠杆。尤其是在商品经济充分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任何人都必须凭借货币才能生活,货币成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唯一纽带,成为物质财富的唯一代表,成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唯一目的,成为致富欲望的唯一对象,成为占有他人劳动的权力象征和唯一条件,因而成为“发展一切生产力即物质生产力和精神生产力的主动轮。”资本主义社会之所以能有如此长足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这个“主动轮”。货币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本质上也就是商品经济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

在商品经济高级阶段,货币发展为资本,而对资本的追求,则构成了整个资本主义的生命线。货币之所以能发展为资本,其先决条件是在市场上找到了一种能带来剩余价值的商品--劳动力,因此,离开了市场,就无所谓资本主义,从这方面讲,资本主义正是得益于市场而发展起来的,资本主义是以市场交换为基础的,不仅如此,资本主义还使市场交换为唯一原则,是市场交换的绝对化,资本的文明面正是由此而发展起来,资本的局限性也由此而发展起来。

(三)市场经济的核心前提――资本的历史作用。

1、资本的文明面

1)劳资关系

资本的本性是对剩余价值的追求,因而“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从这方面讲,资本是最不文明的,但是按照历史主义进步原则,资本却有它的文明面,这是需要认真研究的。

马克思认为,资本的文明面首先表现在劳资关系上,亦即剥削方式上。“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在古代,“在埃及、厄特鲁里亚、印度等地,人们用暴力手段把人民集合起来去从事强制的建筑和强制的公共工程。资本则用另一种办法,通过它同自由劳动相交换的方法,来达到这种联合。”“资本同(资本主义前的)统治关系的区别恰恰在于:工人是作为消费者和交换价值实现者与资本相对立,是作为货币所有者,作为货币,作为简单的流通中心与资本相对立。”因而,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即使是工人,他也是作为独立的交换主体出现的,其结果,也就产生了资本主义的普遍勤劳。

在前资本主义,人们的勤劳是有限的,因为人们的劳动目的是生产使用价值,但在资本主义社会里,“由于劳动是雇佣劳动,劳动目的直接就是货币,所以一般财富就成为劳动的目的和对象。作为目的的货币在这里成了普遍勤劳的手段。生产一般财富,就是为了占有一般财富的代表。这样,真正的财富的源泉就打开了。”“因为每个人都想生产货币,所以致富欲望是所有人的欲望,这种欲望创造了一般财富。因此,只有一般的致富欲望才能成为不断重新产生的一般财富的源泉。”“因此,很清楚,在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地方,货币不起瓦解作用,而是起生产作用;而古代共同体本身则已经作为一般基础的雇佣劳动发生矛盾。只有当每种劳动所生产的都是一般财富而不是特定形式的财富,从而个人的工资也都是货币时,普遍勤劳才是可能的。”并且“个人的勤劳是没有止境的,”“勤劳是富有发明才能的。”正是由于这一原因,资本主义才能迅速发展起来,人类的地域史才发展为世界史,第一大社会形态才发展为第二大社会形态。在这里,马克思是以彻底唯物主义立场直面人世的。

2)资本的文明面还表现在对世界市场的开拓和对旧生产方式的取代上

马克思认为资本的本性是对剩余价值--货币的追逐,因而在资本的概念中,已经包含着对世界市场的开拓和对旧的生产方式的消灭,“到各地追逐黄金使一些地区被发现,使新的国家形成,”从而,“把遥远的大陆卷进交换和物质变换的过程。……并把交换的范围扩展到整个地球。”因此,“创造世界市场的趋势已经直接包含在资本的概念本身中。”对于资本来讲,“任何界限都表现为必须克服的限制。首先,要使生产本身的每一个要素都从属于交换,要消灭直接的、不进入交换的使用价值的生产,也就是说,要用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来代替以前的、从资本的观点来看是原始的生产方式。商业在这里不再表现为各个独立生产部门之间交换它们的多余产品的活动,而是表现为生产本身的实质上包罗一切的前提和要素。”资本主义正是凭借着商业、货币而消灭着一切前资本主义社会。“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其结果也就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世界性联系,“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这一过程对于落后民族可能是痛苦的,但对于人类却是一种进步,而离开了市场就不可能有这一进步。

由此可见,所谓经济全球化,从其原始的本质意义上讲,是资本的内在趋势使然,或者说,是资本追求剩余价值的必然结果。

3)资本的文明面还表现在资本是现代生产力的代表

资本是生产的源泉和主体。“在货币市场上资本是以它的总体出现的;在这里它是决定价格、提供工作、调节生产的东西,一句话,它是生产的源泉。” 由于“一切社会生产能力都是资本的生产力,因此,资本本身表现为一切社会生产能力的主体。”

资本是现代社会生产力的代表。“从机器体系随着社会知识和整个生产力的积累而发展来说,代表一般社会劳动的不是劳动,而是资本。”也就是说,资本是市场竞争的主体。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虽然每一个资本家的目的都是狭隘的,但是他只有通过满足社会需要的方式,生产社会需要的东西才能获得利润,由此展开了资本家之间的竞争,谁越能发现社会的需要,谁越能生产出社会需要的产品,谁越能高效率地生产出社会需要的产品,谁就能获得最大的利润,因而这种以狭隘目的为驱动的生产在客观也最有利于社会需求的满足,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马克思才说资本主义生产比前资本主义生产“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从历史的眼光看问题,也就更加文明。

2、资本的秘密:

资本的本性是卑劣的,然而这卑劣的本性却创造出超过以往任何世代的文明,其秘密在哪里呢?资本的秘密在于通过交换无偿地占有科学生产力和工人的社会生产力。对于资本家来说,“生产过程中劳动的分工和结合,是不费资本家分文的机构。资本家支付报酬的,只是单个的劳动力,而不是他们的结合,不是劳动的社会力。科学的力量也是不费资本家分文的另一种生产力。其次,人口的增长,也是不费资本家分文的生产力。”因此,出于本性,资本家必然要利用科学、利用分工和社会结合、利用工人的合力。由此表现出资本不同于以往任何历史阶段的发展趋势。

正是在“这里表现出了资本的那种使它不同于以往一切生产阶段的全面趋势。尽管按照资本自身的本性来说,它是狭隘的,但它力求全面地发展生产力,这样就成为新的生产方式的前提,”对此,马克思曾给予极高的评价,认为在人类历史上,“只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才第一次使自然科学为直接的生产过程服务,”“只有在这种生产方式下,才第一次产生了只有用科学方法才能解决的实际问题,第一次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为自然科学创造了进行研究、观察、实验的物质手段,”“只有资本主义生产才第一次把物质生产过程变成科学在生产中的应用。”

3、资本与现代社会----资本的必然趋势。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手稿第二篇第一节“资本在其流通过程中的再生产和积累”中对资本的趋势作了系统的论述。正是这些必然的趋势造成了现代社会。

1)加强管理、充分利用科学的趋势

由于资本剥削的秘密在于利用科学和无偿地占有工人的合力,因而资本成为历史上最自觉利用科学和管理的力量。在资本主义以前,一切生产的直接目的是使用价值,而“一切以直接使用价值为目的的生产,既会减少交换者的人数,也会减少投入流通的交换价值总额,而首先是减少剩余价值的生产。”因此,“资本的必然趋势是在一切地方使生产方式服从自己,使它们受资本的统治。……把任何劳动都变成雇佣劳动”。“资本的趋势是,为了增加相对剩余时间,必然把生产力提高到极限。”“资本的趋势是赋予生产以科学的性质,而直接劳动则被贬低为只是生产过程的一个要素。”对于这一点,马克思曾给予极高的评价,认为在人类历史上,“只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才第一次使自然科学为直接的生产过程服务,”“只有在这种生产方式下,才第一次产生了只有用科学方法才能解决的实际问题,第一次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为自然科学创造了进行研究、观察、实验的物质手段,”“只有资本主义生产才第一次把物质生产过程变成科学在生产中的应用。”正是自觉利用科学和管理使资本具有无限发展生产力的必然趋势,现代生产正是由此而蓬勃发展起来的。也正由此,马克思才说:“只有资本主义的商品生产,才成为一个划时代的剥削方式,这种剥削方式在它的历史发展中,由于劳动过程的组织和技术的巨大成就,使社会的整个经济结构发展变革,并且不可比拟地超越了以往的一切时期。”

 (2)刺激消费与全面发展生产的趋势

为了获取剩余价值,资本必须全面刺激消费,正如马克思深刻指出的:“生产相对剩余价值,即以提高和发展生产力为基础来生产剩余价值,……第一,要求扩大现有的消费量;第二,要求把现有的消费推广到更大的范围,以便造成新的需要;第三,要求生产出新的需要,发现和创造出新的使用价值。……使获得的剩余劳动不单纯是量上的剩余,同时是劳动的质的差别的范围不断扩大,越来越多样化,本身越来越分化。”由此产生了“资本的那种使它不同于以往一切生产阶段的全面趋势。” 

为了获取更多的剩余价值,资本不仅要利用科学和社会合力,而且“要发现、创造和满足由社会本身产生的新的需要。培养社会的人的一切属性,并且把他作为具有尽可能丰富的属性和联系的人,因而具有尽可能广泛需要的人生产出来--把他作为尽可能完整的和全面的社会产品生产出来(因为要多方面的享受,他就必须有享受的能力,因此他必须是具有高度文明的人),--这同样是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的一个条件。”其结果是导致整个社会的全面生产和全面消费。因此,“尽管按照资本自身的本性来说,它是狭隘的,但它力求全面地发展生产力,这样就成为新的生产方式的前提,”

资本的全面发展生产力的趋势,成为历史发展的重要动力:“这种趋势使资本同以往的一切生产方式区别开来,……以往的一切社会形态都随着财富的发展,或者同样可以说,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没落了。……封建制度也随着城市工业、商业、现代农业(甚至随着个别的发明,如火药和印刷机)而没落了。”

3)扩大流通的趋势

为了获利剩余价值,必须扩大流通,“因此,资本的趋势是(1)不断扩大流通范围;(2)在一切地点把生产变成由资本进行的生产。”由于剩余价值产生于生产过程,而不是产生于流通过程,因而,流通时间越长,资金周转越慢,剩余价值获得就越少,资本的利益驱使资本家发展交通和运输,现代道路、交通,汽车、火车、飞机、轮船,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跨海大桥、集装箱码头等等,一切都是在资本主义时代发展起来的,离开了资本原则,这一切都是不可思议的。不仅如此,为了加快交换,缩短流通时间,现代社会所必须的信贷、通讯、网络也迅速发展起来了,因为“流通时间不是资本创造价值的时间,而是资本把生产过程中创造的价值加以实现的时间。……资本的必然趋势是没有流通时间的流通,而这种趋势又是资本的信用和信用业务的基本规定。”现代商业、现代信用、现代通讯、现代传媒正是由此而发展起来的,正是资本对剩余价值的追求,才导致了电话、电报、电影、电视、网络的诞生,导致了银行、股市、期货、交易所的蔓延,导致了商店、超市、大卖场的普及,导致了电脑、手机、无线网络的全世界拓展,资本主义给人类带来的文明进步,是以往世世代代都不可想象的。所以资本的普遍趋势是在一切成为流通的前提,成为流通的生产中心的地点,把这些地点加以同化,也就是把它们变成进行资本化生产的地点或生产资本的地点。这种传布的(传播文明的)趋势是资本特有的--这和以往的生产条件不同。”

4)创造世界市场的趋势

资本的本性是追求无限的剩余价值,“因此,资本一方面具有创造越来越多的剩余劳动的趋势,同样,它也具有创造越来越多的交换地点的补充趋势。……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推广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或与资本相适应的生产方式。”“到各地追逐黄金使一些地区被发现,使新的国家形成,”从而,“把遥远的大陆卷进交换和物质变换的过程。……并把交换的范围扩展到整个地球。”因此,“创造世界市场的趋势已经直接包含在资本的概念本身中。”对于资本来讲,“任何界限都表现为必须克服的限制。首先,要使生产本身的每一个要素都从属于交换,要消灭直接的、不进入交换的使用价值的生产,也就是说,要用以资本为基础的生产来代替以前的、从资本的观点来看是原始的生产方式。商业在这里不再表现为各个独立生产部门之间交换它们的多余产品的活动,而是表现为生产本身的实质上包罗一切的前提和要素。”“资本按照自己的这种趋势,既要克服民族界限和民族偏见,又要克服流传下来的、在一定界限内闭关自守地满足于现有需要和重复旧生活方式的状况。资本破坏这一切并使之不断革命化,摧毁一切阻碍发展生产力、扩大需要、使生产多样化、利用和交换自然力量和精神力量的限制。”资本主义正是凭借着商业、货币而消灭着一切前资本主义社会。“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其结果也就导致了人与人之间的世界性联系,“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这一过程对于落后民族可能是痛苦的,但对于人类却是一种进步,资本不自觉地为人类的未来创造了基础。

5)鼓励竞争的趋势

由于资本主义竞争在起点上是不平等的,一方是身缠万贯的资本家,一方是身无分文穷光蛋,因而资本家是在自由平等的口号下鼓励竞争的。“竞争一般说来是资本贯彻自己的生产方式的手段。”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才说:“自由竞争是建立在资本上的整个资产阶级生产的基础。……是资本的内在本性,是作为许多资本彼此间的相互作用而表现出来并得到实现的资本的本质规定,……是作为外在必然性表现出来的内在趋势。”

竞争不仅是资本保持国内霸权地位的必要手段,同时也是资本拓展国际市场的主要武器。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的必然趋势是在一切地方使生产方式服从自己,使它们受资本的统治。在一定的民族社会内部,……资本把任何劳动都变成雇佣劳动……在国际市场方面,资本通过国际竞争来强行传播自己的生产方式。” 我们只有把竞争理解为资本主义基础、资本的内在本性、资本的本质规定和资本的内在趋势,我们才能真正理解资本主义,理解市场经济,理解现代社会。

除了物质上的文明,还有精神上的文明,这就是市场经济第一次给人类带来了自由平等的观念,正象马克思所说:“流通中发展起来的交换价值过程,不但尊重自由和平等,而且自由和平等是它的产物;它是自由和平等的现实基础。作为纯粹观念,自由和平等是交换价值过程的各种要素的一种理想化的表现;作为在法律的、政治的和社会的关系上发展了的东西,自由和平等是另一次方上的再生产物而已。……古代世界不是以交换价值为生产的基础,相反地是由于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毁灭,它产生了具有完全相反的和主要是地方性内容的自由和平等。”(注:这是就交换过程而言,而不是就生产过程而言,资本主义剩余价值产生于生产过程,而不是交换过程,因而就交换过程而言是平等的。)显然,即使从精神文明而言,市场经济也使人类的文明跨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因而,就人类的整个发展过程而言,以资本主义为起点的第二大社会形态取代第一大社会形态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其所以是必然,其原因就是市场经济是比自然经济更高的经济形式,一切前资本主义社会,“家长制的,古代的(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一道发展起来。”①(《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第104页)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在历史上曾经起过、并且现在仍然起着非常进步的作用。忽视了它也就不能理解马克思的历史过程理论。

6)限制主要生产力的趋势

但是如果有人要加以夸大,认为资本不仅是经济,而且是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最高原则,那么他同样会陷入资本主义的谬误。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在具有无限度地提高生产力趋势的同时,又在怎样程度上使主要生产力,即人本身片面化,……资本在怎样程度上具有限制生产力的趋势。”因为资本的一切发展都是建立在工人贫困的基础上的,这种生产方式“是和构成整个这一发展基础的那一部分人口的利益相矛盾的。”工人在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因此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生产比其他任何一种生产方式都更浪费人和活动,它不仅浪费人的血和肉,而且浪费人的智慧和神经。”

资本不是一种无限的生产方式

不仅如此,资本原则的滥用还是一切社会矛盾冲突的根源,因此,资本不是一种无限的生产方式,而是一种有限的生产方式,资本有四个局限:“(1)必要劳动是活劳动能力的交换价值的界限;(2)剩余价值是剩余劳动和生产力发展的界限;(3)货币是生产的界限;(4)使用价值的生产受交换价值的限制。”“资本主义生产不是绝对的生产方式,而只是一种历史的、和物质生产条件的某个有限的发展时期相适应的生产方式。” “资本既不是生产力发展的绝对形式,也不是与生产力发展绝对一致的财富形式。” 因此,要真正理解现代社会,还必须要进一步理解资本的有限性,资本的反人道本性,而这正是马克思写《资本论》的目的。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等下次再讲。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P02009061643114031736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