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十一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十一卷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31卷导读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孙承叔

 

目录

 

一、资本的有限性

(一)资本的内在本性

(二)资本不能最终解决人的全面发展问题

(三)资本不能解决社会和谐问题

(四)资本不能解决经济危机和世界和平问题

二、唯物史观的最新发展

(一)第一次系统地提出了社会有机体思想

(二)第一次系统地提出了古代社会理论,形成了完整的古代史观

(三)第一次从生存论角度提出了时间概念,提出了衡量财富的二个尺度。

(四)其他

 

上次我们讲了资本是现代社会的起源,资本的本质、资本的生产性、资本的趋势,今天要集中讲一下资本的有限性,否则不能形成对资本的完整认识。

 

一、资本的有限性

 

从现代经济发展来说,资本是最有效的经济发展方式,它以雇佣劳动为基础,使人摆脱政治的、地域的、宗教的人身束缚,通过交换而不是强制的方式,把一切人力、物力组合进社会化机器大生产,通过发展社会生产力的方式积累相对剩余价值,发展交通、通讯、信贷,激励教育、科学为直接的生产过程服务,通过竞争,瓦解着一切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激发起一切人的致富欲望,并把市场交换推向全世界,自资本诞生以来,资本创造了无数人间奇迹。搞市场经济不能离开资本,不仅不能离开,而且要承认资本、发展资本。

但是资本又是“和构成它基础的那部分人口的利益相冲突的”,经济越发展,社会的两极分化也就越厉害。从国际上看,二十世纪是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世纪,但是也是二极分化最严重的世纪。根据世界银行199899世界发展报告。至1999年底,不到世界人口16%的富人,却占有世界80%的财富。如果拿世界20%富人和20%穷人人均GNP相比,那么这种差距在1965年为3011990年扩大为601,而到2000年则达到741。现在最富有国家年人均GNP达到2万、3万甚至4万美元,而全世界最穷的12亿人每天生活费则不到l美元,这就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现实。因此按照资本逻辑,资本具有明显的局限性,也就是说,经济越发展,社会的两极分化就也越厉害,而这一点又构成现代社会一切矛盾的总根源。因此,不了解资本,既不能理解现代社会的形成与发展,同时也不能理解现代社会的一切灾难与痛苦。只有资本才是打开现代社会一切秘密的真正钥匙。

(一)资本的内在本性

1、贪婪的本性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资本由于无限度地盲目追求剩余劳动,象狼一般地贪求剩余劳动,不仅突破了工作日的道德极限,而且突破了工作日的纯粹身体的极限。”[]

 

2、反人道的本性

资本的一切发展都是建立在工人贫困的基础上的,这种生产方式“是和构成整个这一发展基础的那一部分人口的利益相矛盾的。”[]工人在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因此马克思说:“资本主义生产比其他任何一种生产方式都更浪费人和活动,它不仅浪费人的血和肉,而且浪费人的智慧和神经。”[]

3、违法的内在冲动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作过极其生动的引证:“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架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因此,为了利润,资本不仅敢于冒险,而且具有违法和犯罪的内在冲动。作为资本主义形成史的资本原始积累、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时期对工人绝对剩余价值的榨取、定期发生的资本主义危机、资本主义争夺殖民地的战争、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无不淋漓尽致地展现出资本的贪婪性一面。也就是说,资本为了自身的利益,是不会顾及社会和谐的,并且在相当程度上构成社会不和谐的根源。

 

4、扩张权力的本性

因为资本追求利润的欲望是无限的,为了追求无限的财富,它必然会进一步要求政治权力、文化权力、社会权力,必然会向这些领域渗透,用资本原则占领这些阵地,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改革开放以来,虽然中央三令五申,但为什么我们仍有那么多党政干部拜倒在资本脚下,成为金钱的奴隶,贪污腐败、唯利是图、结党营私、鱼肉百姓?为什么在许多地区会出现集体腐败事件?为什么假冒伪劣、偷工减料屡禁不止?为什么会出现严重的三农问题、生态问题、黑砖窑事件?为什么有的医院对穷人见死不救?为什么有的学者要违背学术尊严作虚假广告?为什么有的法院、律师不主持正义?理由可以有千万条,但基本的一条是资本原则的滥用,是资本、金钱向政治、文化、法律的主动进攻和越界,是这些身为父母官的领导干部对资本、金钱原则乞求和崇拜。资本的活动领域在经济,一旦越出这个领域,并试图控制别的领域,社会就会出现相应的不和谐。权钱交易是社会不和谐的集合点。现实生活告诉我们,资本是具有很强的渗透力:资本原则一旦侵占政治领域,其结果必然是政治腐败;资本原则侵占精神领域,其结果必然是精神堕落;资本原则侵占道德领域,其结果必然是道德沦丧;资本原则侵犯生活世界,其结果必然是生活世界殖民化,人民群众边缘化,整个社会极大的不和谐,这是政治腐败、道德堕落、法纪无纲、人民怨恨的根源。因此,必须为资本原则划界,必须把资本原则限定在经济领域内,防止资本原则的过度滥用,防止资本原则向政治、社会、道德领域的侵犯,使资本运行在法律、道德的基础上。正象马克思所说:“如果不对资本加以限制,它就会不顾一切和毫不留情地把整个工人阶级投入这种极端退化的境地。”[]这一原则的制定,对于社会主义具有原则意义,即我们仅仅是在经济领域承认资本原则是必须的原则,而在经济之外,最高的原则 最高的原则是人本原则,也就是说,必须为人本原则重新定位,使人本原则成为社会和谐的最高指导原则,防止人本原则退化为资本原则。

 

(二)资本不能最终解决人的全面发展问题

如前所说,资本是以资本为基础发展起来的,因此资本发展的真正基础是雇佣劳动制度,不断保持一支贫困的就业大军是资本发展的基本条件,因此,资本除了具有无限发展生产力的趋势以外,资本还有一种限制主要生产力发展的趋势:“资本在具有无限度地提高生产力趋势的同时,又在怎样程度上使主要生产力,即人本身片面化,……资本在怎样程度上具有限制生产力的趋势。”[]“资本把财富本身的生产,从而也把生产力的全面的发展,把自己的现有前提的不断变革,当作它自己再生产的前提。……资本的限制就在于;这一切发展都是对立地进行的,生产力,一般财富等等,知识等等的创造,表现为从事劳动的个人本身的异化;他不是把他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当作他自己的财富的条件,而是当作他人财富和自己贫困的条件。”[]“资本不可遏止地追求的普遍性,在资本本身的性质上遇到了界限,这些界限在资本发展到一定阶段阶时,会使人们认识到资本本身就是这种趋势的最大限制,因而驱使人们利用资本本身来消灭资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  393

 

 

什么是人的幸福?人的幸福就是人的能力的全面发挥,人的需要的全面满足,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就从现实的人出发,指出人的活动具有五个不可分割的方面:①为了生活,必须劳动;②在劳动中不断产生新的需要;③生儿育女,进行人类自身再生产④不断进行社会关系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再生产⑤精神生产。这是一个不可分割的过程,任何一方面的缺失都使人不成其为人。马克思讲:“人以其需要的无限性和广泛性区别于其他一切动物。”[]然而在资本主义下,工人终生不外是劳动力。

早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就批评“国民经济学把劳动者只是看作劳动的动物,只是看作仅仅具有最必要的肉体需要的牲畜。”[]“国民经济学不考察不劳动时的劳动者,不把劳动者作为人来考察”[] “国民经济学家把劳动者变成没有七情六欲的和没有需要的存在物。”[11]因此,“以劳动为原理的国民经济学,在承认人这种假象下面,无宁说不过对人进行了彻底的否定。”[12] “国民经济学不考察劳动者(即劳动)同他所生产的产品的直接的关系,借以掩盖劳动本质的异化。”[13] “国民经济学虽然以劳动是生产的真正灵魂为出发点,却没有给劳动提供任何东西,而是给私有财产提供了一切。”[14] 在《资本论》手稿中马克思则进一步指出“资本主义生产比其他任何一种生产方式都更浪费人和活动,它不仅浪费人的血和肉,而且浪费人的智慧和神经。”[15]因而按资本的逻辑,资本不会自觉解决人的幸福问题。

(三)资本不能解决社会和谐问题

由于人是现实的人、每一个人都有五方面的全面需求,因此,社会也必须进行全面的生产。即除了物质生产,它还必须进行人的自身再生产、精神生产、社会关系再生产以及人与自然关系的再生产,任何一种生产的缺失,都会引起其他各种生产的停顿,从而引起整个社会有机体发展的中断。所谓社会和谐,在最根本的意义上讲,就是五种生产的内在平衡。这是更高层面的社会发展规律。资本的本性在财富,因而它是为了物质财富而不惜牺牲人和自然,牺牲社会全面生产的。资本成为一切“匮乏和穷困、愚昧和罪恶的真正根源。”[16]

 

(四)资本不能解决经济危机和世界和平问题

这次金融危机再一次印证了马克思的正确性。

早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不仅预见了危机的发生,而且对危机的性质作了精确的判断:“在生产过剩的普遍危机中,矛盾并不是出现在各种生产资本之间,而是出现在产业资本和借贷资本之间,即出现在直接包含在生产过程中的资本和在生产过程以外独立(相对独立)地作为货币出现的资本之间。”[17]这是非常有远见的判断,产业资本,即生产过程中的资本,非产业资本,即生产过程以外的独立资本,表现为证券、股票、期货、游资等金融资本,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不正是产业资本与非产业资本的矛盾和冲突吗?资本主义越发展,财富越向少部分人集中,这种财富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产业资本,另一部分就是非产业资本,即以证券、股票、期货、游资等形式存在的金融资本,当金融资本极大地超过产业资本,并反过来吸引产业资本在全世界激荡冲击的时候,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怎么能不发生?以证券为核心的金融资本不是直接的产业资本,而仅仅“只是代表取得收益的权利”,因此,它的重心不在生产,而在分配,为了获利更大的收益,它必然呼风唤雨,到处出击。它有两个最明显的特征,一是它的投机性,哪里有机会就往哪里钻;二是它的虚拟性,因为它仅仅“只是代表取得收益的权利”,它的收益必须以实体经济的增长为前提,一旦超越这一前提,它就可能成为泡沫,它的价格被炒得越高,泡沫也就越大。2007年,是全球金融泡沫极度膨胀的一年,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报告统计,2007年全球证券化债券的市场虚拟价值相当于全球GDP142%,而全球金融衍生品的市场虚拟价值则达到了全球GDP802%,如此膨胀的泡沫怎么会不引发金融危机?由于资本代表着财富的集中,因而金融资本的比例必然会越来越大,而金融操作的最根本规律是一旦资金链断裂,所有的金融权证马上要兑现为真实的货币,因而金融危机是不可避免的。

当代世界的根本问题是正确对待资本问题。一方面,资本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最有效的经济发展方式,离开了资本,我们不能理解现代经济因而也不能理解现代社会的发展,另一方面,由于资本的贪婪性、反人道本性和违法的内在冲动,资本原则的滥用,又是一切社会冲突和矛盾的根源,是社会不和谐的根源。纵观人类近现代历史,有三种基本的国家发展战略,这三种不同的国家发展战略从根本上讲都是对资本的不同认识引起的:第一种是强化资本,忽视社会和谐的资本主义发展战略,它认为资本不仅是经济,也是解决一切社会问题的最高原则,因而它追求资本与财富的高速增长,并用资本原则去处理其他一切社会矛盾,实际上是把人的发展和社会公平、和谐放在次要地位;第二种是传统社会主义发展战略,它强调计划经济,把社会平等、和谐放在第一位,而忽视经济与市场的发展;第三种,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战略,把市场、资本与社会公平、社会和谐相结合,以经济的发展促进社会和谐的实现。我们认为资本历史作用的领域是在经济,因此,为了发展市场经济,我们今天必须要承认资本、发展资本,但是由于资本的有限性,因而资本不是解决社会问题和人的问题的最高原则,在非经济领域,在整个社会发展的总体领域,我们的最高原则是人本原则,是社会和谐,不是人为资本服务,而是资本为人的发展服务。因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实现人的发展和社会和谐的根本环节是国家,国家如果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社会就比较和谐,国家如果站在资本的立场上,社会就比较动乱、不和谐。因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不在于要不要搞市场经济,而在于市场经济基础之上,国家政权建设,是建立一个人民的政府,还是建立一个资本的政府。社会主义不能现成地继承资本主义国家,因而社会主义的本质是民主国家的建设,只有国家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我们才能真正引导资本、驾驭资本,使资本为人的发展和社会和谐服务。

 

三、唯物史观的最新发展

 

由于马克思是从“现实的人”出发,而不是从“理性经济人”出发,站在“现实的社会”立场,而不是“经济的社会”立场,因此在资本与经济学的批判中透露出来的是马克思完整的世界观,是马克思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观点和方法,从这点讲,传统的历史唯物主义教科书并没有真正达到马克思的理论视野和历史深度。

传统的历史唯物主义教科书体系是上一世纪三十年代从苏联传入中国的,从结构上讲,它分为四个层次: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阶级、国家、革命--领袖、政党、阶级、群众之间的关系。不难发现,这一结构主要是为夺取政权、巩固政权服务的,它无非是要说明无产阶级革命斗争是社会两大基本矛盾的结果,而在革命中要正确处理好领袖、政党、阶级、群众之间的关系,因此它的重心是政治斗争,而不是经济与社会和谐,所以在它的展开中往往具有如下的片面性:即强调阶级而忽视个体;强调政治斗争而忽视经济运动规律;强调生产而忽视需求;强调物质生产而忽视精神生产和人的自身生产;强调生产方式的经济结构而忽视生产方式的技术结构;强调生产关系的微观结构而忽视生产关系的宏观结构;强调国家而忽视人群共同体;强调意识形态而忽视社会心理和个体心理;强调社会运动规律而忽视个体行为规律;强调社会层次之间的关系而忽视整个社会有机体;强调历史过程的统一性而忽视历史过程的多样性;强调五种生产方式的历史演进而忽视马克思的三大社会形态理论;强调产品经济而忽视市场经济;强调历史过程的内部因素而忽视历史过程的外部因素;强调国家的阶级斗争功能而忽视国家的社会管理功能,如此等等。它舍去了社会生活中普遍的,然而对夺取政权关系不大的因素,而专门突出与夺取政权有关的规律,因此一当党的中心任务发生根本变化,转向经济建设,并进而探讨生产力本身的发展规律,探讨市场经济的必然性,探讨人民群众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探讨国家的全面、和谐、可持续发展问题时,其内在的不完善性就明显地暴露出来了。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可是在我们的教科书中,对中国为什么要改革开放?为什么必须走市场经济的发展道路?为什么要“以人为本”?为什么要社会和谐?对于这些重大而基本的理论问题,传统哲学教科书往往语焉不详,言不着意,不能作出明确的回答。其原因就在于没有从完整的意义上研究人和研究社会。

 

是市民社会还是人类社会

(一)第一次系统地提出了社会有机体思想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第3031卷在哲学上的第二大贡献是提出了社会有机体思想。

在著名的《关于费尔巴哈提纲》中,马克思曾明确指出这种区别:“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市民’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则是人类社会或社会化的人类。”在这里市民社会就是经济社会,即把财富的争夺看作社会的最高原则。因而立脚于市民社会,本质上就是立脚于经济社会看问题,把人看作经济人,把资本原则、财富原则当作社会的最高原则,而置工人死活于不顾。这是一种存在于“现代市民社会中的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这个战争,这个为了活命、为了生存、为了一切而进行的战争,因而必要时也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不仅在社会各个阶级之间进行,而且也在这些阶级的各个成员之间进行。”[18]因此市民社会的立场就是资本的立场,它与主张人类解放的无产阶级立场是根本对立的,它所追求的是物,而不是人。而人类社会则是总体的社会,是全面生活的社会,因而才是真正的人类社会。人类社会以物质生产为前提,但物质生产的发展是为了人类社会。也就是说,人类社会是以人的生活为核心,它不仅要进行物质生产,而且要进行人的自身再生产,精神生产、社会关系再生产以及人与自然关系再生产,全面的生活才是人类社会的本质和核心,它是与以资本为最高原则的市民社会根本对立的。马克思正是从人类社会的立场批判资本主义的。

传统的哲学教科书从物质生产出发展开人类社会,由于它的视野是经济社会的视野,因而并不能有效克服新自由主义历史观,克服经济决定论,克服市民社会的资本立场。只有站在现实的人的立场,站在人类社会的立场才能克服对人类社会的偏见。由此马克思写了《序言》和《导言》,如果联系到《资本论》的《序言》的《跋》,那么马克思的总的视野就非常清楚了,这个总的视野就是社会有机体的视野,或社会有机体全面生产的视野。正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所指出的:“现在的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机体。”[19]

这里包含两个基本的含义:(1)是一种生产还是全面的五种生产?(2)是社会和谐还是社会分裂?

由于社会是一个完整的机体,因而单纯进行物质生产是非常不够的,还必须进行全面的生产,即除了物质生产,还必须进行人的自身再生产、精神生产、社会关系再生产、人与自然关系再生产。因而在《资本论》及其手稿中,马克思不仅研究了物质生产,而且研究了其他生产,并在各种生产的基础上研究了社会生产的内在平衡,以及社会有机体的生存、发展原则。

1、社会有机体的全面生产

1)物质生产
2)人的自身再生产

针对资本主义生产见物不见人的弊端弊端,马克思在研究物质生产的同时提出了人的自身再生产,即通过消费实现的生产,认为“这种与消费同一的生产是第二种生产,是靠消灭第一种生产的产品引起的。在第一种生产中,生产者物化,在第二种生产中,生产者所创造的物人化。”[20]“没有生产就没有消费;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21]在资本主义社会,工人就是通过消费来再生产自己的,这种“消费是为了再生产现有工人的肌肉、神经、骨骼、脑髓和生出新的工人。”[22] 由于工人的消费取决于工人的工资,因而在资本主义社会,“工人形式上被看作人,”[23]“对资本家来说,工人只是生产要素,而工人所消费的生活资料只是使这个生产要素不停地活动所必需的煤和润滑油而已”。[24]

人类自身再生产是整个人类生存、发展的第一需要,是整个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和根本目的,它构成整个社会生活运动发展的内在动因和力量源泉,是人类一切活动的起点和终点。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这些关系完全被颠倒了。

3)社会关系再生产

从消费入手,马克思还进一步研究了社会关系再生产。“在消费过程中发生的个人的最终占有,再生产出处于原有关系中的个人,即处于对于生产过程的原有关系和他们彼此之间的原有关系中的个人,再生产出处于他们的社会存在中的个人,因而再生产出他们的社会存在,即社会。”[25]资本主义社会是金钱致上的社会,谁拥有金钱,谁就在本质上拥有支配别人的社会权力,因此有产者与无产者之间决不是一种平等的关系。由于每一个个体的再生产首先是通过消费实现的,他口袋里装有多少钱将决定他实际的消费水平,因而个人实际占有消费资料的多少将直接决定个人的社会存在,从而也就决定个人在未来社会中的关系。马克思正是通过消费而使社会关系再生产具体化,而展现出资本主义的真正本质。

4)精神生产

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就研究了精神生产,认为精神生产就是人的“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思想家和哲学家对这些思想进行专门的系统研究,也就是使这些思想系统化,乃是分工的结果。”[26]自阶级产生以来,“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说,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资料,因此,那些没有精神生产资料的人的思想,一般地是受统治阶级支配的。”[27]统治阶级在这里是“作为思想的生产者而进行统治,他们调节着自己时代的思想的生产和分配;而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思想是一个时代的占统治的思想。”[28] 在《资本论》时期,马克思发现了资本主义时期精神生产的特殊性,因而进一步指出:“要研究精神生产和物质生产之间的联系,首先必须把这种物质生产本身不是当作一般范畴来考察,而是从一定的历史的形式来考察。例如,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精神生产,就和与中世纪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精神生产不同。如果物质生产本身不从它的特殊的历史的形式来看,那就不可能理解与它相适应的精神生产的特征以及这两种生产的相互作用,从而也就不能超出庸俗的见解。”

5)人与自然的关系再生产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还对人与自然的关系投入极大的关注,即资本主义对自然只是利用,而不是保护。马克思指出:“在现代农业中,也和在城市工业中并进,因为农村的产业制度也使劳动者精力衰竭,而工业和商业则为农业提一样,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和劳动量的增大是以劳动力本身的破坏和衰退为代价的。此外,资本主义农业的任何进步,都不仅是掠夺劳动者的技巧的进步,而且是掠夺土地的技巧的进步,……也是破坏土地肥力持久源泉的进步。一个国家,……越是以大工业作为自己发展的起点,这个破坏过程就越迅速。因此,资本主义生产发展了社会生产过程的技术和结合,只是由于它同时破坏了一切财富的源泉——土地和工人。”[29]“大工业和按工业方式经营的大农业一起发生作用。如果说它们原来的区别在于,前者更多地滥用和破坏劳动力,即人类的自然力,而后者更直接地滥用和破坏土地的自然力,那末,在以后的发展进程中,二者会携手供各种手段,使土地日益贫瘠。”[30]

2、把握社会有机体的原则

1)从全面性角度理解社会有机体

因此,在马克思的视野中,社会是一个有机整体,它必须进行五种生产,任何一种生产的缺失,都会导致整个社会的生活的中断,所谓社会和谐,在最根本的意义上讲,就是五种生产的内在平衡。如果物质生产上去了,而工人下岗了,甚至受到更大的摧残,整个社会离动荡就不远了。从历史唯物主义讲,这是更高层面的社会发展规律。也就是说,不仅要承认五种生产,而且要实现五种生产的内在平衡。

2)从有机性角度理解社会有机体

早在《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就针对形而上学思想方法提出了社会有机体思想,指出我们所面对是“一切关系在其中同时存在而又互相依存的社会机体。”[31]

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则进一步提出理解社会有机体的方法论原则:“这种有机体制自身,作为整个来看,有它的各种前提,而它所以能够发展为一个整体,恰恰就在于:所有的种种因素都从属于社会,或把它还缺少的器官从社会中创造出来。这样,它就在历史上发展为一个整体了。向整体的转化构成了这种有机体制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发展中的一个环节。”[32]

意义:社会有机体理论的提出,也为完整地理解社会结构提供了可能。物质生产是整个社会生活的基础性生产,但不是唯一的生产,完整的生产是五种。物质生产也不是再生产的能动性根源,真正的能动性根源是人的存在和人的生活。国家的功能也不仅仅是为经济服务,而必须要为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服务,用图表表示就是----PPT这就为分析和解决现代社会矛盾提供了一个完整的社会分析框架。

3)《序言》、《导言》和《跋》的哲学地位

只有从社会有机体出发,我们才能真正理解《序言》、《导言》和《跋》的真正含义。《序言》、《导言》和《跋》是马克思很下功夫写的东西,作为马克思中年思想的经典文本,马克思为什么要写这点东西呢?其根本目的就是要批判经济决定论,展现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

从第二国际以来,西方马克思主义有一种主流倾向,即认为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本质上是一种经济决定论,因而从根本上讲也是一种形而上学,然而只要我们认真看一看马克思专门为《资本论》写的《序言》、《导言》、《跋》,我们就会发现这一观点与马克思的辩证的、有机的发展理论相距多远。

《导言》 

185789月,马克思写下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这是马克思写作意图的初次表达,导言讲了二个问题,一是生产、交换、分配、消费四者之间的关系,二是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和表述方法。第一个问题是要说明,《政治经济学批判》虽然从生产出发,但生产是不能离开交换、分配、消费的,它们是同一个过程的不同方面,内在存在不可分割的有机联系,“粗率和无知之处正在于把有机地联系着的东西看成是彼此偶然发生关系的、纯粹反思联系中的东西”[33]因此不能孤立地看待从生产出发的表述,它们是以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为前提的。但是一切过程又是从生产开始的,“我们得到的结论并不是说,生产、分配、交换、消费是同一的东西,而是说,它们构成一个总体的各个环节、一个统一体内部的差别。生产既支配着与其他要素相对而言的生产自身,也支配着其他要素。过程总是从生产重新开始。交换和消费不能是起支配作用的东西,这是不言而喻的。分配,作为产品的分配,也是这样。而作为生产要素的分配,它本身就是生产的一个要素。因此,一定的生产决定一定的消费、分配、交换和这些不同要素相互间的一定关系。当然,生产就其单方面形式来说也决定于其他要素。例如,当市场扩大,即交换范围扩大时,生产的规模也就增大,生产也就分得更细。随着分配的变动,例如,随着资本的集中,随着城乡人口的不同的分配等等,生产也就发生变动。最后,消费的需要决定着生产。不同要素之间存在着相互作用。每一个有机整体都是这样。”[34]不难发现马克思的思维是总体的、有机的、辩证的,也是唯物的、历史的,他的思想中充满着辩证法。

《序言》

3031卷中另一篇重要文章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91月完成《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后,马克思又补写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现在看来,《序言》的写作意图只有一个,那就是整个经济学研究是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础的。在《导言》最后部分,马克思曾留下耐人深思的社会结构构想:“生产。生产资料和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和交往关系。国家形式和意识形式同生产关系和交往关系的关系。法的关系。家庭关系。”[35]这一构想在《序言》中就表现为历史唯物主义的经典表述:“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冶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长期以来,人们把它理解为经济决定论,认为马克思是从生产出发说明一切,也有人以此为依据构筑历史唯物主义的思想体系。但是只要我们联系社会有机体思想加以理解,那么马克思在这里表述的实际上是社会生活最本质关系,它有三个意图:意图之一是要说明,《资本论》不是单纯的经济学著作,它的目的不是说明经济,而是通过经济说明整个社会的变化,包括国家形式、意识形态、法的关系和家庭关系,这就深入到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意图之二是要说明社会生活是总体的、有机的,作为生产过程结果的生产关系,包括国家形式、意识形态、法的关系和家庭关系,如果从再生产角度加以理解,那么所有这些结果,实际上都构成生产的前提,历史并不是单向的发展过程,而是互相作用,互相依赖的过程。把社会理解为单向的过程是错误的。第三,社会有机体是运动发展变化的,为了整体的生命,人们必然会淘汰过时的细胞、组织,并生长新的组织和生命,这是一整个运动,而构成它的基础的则是活生生的人。传统哲学教科书之所以强调生产,忽视对生活的研究;强调生产忽视对消费的研究;强调物质生产,忽视对人的自身生产、精神生产和社会关系再生产的研究;强调社会,忽视对人类个体的研究;强调国家,忽视对人群共同体的研究;强调生产方式,忽视对交往方式的研究;强调社会规律,忽视对个体行为和群体行为规律的研究,其根本原因,就是思维方式的单向性,没有从现实的人的全面生产,从社会有机体全面生产和再生产的角度完整地理解和把握社会,导致了对社会结构、社会关系和历史过程的片面理解,包括对国家性质和功能的简单化理解。

正是57-58年的研究,为马克思社会有机体思想的最后形成奠定了基础,在《资本论》第一版序言中,马克思明确提出了社会有机体思想:“现在的社会不是坚实的结晶体,而是一个能够变化并且经常处于变化过程中的有机体。”[36]这是对历史唯物主义基础理论的重大贡献。

《第二版跋》把握社会有机体的方法

1873年,在《资本论》《第二版跋》中,马克思借考夫曼之口,再一次肯定了自己辩证方法:“在马克思看来,只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那就是发现他所研究的那些现象的规律。……但是有人会说,经济生活的一般规律,不管是应用于现在或过去,都是一样的。马克思否认的正是这一点。……根据他的意见,恰恰相反,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它自己的规律……,一旦生活经过了一定的发展时期,由一定阶段进入另一阶段时,它就开始受另外的规律支配。”也正因此,“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37]因此,马克思的思想决不是经济决定论,也不是形而上学方法,而是辩证的、有机的、历史的唯物主义,它的重心不在于揭示贯穿于人类社会或自然的永恒规律,而在于揭示主导每一历史阶段的特殊规律,并在事物的暂存性中揭示新的规律的产生。

(二)第一次系统地提出了古代社会理论,形成了完整的古代史观。

人体解剖是猴体解剖的一把钥匙。马克思在研究现代社会以后,对古代社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第二篇《资本的流通过程》中,马克思专门用一节研究了《资本主义生产以前的各种形式》,重点研究了人类走向定居后,农村公社的三种不同的土地所有制形式,即亚细亚的、古代的及日耳曼的三种公社土地所有制形式,这些内容不属于政治经济学批判范围,然而对我们理解古代社会,理解马克思的历史观,却是极其珍贵的资料。马克思认为“人类并不是天生定居的”,在定居以前,人们过着采集、渔猎等原始共同体生活,“因此,我们可以设想,游牧,总而言之流动,是生存方式的最初形式。”只是随着人们学会农业才开始逐渐定居下来,而“一旦人类终于定居下来,这种原始共同体就将依种种外界的(气候的、地理的、物理的等等〕条件,以及他们的特殊的自然习性(他们的部落性质)等等,而或多或少地发生变化。”[38]因此“把所有的原始社会混为一谈是错误的,正象地质的形成一样,在这些历史的形式中,有一系列原生的、次生的、再生的等等类型。”因此人类历史多样性的种子从一开始就萌生于原始社会末期公社土地所有制内部。由于“次生的形态包括建立在奴隶制上和农奴制上的一系列社会。”[39]因此,次生形态也必然是多样的。这些社会最后都由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而最后瓦解。

《亚细亚的所有制形式》是马克思研究东方古代社会的最重要文本,对于研究东方社会的特殊性,研究古代社会的多样性,研究东方民族的历史特点和民族性格,都是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

(三)第一次从生存论角度提出了时间概念,提出了衡量财富的二个尺度。

在《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第一次从生存论角度提出了时间概念,认为“时间是生命本身的尺度。”[40]不仅如此,马克思还进一步指出:“时间实际上是人的积极存在,它不仅是人的生命的尺度,而且是人的发展的空间。”[41]任何一个人,为了生存,他必须要有劳动时间,为了发展,他必须要有自由时间。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工人终身不过是劳动者,他的自由时间是被剥夺了。“这些不劳动的人从这种剩余劳动中取得两种东西:首先是生活的物质条件,……其次是他们自由支配的自由时间,不管这一时间是用于闲暇,是用于从事非直接劳动(如战争、国家的管理),还是用于发展不追求任何直接实践目的的人的能力和社会的潜力(艺术等等,科学),……不劳动的社会部分的自由时间是以剩余劳动或过度劳动为基础的,是以劳动的那部分人的剩余劳动时间为基础的;一方的自由发展是以工人必须把他们的全部时间,从而他们发展的空间完全用于生产一定的使用价值为基础的;一方的人的能力的发展是以另一方的发展受到限制为基础的。迄今为止的一切文明和社会发展都是以这种对抗为基础的。”[42]

在未来的社会里,“表现为生产和财富的宏大基石的,既不是人本身完成的直接劳动,也不是人从事劳动的时间,而是对人本身的一般生产力的占有,是人对自然界的了解和通过人作为社会体的存在来对自然界的统治,总之,是社会个人的发展。现今财富的基础是盗窃他人的劳动时间,这同新发展起来的由大工业本身创造的基础相比,显得太可怜了。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因而交换价值也不再是使用价值的尺度。群众的剩余劳动不再是发展一般财富的条件,同样,少数人的非劳动不再是发展人类头脑的一般能力的条件。于是,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崩溃,直接的物质生产过程本身也就摆脱了贫困和对抗性的形式。个性得到自由发展,……那时……由于给所有的人腾出了时间和创造了手段,个人会在艺术、科学等等方面得到发展。”[43]正是在这里,马克思对人类历史的本质作了新的概括。

(四)其他

在《资本论》手稿中,马克思在生产方式基础上还第一次全面探讨了交往方式,并认为交往方式虽然必须以生产方式为前提,但交往方式一旦形成,它就极大地反作用于生产方式,成为生产方式发展的主要动力。

在《资本论》手稿中,马克思还在生产力理论中,第一次讨论了主体生产力和客体生产力、个人生产力和社会生产力、物质生产力和精神生产力、现实生产力和潜在生产力等范畴,使马克思的生产力理论空前地丰满起来。

在《资本论》三大手稿中,马克思还前所未有地讨论了生产方式的经济结构和生产方式的技术结构、人类活动的自然前提和历史前提、历史过程的统一性和多样性、资本与劳动力的生产与再生产、一国内部发展与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以及人类共存的生态前提等唯物史观的重大领域,从而使历史唯物主义获得空前的丰富性和解释力。

由于《资本论》手稿的中文版还没有出齐,尤其是历史考证第二版没有出齐,因此今天的研究仍然只有中途性质,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全世界展开,随着现代社会的蓬勃发展和内在矛盾的充分暴露,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揭示的现代社会内在本质及其规律越来越为世人所认识,而这正是要重新研究马克思《资本论》及其手稿的意义之所在。历史证明马克思是不可超越的,因为马克思所揭示的矛盾依然是当今社会的主要矛盾,马克思所揭示的未来社会发展方向依然是当今社会的发展方向,历史唯物主义正以其无限的深刻性指引着当代人类的进步。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P02009061643162906291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