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

□曹鹏飞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9-09-12        来源: 大众日报        点击

 

  9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重要讲话中,向全党提出要求:“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顽强奋斗。” 

  中国用三十多年时间,迅速走完了西方二三百年的工业化道路,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但同时也因增长过快积累了许多社会问题。这些问题西方用了二三百年时间去慢慢消化,但在我国却不可避免地呈现短期集中爆发特征 

  唯物辩证法认为,矛盾是普遍存在的,矛盾对立面的统一和斗争,构成了世界的普遍联系和永恒发展。毛泽东指出:“矛盾即是运动,即是事物,即是过程,也即是思想。”矛盾使世界成为可能,矛盾对立面的斗争是世界运动和发展的基本方式,世界永恒发展是以矛盾永恒斗争为前提的。列宁指出:“对立的统一(一致、同一、合一),是有条件的、一时的、暂存的、相对的。互相排斥的对立的斗争则是绝对的,正如发展、运动是绝对的一样。”正因为对立面斗争是绝对的,所以人及其活动也必须遵从辩证法的规律。与自然辩证法相比,历史辩证法充满了人性的光辉,人对辩证法的遵从不是被动的、消极的和自发的,而是在自觉认识和运用辩证法基础上实现了主动、积极和自为。 

  虽然人的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都必须遵从辩证法,但主体的、实践的、能动的辩证法,能够帮助人从自在走向自为、从自发走向自主。主体辩证法即人的斗争活动。不同于自然辩证法,人的活动是自觉的、主动的、积极的、有准备的、有为的,而自然的活动是自发的、消极的、被动的、无准备的、无为的。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图参与和运用斗争,人遵从辩证法自觉开展斗争的过程就是人的自由实现的过程。主体辩证法分个体实现和集体实现,辩证法斗争也分个体斗争和集体斗争。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代表着中国历史运动的方向,团结和带领中国人民按集体意志自觉开展集体斗争,推翻“三座大山”,实行改革开放,追求民族复兴,实现民族由被动向主动、自发向自觉、消极向积极的成功转变。党领导人民主动斗争、自觉斗争、积极斗争的过程,就是历史辩证法走向自觉自为的过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进入各种风险挑战不断积累甚至集中显露的时期,面临的重大斗争不会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和国防和军队建设、港澳台工作、外交工作、党的建设等方面都有,而且越来越复杂。”中国用三十多年时间,迅速走完了西方二三百年的工业化道路,这种创造世界经济奇迹的发展方式,一方面能够满足快速解决中国人吃饭的问题,另一方面也因增长过快积累了许多社会问题。这些问题西方用二三百年时间去消化,在中国却呈现短期集中爆发特征。人口与环境、资源与发展、利益与观念、中国与世界等方面,都因此出现明显紧张。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开始成为社会主要矛盾。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新时代的伟大斗争,首先必须正视自身的问题,拿出刀刃向内的勇气,发扬自我革命精神,开展自我革命,同时以党的自我革命推动伟大社会革命,“全面从严治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高质量发展、消除金融领域隐患、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治理生态环境、应对重大自然灾害、全面依法治国、处理群体性事件、打击黑恶势力、维护国家安全,等等,都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确保党和人民事业始终充满奋勇前进的强大动力。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在国际上,必须与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单边主义等,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在国内,必须与一系列重大风险考验作斗争,优化提升发展环境;同时还要不断推动党的自我革命,使党永葆先进性和纯洁性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 

  从世情来看,全球化时代,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中国的资本、技术、企业、项目、货币、人员等要素国际化步伐加快,开始积极参与价值与财富的全球生产和分配。中国要想在民族复兴议题下创造更高水平的经济文明、政治文明、社会文明、精神文明和生态文明,就必须自觉在全球范围内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发展,处理内部增长与外部增长、本土提升与海外提升、引进来与走出去等重大关系。14亿人口的现代化在人类历史上是第一次,没有现成经验可以借鉴,中国唯有通过非凡的斗争精神和斗争本领,在重重困难中去探索和寻找自己的现代化道路。中国在走向全球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面临保守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单边主义、恐怖主义、霸凌主义等各种干扰力量的阻挠,唯有合理合法地坚持不懈的斗争,才能为中国现代化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和条件。“一带一路”、亚投行等公共产品的推出能否奏效,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能否获得广泛接受和认可,都需要在民族复兴的伟大斗争中去一一回答。 

  从国情来看,我国正面临着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但同时也面临着一系列重大风险考验,正反两方面的问题交织叠加。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健全人民当家作主制度,坚定文化自信,保障和改善民生,建设美丽中国,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推进祖国统一,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定不移全面从严治党,等等,都是民族复兴道路上必须积极解决的问题。同时也要看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这是中国当前最大的实际,更带有根本性和全局性,不仅决定着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而且决定着现阶段国家发展战略和目标。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面对和回应这个中国最大的实际,既要在发展维度上追求超越自我,又要在现实维度上坚持实事求是,这场超越与坚持之间的伟大斗争,无疑对我国的法治环境、制度环境、政治环境、科技环境等构成了巨大考验。危害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风险,危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风险,危害我国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的风险,危害我国人民根本利益的风险,危害我国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风险,等等,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因此,实现伟大复兴的国内环境,必须在现实斗争中不断得到优化和提升。 

  从党情来看,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历史,就是围绕实现民族复兴伟业而展开的。如何在新时代推动党的自我革命,保持党的性质宗旨和初心使命不变,是我们党正在面临的一场艰难斗争。正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我们党作为百年大党,如何永葆先进性和纯洁性、永葆青春活力,如何永远得到人民拥护和支持,如何实现长期执政,是我们必须回答好、解决好的一个根本性问题。”不可否认,当前影响党的先进性与纯洁性的消极因素依然很多,思想不纯、政治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的问题依然突出,党面临的长期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仍然是长期的和复杂的,党面临的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仍然是尖锐的和严峻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成效卓著,围绕理论、思想、制度构建体系,围绕权力、责任、担当设计制度,围绕落实、问责、处分实施监督,党内政治文化、政治生态、政治生活明显得到改观,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切实得到加强,管党治党宽松软状况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但我们也要看到,和人民群众的期待相比,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政治要求相比,党的建设和党的领导还需要继续加强,党的自我革命和自我提高还需要继续深入。因此,民族复兴过程中,我们必须持之以恒地与党的思想、组织、作风、纪律、反腐倡廉等方面的薄弱做斗争,与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足作斗争,与党的主动性、能动性、创造性不够作斗争,与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不强作斗争,与违背党的理想信念、性质宗旨、初心使命的错误言论和行为作斗争。 

  矛盾集中的地方,往往就是斗争最尖锐的地方,也是斗争价值最大、最能出实绩的地方。党员领导干部绝不能回避问题、掩饰矛盾,而必须始终坚持问题导向,真诚把群众放在心上,努力做到把研究解决问题作为斗争主战场、把服务好群众作为斗争总目标 

  斗争不是盲动,不是蛮干,而是发展,是新事物的产生。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意味着近14亿人口命运的翻天覆地变化,意味着全球治理体系的重大变革。这场深刻变革,既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转折,也是党员领导干部不得不经受的巨大考验。新发展即新斗争,环境、任务和要求变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工作要求也要变,唯有把握正确斗争方向,提高科学斗争本领,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才能积极有为,干出无愧于历史和人民的伟大业绩。 

  坚持问题导向。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共产党人的斗争,从来都是奔着矛盾问题、风险挑战去的。”和党员领导干部有关的斗争,从来都是有关改革发展稳定、治党治国治军的重大斗争,这种有方向、有目的、有鲜明立场的斗争,与一般私人领域的矛盾纠纷不同,更不是无原则的泛斗争论。自发斗争不同于自觉斗争,斗争的普遍性不等于斗争的方向性。辩证法意义上的斗争倾向于客观实在性,政治理性意义上的斗争倾向于价值实践性。属性不等于价值,辩证法的斗争不会自动转变成社会价值的创造,只有经过党领导人民主动参与和科学引导,才能把自发斗争变成自主斗争,把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统一起来。矛盾集中的地方,往往就是斗争最尖锐的地方,也是斗争价值最大、最能出成绩的地方,党员领导干部不能回避问题,必须认真对待工作,谦虚谨慎,不主观臆断,不颐指气使,坚持走群众路线,切实解决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问题,真诚把群众放在心上,不掩饰矛盾,不回避斗争,始终坚持问题导向,把问题作为工作方向,朝着问题来,解完问题走,不搞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不搞空头支票,把研究解决问题作为斗争主战场,把服务好群众作为斗争总目标。 

  自觉把握规律。任何重大斗争,都是在特定时空条件下发生的,随着斗争时机、斗争地点、斗争条件、斗争状态发生变化,斗争策略和实践也都会出现差异。唯物辩证法的斗争是规律,党员领导干部领导人民开展斗争也必须懂得把握规律,否则就会冒犯规律,受到辩证法的惩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注重策略方法,讲求斗争艺术。要抓主要矛盾、抓矛盾的主要方面,坚持有理有利有节,合理选择斗争方式、把握斗争火候,在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在策略问题上灵活机动。要根据形势需要,把握时、度、效,及时调整斗争策略。”比如在党的经济工作中,一方面要注意发挥好政府的作用,对宏观经济进行必要的数量型和价格型总体管理;另一方面又要注意尊重价值规律、市场规律和产业规律,不能以政府作用代替市场作用。再比如在党的建设领域,社会发展程度与党的建设程度要一致,解决问题与管党治党要一致,全面从严治党与加强党的领导要一致,提高党的建设质量与增强党的主动性、能动性、创造性要一致,等等,这些党的建设的大道理、硬规律,无疑都应该得到遵循和应用。再比如在群众工作领域,任何情况下都要以团结绝大多数为目的,并且注意把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结合起来,注意调动两头积极性,等等,都是党在长期工作实践中积累的好经验好做法,符合群众政治学和群众心理学规律,只有自觉遵守才能真正做好群众工作。 

  加强能力建设。党员领导干部在推动国家发展进步过程中,必然要面临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经济建设和社会建设等一系列基本矛盾,要在这些重大领域开展卓有成效的斗争,就必须具备扎实的专业功底和专业能力,能够科学领导人民群众的创造活动。化学品燃烧事故,是否用水灭火,需要的是专业判断,而不能以权力决策代替科学决策。党员领导干部都是在不同岗位的一线工作,经常需要现场决策和相机决断,决策和执行要求的都是高超专业能力。要善于区分领导决策、专业决策和公众决策的差别,善于把握个人决策和集体决策的边界,善于掌握程序正确和结果正确的平衡,善于遵守决策和执行的规律,具备战略思维、创新思维、辩证思维、法治思维、底线思维,熟知经典文献、党史国史、法律法规、科技文化,切实把专业知识、专业能力、专业作风、专业精神在工作中统一起来,才能真正当好干部。斗争精神、斗争本领,不是与生俱来的,领导干部必须经受严格的思想淬炼、政治历练、实践锻炼,在复杂严峻的斗争中经风雨、见世面、壮筋骨,才能真正锻造成为烈火真金。 

  严格遵守纪律。共产党人的斗争是有方向、有立场、有原则的,大方向就是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不动摇。党的纪律就是对党的思想理论、路线方针、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的忠实维护,就是对党的政治生活、政治生态、政治文化的严格监督,就是对党的政治、思想、组织、作风、工作等方面安全的重要保证,党员领导干部必须接受纪律的刚性约束。新时代的伟大斗争,关乎中国人民幸福和中华民族复兴,绝不允许出现战略性、颠覆性错误,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现代社会的风控意识和风控能力,能够主动防范和化解风险,既要打好防范和抵御风险的有准备之战,也要打好化险为夷、转危为机的战略主动战。要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群众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经济纪律、保密纪律、宣传纪律、人事纪律、外事纪律等,以遵守纪律防范风险,以执行纪律保证安全,把纪律意识、纪律习惯、纪律能力作为个人斗争能力培养的重要方面,把纪律始终挺在前面,确保斗争大局和斗争安全。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党建部教授]

  责任编辑:王熙元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