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首页新闻
 

讲中国道理用中国话语

辛 鸣

点击
朗读文章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7-05-19        来源: 学习时报

  现在中国社会在世界上时不时会“挨骂”,这有来自因“羡慕嫉妒恨”而招的“骂”,也有不少是因为不理解、不明白而招的“骂”。但不管是哪一种,说到底都与中国社会有理说不出、有理讲不清有很大关系。

  中国道路之所以瞩目,就因为这是一条与西方不同的道路;中国道理之所以必然,同样因为有着与西方不同的逻辑及其他。但如果中国道理没有自己的话语体系,用的都是别人的话语,别人的概念、范畴,不仅给外人讲不清楚,恐怕自己都会绕糊涂。

  我们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例,这是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一大发明,也是中国道理中具有标识性的一个概念。20多年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给中国社会乃至世界带来的发展奇迹、骄人成就就算是再有偏见的人也不能否认。但是总有一些西方人甚至包括我们自己人对中国的市场经济横挑鼻子竖挑眼,这其中除了出于利益的算计和小心眼外,更多的是不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究竟是什么。因为按照西方经济学理论,“经济人”假设是市场经济最基础的理论支撑,由于市场中的主体都是“经济人”,所以政府干预越少越好,让政府走开的市场经济才是好市场经济。但中国的市场经济一方面讲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又强调“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按照西方的理论逻辑,这怎么可能?所以中国的市场经济不是真的市场经济。这个结论貌似无懈可击。

  问题是中国道路要由中国道理来阐释,中国道理要用中国话语来表达。中国的市场经济当然不否认“经济人”假设,但中国的市场经济中并不仅仅只有“经济人”,还有“信仰人”。近9000万中国共产党人通过政党组织、通过政府走向市场实践自己的信仰,为中国的市场经济作贡献、作奉献,我们为什么要反感、害怕这样的政府发挥作用呢?所以,中国的市场经济当然不是西方的市场经济,但中国的市场经济又确实是市场经济,而且是升级版的市场经济。只是,这样的道理只有用中国话语才能讲清楚、说明白。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中国话语不仅仅是指说出来的话,更主要的是指背后的世界观、方法论,价值观、逻辑思维等等。同样的行为在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的观照下会得出大相径庭的判断,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话语权实质上是世界观的权力,是价值观的权力,是思维方式的权力。

  同样是航海探险,当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插上帝国的旗帜并以女王的名义宣布占领。但是,大体同期稍早的中国郑和七下西洋,比哥伦布还多3次,可所到之处播撒的是和平的种子,传递的是大国的气度。同样是技术进步,英国蒸汽机革命后首先想到的就是拓展海外殖民地,西方人拿到中国的火药技术后就着手研制坚船利炮。直到现在都有很多外国人嘲笑郑和的行为,嘲笑中国用火药做爆竹贺岁的行为,甚至我们自己有些人都深以为然。其实反思今日世界的种种风险与危机,在更大的历史尺度上,就人类社会发展来看,世界上还有比和平发展更值得追求的目标,还有比和谐相处更可贵的生活方式吗?中国的做法看似有失却拥抱了希望,拥有了未来。这样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思维方式,我们为什么不大讲特讲?

  当然,要真把这些讲清楚,还要让人听进去,要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标识性概念。这样的概念活跃在当下但来自传统,往往是数千年文明积淀的精华。学术传承、学脉绵绵讲的就是这个意思。现代西方哲学社会科学中的很多话语也都是来自他们的轴心时代古希腊。讲中国道理,就要善于发掘“天下”“和谐”“大同”“仁爱”“共享”等这些具有浓厚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概念。以此为基础通过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打造成属于当代的、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像“中国梦”“生态文明”“人类命运共同体”“协商民主”等这些已经走进世界议题的概念,就是中国道理话语创新的成功典范。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