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外交
 

陆军全域作战制胜基点在哪里

■高 凯  单春锦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9-07-09        来源: 解放军报

  引言

  制胜基点是指对作战全局具有决定性影响的关键因素。随着武器装备不断升级换代,现代作战必将在物理域、信息域、认知域及心理域等多领域交织进行,敌作战手段多、样式全、领域广,这就要求陆军能够利用所属力量、手段与敌进行全领域、全纵深、全时空的较量,实质是以体系作战能力为核心的全域作战。

  单域夺权是实施全域作战的首要条件

  随着作战对手呈现联盟化、多元化,作战样式呈现多样化、复杂化的发展趋势,现代作战正向陆、海、空、天、电、网等多维空间扩展,作战行动体现为智力、信息力、火力、兵力的全面对抗,为有效应对不同的战场环境、地形气候、作战对手带来的多种威胁,陆军应具备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全域作战能力。陆军如何具备先于对手、优于对手、强于对手的全域作战能力,在其主导的陆战场领域中取得绝对制权是首要。首先,多维战场的根基仍在陆地。外军认为,无论在平时或战时,陆军都是经过历史证实的,起决定性作用的军事力量,如俄军就规定“陆军仍是俄联邦武装力量的基础”。对比科索沃和伊拉克这两场战争,我们不难发现虽然海、空、天、电等多维作战力量软硬兼施可对陆战场目标实施精确毁瘫,产生重要影响,但却无法达成直接占领的目的,所以无论战略格局和战争形态如何演变,陆地仍将是多维战场的根基,战略地位不可替代。其次,攻防主体仍在陆地。不论战争怎么打,最后决定战争结局的是地面作战。陆战场仍然是决定战争胜负的主战领域,其他军兵种的作战行动最终都要为陆军战役行动创造条件,只有最终占领并实际控制相关地区和目标才能有效保证国家的领土、主权和安全。最后,保障重点仍在陆地。卫星、飞机、导弹、舰艇等武器平台是主导各领域战场的重要力量,但其指控中枢、保障基地等基础设施依然在陆上,仍然面临着陆上力量带来的非对称威胁,陆上依然是海空等军兵种作战的基本依托,如果没有制陆权,诸军兵种作战能力必然受限。

  多域融合是实施全域作战的基本要求

  随着陆航、空降、陆战、电子对抗等新质作战力量的逐步增强,各军兵种大都具备了遂行多样化作战任务的能力,在人工智能、电磁网络等无形能力的推动下,陆、海、空、天、电、网等战场空间融合更加紧密,各军兵种在交集融合的战场空间形成了能力交叉和互补,构成了全域作战的基础。一是信息系统主导聚能。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带来陆军作战力量的转型,信息的融合作用推动原来结构固定、模式单一的小区域线式攻防作战向模块编组、即插即用的广域全纵深并行作战转变,必然要求各作战单元能够针对不同作战对手、作战任务、战场环境,依托信息系统整体联动、灵活重组,聚合能量、持续输出,确保作战全程主动。二是指挥网络联动赋能。现代作战是多维空间对抗,指挥控制行动在多个战场空间同步展开,作战指挥应由计划为中心向效能为中心转变,方可实现同步决策、实时控制。为此,必须打破传统单一军兵种程式化指挥的禁锢,依托指挥信息系统,实现各军兵种在网上同步交互信息、了解战场态势、联动指挥决策,确保信息上得来、指令下得去、行动控得住。三是节点末端精确释能。未来作战是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精兵行动,通过精打要害、破击体系、控制战局,以最小代价、最短时间、最低风险达成作战目的,最大限度地减少附带损伤,做到精确和速决。即在信息聚能、网络赋能的基础上,科学、精确地运筹作战资源,精确侦察、精准决策、精用力量、精选目标、精细评估,确保精确释放物质流、能量流,打点断链瘫面。

  广域聚能是实施全域作战的关键环节

  信息化、智能化条件下的陆军作战,是在联合作战的大背景下实施的,战场空间异常广阔,随着新型陆军战场机动能力的不断增强,作战平台战场机动速度不断跃升,战场前沿后方界限模糊、作战力量部署实时动态、遂行任务地区转换频繁,预先部署、预先设置的传统静态攻防作战,被以广泛的、主动灵活的战场机动创造和捕捉有利战机,实施以攻为主、攻防结合的动态作战所取代。一是精心选择作战空间谋势。陆军全域作战的主要交战行动将在战场全纵深、多维领域同时展开,在涉及空间上,既突出陆地空间,还应兼容海、空、天、电、网等其他空间领域。为此,应围绕陆军作战特点、着眼发挥陆军作战特长,广泛运用谋略,因势利导,规避敌设空间领域,选择优势作战领域,确保陆军在优势空间中与敌作战。二是依托信息体系融合蓄势。改革调整、装备升级后,陆军依托联合作战指挥信息系统,形成了实时定位、实时通联、实时指控的作战能力,能够结合遂行任务,针对不同的作战对手、作战地区、战场环境,灵活编组融合多域作战力量、准确把握交战时机、动态调控作战进程、适时优化作战行动,实现作战资源的最佳配置,以最小的代价达成作战目的。三是把控节点要域布局控势。陆军应依托一体化信息系统,集中智力、兵力、火力、信息等精锐力量和优势效能,综合运用地面、空中、海上等多种机动方式,在广域作战空间进行立体投送,先敌到达控制影响全局的节点要害,达成避实击虚、以强击弱的有利态势,为机动快速歼敌创造先决条件。

  分域智控是实施全域作战的重要能力

  信息、智能技术的不断更新推动装备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断跃升,战场态势共享和作战控制能力得到大幅提高,对指挥员和指挥机关提出了同步实时控制多个区域战场的新要求,以适应指挥高频度、高强度、高烈度的全域作战。静态决策、计划调控的指挥模式将被动态决策、实时调控的智能化指挥模式取代。一是构建网络节点式指挥体系。全域作战空间广、兵种多,传统的指挥结构不能实现快速反应、实时指挥要求,应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构建点对多点的网络架构,指挥决策层直接监管掌握多个行动部队,实时控制作战进程,哪一节点有情况,可以直接传输至指挥层,减少指挥层级,提高指挥效率。二是建立小群多样式指挥编组。全域作战指挥方向多、指挥力量多、指挥行动多,传统的指挥编组模式不利于实施快速多样化的指挥任务。可以打破“中心+组”的模式,根据作战任务,以“营”为基本单位,编组精干指挥机构,既利于实时掌控部队,又利于实时应对突发情况,利于根据不断变化的战场态势实时实施指挥控制。三是建设智能作业式指挥平台。以网络信息体系为支撑,连通诸军兵种各级指挥机构、作战部队和主要武器平台,集信息自动获取、智能处理、智能传输和辅助决策等功能于一体,使各级指挥员和指挥机关能通过实时的信息收集、传递、处理和显示,在千里之外直观、形象、实时地观察战场情况,并行展开指挥作业,实现情况判断快、作战决策快、计划组织快、调整部队行动快。

  全域精打是实施全域作战的根本指向

  随着武器装备的高速发展,陆上目标呈现小型化、动态化、分散化的发展趋势,粗放密集型火力不能形成有效杀伤,取而代之的是精确毁伤型火力,尤其是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后,“侦-控-打-评”流程反应时间大大缩短,作战进入了“秒杀”时代,全域作战型的陆军在兵力广域机动的同时,更需要提高非接触、非线性火力打击精度,相互配合、相互支援,以达成发现即摧毁的目的,形成全域精打能力,实现作战的突然性、隐蔽性。一是精挑打击目标。着眼破击体系、全程精打,择优选择敌指控中枢、信息系统、火力平台、交通枢纽、综合保障和补给系统等重点要害目标进行打击,瘫痪敌作战体系、割裂敌作战部署、破坏敌作战工事、扰乱敌作战行动、瓦解敌作战意志,攻心夺志、击敌要点、动敌全身。二是精选作战力量。根据作战任务、战场需求,综合运用卫星、电台、数据链和中继通信等手段组网建链,分级分类入网,灵活编组作战力量,实现优势互补、功能融合,形成集侦察情报、兵力突击、火力打击、网络攻防、防空作战、综合保障等于一体的作战力量体系,从不同时间、空间对打击目标集中释能,实现作战效益的最大化。三是精用战法手段。确立信息对抗主导、精确火力主战、联合精兵主控的作战指导,采取软硬一体突击、纵深穿插迂回、立体联合夺控等战法,灵活运用重兵突击、火力精打、特种破袭、网电对抗等手段,点穴斩首、直插纵深、直击要害,使敌丧失抵抗能力,加速作战进程,达成作战目的。

  责任编辑:王熙元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