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让高质量数据服务高质量发展

——全国人大常委会统计法执法检查组在河北宁夏执法检查侧记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8-07-26        来源: 经济日报

左图 检查组在银川市兴庆区阳澄巷个体户郭军民的小旅馆了解情况。

下图 河北巨鹿县巨鹿镇统计站在圆珠笔上附上一张小纸片。

工作人员展示说,可以卷缩的纸片上有统计法基本知识。 本报记者 瞿长福摄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瞿长福

  “在你们的数据中,哪些数据是直报统计局的?哪些是利用已有部门数据共享上报的?”5月17日上午,全国人大统计法执法检查组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开展执法检查,检查组成员在座谈会上对参加座谈的宁夏统计局局长徐秀梅提问。

  2018年5月14日至1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统计法执法检查组在河北、宁夏开展执法检查。这是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的第一项执法检查。此时,《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实施条例》正式施行近一年,统计法贯彻落实的情况怎么样?统计数据质量如何?统计监督职能怎样?这一系列课题,成为执法检查组检查关注的重点。

  整体上统计质量逐步提升

  今年41岁的李联平是河北邢台市桥东区五一桥社区竹香苑小区居民,5月15日下午,大雨初歇,检查组来到他家。

  “你愿意每天都记账吗?”——刚开始不愿意,现在习惯了。“会不会漏记呢?”——不会,养成记账习惯对居家生活、理财都有好处。“记账有没有不方便的地方?”——还好。但比如买馒头我们是论个计,但记账表上要求的是千克,这就得自己换算一下。

  李联平是桥东区北大街街道办事处统计站按规定随机抽选出来的记账户。五一桥社区副主任张丽伟介绍,抽选记账户需有几道程序。最初在五一桥社区选取80户居民,接着从中选出20户,再将这20户作为记账户分为2个小组,其中10户记前3年,另10户记后2年,总共5年为一个记账周期。在记账期内,记账户需要将每天生活的每一笔支出、每一笔收入都原原本本记下来。“以前是手工记账,现在都改手机APP了。”李联平说。

  “这样的记账户就是普普通通的各类居民,他们的家庭收支情况就是国家统计部门公布居民收入的基础信息源之一。”北大街街道办事处分管统计干部王国红说,北大街1993年就成立了统计站。多年来,统计站在实践中摸索出“一网、一包、一表、一卡、一报告”的统计工作法,其中“一网”就是建立从入统企业统计员、各个社区统计室,到办事处统计站的一张统计网,从机制上确保统计数据真实且质量可靠。

  企业经营状况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硬杠杠”,企业统计质量成为检查组关注的重点。石家庄科林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先后为多个国家级工程提供电力解决方案,在公司财务部,检查组了解到,公司的数据月报、季报、年报全是网上直报。“上报过程中有没有各级主管部门过问干预的情况?”“没有。”公司发展部主管说,统计部门需要企业上报的经济社会、资源环境、能源消耗等综合数据,这些数据对企业加强管理也有帮助。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常务副主席张超超说,数据真实是统计的生命。为此,宁夏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统计违法案件审理委员会,建立了《宁夏回族自治区统计数据全程质量管理体系》,实行“先入库、后出数,要有数、先进库”等多项制度。几年来,宁夏共检查3960家次单位,并对46家涉嫌统计违法的企业实行立案调查。“一系列法规、制度的出台,以及越来越严格的统计执法,使得统计质量不断提高。”他说。

  数据失实等现象仍较普遍

  在宁夏银川市贺兰县洪广镇统计站,检查组见到了年轻的统计站兼职站长赵晓英。赵晓英说,她做统计工作有些偶然,2009年她应聘参与一项统计活动,由此开始自学统计知识,后来受聘在统计站专职统计,以农业统计为主。她的统计内容主要包括劳动力、人均收入和粮食测产等几项。“需要进村统计吗?”检查组成员问。“需要啊,洪广镇一共有9村1社区,每个村都有统计员,不过基本上是兼职,在每个统计项目启动前都会有相关培训。”赵晓英回答。

  不过,像洪广镇这样设有乡镇统计站站长职务的做法还没有普及,许多地方农业统计依托传统上的“七站八所”,或者各类兼职人员。宁夏回族自治区统计局局长徐秀梅介绍,目前全区还有9个县没有独立的统计机构。除了没有独立统计机构,统计人员更是从上到下呈“倒金字塔结构”,中央省市县统计部门人员编制逐级减少,到了乡镇街道统计人员基本都是兼职或者临时代办。宁夏回族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郝留虎说,许多企业也没有专职统计员,统计员不受重视,干好干坏一个样,这样出来的一些数据质量可想而知。

  除了缺乏统计专业人员等长期存在的老问题,统计体系和统计指标老化也跟不上时代的变化,难以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种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出现,同样是影响数据质量的新问题。河北省在全国率先编制了省级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这是一个难得的探索,为在全国推开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工作蹚出了一条路子。不过,这样有价值的探索总体上还很少。

  石家庄市商务局干部介绍,现在电商红红火火,各地都在发布电子商务数据,但权威性值得怀疑,因为电商数据究竟该怎么设计,能弄清楚的人不多。比如,一些企业具有跨界多元经营业务,业务边界模糊,既有生产又有销售,而且线上线下都有,难以界定企业类型。“像这类企业既不是传统工业企业,也不是传统批发业或者零售业,如果按现在的统计专业分类统计,只有唯一的行业代码定义经营类型,这样出来的数据很难反映真实情况。”

  统计信息难以共享的现象也较为普遍。宁夏吴忠市农牧局副局长何建民说,“信息孤岛”不仅造成资源浪费,也影响数据真实。比如,关于耕地面积,农业、水利、国土、草原、林业几个部门都有,国土部门相对准确,“但共享起来就很难”。石家庄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负责人介绍,信息难共享还在于多头统计,无法给别人用。像计算机通信产业,统计部门按照《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统计,发改委按《河北省高新技术产业目录》统计,工信部门按《电子信息产业行业分类目录》统计,大类与小类不一、重叠交叉,以谁为准?只能各按各的。

  抓住突出问题探求解决之道

  数据质量不高、公众心存疑问,原因到底在哪儿?如何解决?新时代需要新作为,高质量发展需要高质量数据,检查组牢牢把握核心问题,在检查中寻根问底,探查真相,努力寻找解决问题的“钥匙”。

  一路上,从县区统计局、乡镇街道统计站,到乡村社区记账户、统计员,检查组马不停蹄,对话单聊、随地走访;从工业园区、居民小区、田间地头,到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个体经营户,检查组翻阅账本、实地查访,掌握了大量一手材料信息。分头到现场调查、车间农舍随机体验、大大小小的座谈问询,检查组每到一地,分别采取不同的调查方式,努力从真材实料中找出原委、找到路径。

  在河北远东通信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检查组仔细询问统计员需要应对多少部门的数据统计;在宁夏小巨人机床有限公司,检查组详细了解这家位居全球前列的现代化数控机床基地统计系统,希望能看到与本地企业不一样的统计思路;在银川兴庆区阳澄巷聚贤商务宾馆,检查组与个体业主兼记账员郭军民拉起家常:今年头几个月收入如何?住店游客比去年多了还是少了?对居民生产生活的了解,在聊天中逐渐加深。

  5月18日上午,检查组在宁夏与各地市不同部门领导专题座谈。“为什么会出现数据造假呢?当地有没有因为GDP数据好看而得到提拔的现象?”“这种现象倒是没有。不过,数出政绩、数关奖惩、数关荣誉的问题还是不同程度存在,因为统计被赋予了一定考核的功用,哪个有考核,哪个数据就可能失准。”宁夏石嘴山市副市长边卫华介绍,政府部门干预统计数据问题,除了政绩观,还与发展进程有关。比如,过去数据虚高了,现在难以一下子减下来,只能逐步“挤水分”。

  “统计指标太多太繁杂,这样的数据有用性如何?有些数据可以通过大数据统计准确分析出来,或者可以数据共享,为什么还是习惯传统方法?”针对检查组的这些提问,统计系统干部回答:“数据重复交叉,与体制机制不适应新时代需要有关,有些统计指标还是按计划经济时代思路设置的。关于信息共享,各部门已有共识,现在统计系统很多数据都出自部门统计。不过,充分共享还面临现实难题,比如各部门数据标准不同,无法直接应用;数据质量不一样,不敢放心用。此外,还存在法律法规制度有机衔接不够等问题。”

  检查中既看见了成绩,也发现了问题,许多问题是新老矛盾交织。根本解决之道在哪里?对此,检查组提出,统计法执法检查是全国人大常委会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举措,因此执法检查务必抓住影响法律实施的关键问题、制约统计工作的重点问题、危害数据质量的突出问题,深入研究,寻找解决办法和改进措施,推动统计法有效实施。

责任编辑:郭盈盈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