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
 

北京市出台《关于推动生态涵养区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实施意见》

守护好首都的绿水青山

本报记者 朱竞若 贺 勇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8-11-07        来源: 人民日报

 

11月5日,密云水库蓄水量达到25.74亿立方米,创下20年来的新高。 

资料图片 

  北京自然之美,在于她三面环山。山区海拔由低到高,绵延一万多平方公里,灌木、森林,郁郁葱葱,守卫着繁华都市。北京市把它称之为生态涵养区,范围包括门头沟区、平谷区、怀柔区、密云区、延庆区,以及昌平区和房山区的山区部分,占全市面积的68%。 

  作为首都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保护地,生态涵养区在新一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城市空间布局中处于压轴位置,是首都城市的大氧吧和后花园。多年来,北京市高度重视生态涵养区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使其生态环境品质明显提升。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牢固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北京市委、市政府近日出台《关于推动生态涵养区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实施意见》,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持续加大投入力度、建立完善结对协作机制、加强干部人才保障、完善考评指标体系等五个方面拿出16条实打实的硬招,进一步把生态涵养区建成展现北京美丽自然山水和历史文化的典范区、生态文明建设的引领区、宜居宜业宜游的绿色发展示范区。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 

  如何进一步保护好“两山”(北部燕山、西部西山)、“三库”(密云水库、官厅水库、怀柔水库)、“五河”(东部泃河、北部潮白河、中部北运河、西部永定河、西南部拒马河),去年以来,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市长陈吉宁带队深入生态涵养区密集调研、蹲点调研,强调守护好绿水青山是生态涵养区的头等大事。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北京从制度上有效地推动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工作落到实处。“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确保区域生态空间只增不减、土地开发强度只降不升。同时,北京将与生态环保、资源能源节约相关的14项指标纳入党政领导班子考评体系中,占总指标数的67%,有力地发挥绿色发展考核‘指挥棒’的作用。”北京市发改委主任谈绪祥表示。 

  碧波荡漾的密云水库,犹如一颗明珠镶嵌在华北大地。“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这句话写进了密云区党代会报告。作为首都重要饮用水源地和生态涵养区,密云始终牢记保水第一责任,高标准履行保护水源、保护生态环境的使命,使首都生命之水得到全面保护。 

  近年来,密云水库蓄水量节节攀升。为了确保水库水质清洁,密云区实行了更加严格的保水措施:库区155米高程以下涉及的10.4万亩耕地全部退出耕种;库区原本属村集体所有的94个库中岛停止一切生产经营活动;库滨858家养殖场全部清退,库区内实施生态修复,划定867平方公里的禁养区,占到全区面积的40%…… 

  溪翁庄镇走马庄村的万明泉是水库移民二代,他家的牛场恰好在清退范围内,为了水库的清洁,万明泉卖掉最后一批牛,告别自己亲手盖的牛棚。如今,万明泉参加了政府组建的“保水队”,专做保护水源的工作。“保护好密云水库这盆水,就是我的头等大事!”万明泉说。 

  通过上游保水、护林保水、库区保水、依法保水、政策保水,清水下山、净水入库,密云水库水质始终保持国家地表水二类水体标准以上。 

  2017年,北京市生态涵养区PM2.5年均浓度低于全市平均水平,多数处于50微克/立方米上下;森林覆盖率达到53.25%,比全市高10.25个百分点;人均公园绿地面积25.9平方米,比全市高60%。 

  不能让保护生态环境的吃亏 

  李德利和李丽夫妇是延庆区张山营镇下板泉村村民,家里原有不到5亩土地,2012年,他把这些土地全部流转用于平原造林。2014年7月,李德利夫妇成为平原造林管护员。“原来种地是靠天吃饭,最好的年头一年纯收入能有四五千块钱,干了平原造林管护工作以后,自家的土地有流转费,两口子月月还拿工资,一年能有10万元的收入!”李德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今李德利家里买了轿车,盖了新房。“明年延庆就要举办世园会,我们一定要把这片林子管好,到时欢迎游客来蔡家河旅游观光。”李丽自豪地说。 

  “不让保护生态环境的吃亏”,保障好生态涵养区的基本权益和发展权益——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北京市在全国率先出台山区生态林补偿机制至今,已有14个年头。政府出资,请农民看山护林,这在北京历史上前所未有。2004年至2017年间,北京市对山区生态林管护员的岗位补贴资金,累计投入31.37亿元;2017年北京市4.4万名生态林管护员,人均全年岗位补贴收入7656元。今年,北京又出台了《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实施意见》,将通过动态调整机制让看山、护林、保水的当地群众实现绿岗就业增收。 

  守着绿水青山,很多产业不能搞,很多项目不能上,生态涵养区的经济发展自然会“吃亏”。门头沟区清水镇是北京西部山区最偏远的镇,全镇64%的面积位于百花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范围,在产业发展上受到严格的限制。门头沟40多个低收入村中,清水镇就占了20个。来自市属国企、城区对口帮扶单位的支持,给清水镇带来了希望。“市里制订的对口帮扶低收入村的政策,对我们镇太合适了。”镇党委书记贾卫东说。 

  环境保护、生态修复,不是几个生态涵养区的事,而是全市共同的责任。北京正打造生态保护“一盘棋”格局,通过各区结对协作,让城区与生态涵养区实现资源互补、共建共享。建立跨区横向转移支付制度无疑是最直接的方式。各结对区通过直接给予财政资金,或通过支持引导绿色产业项目落地、提升公共服务能力等多种形式,对门头沟区、平谷区、怀柔区、密云区、延庆区的支持规模每年不低于1亿元,对房山区(山区)、昌平区(山区)的支持规模每年不低于5000万元。 

  要发展更要高质量发展 

  “十一”黄金周期间,房山区周口店镇黄山店村的老屋民宿再次爆满,“姥姥家”“黄栌花开”“桃叶谷”等十多套民宿,提前两个月全被抢订完。 

  在这里,老屋子保持着古朴的面貌,每一块砖、每一片瓦、每一棵树都原样保留;但屋子里,空调、卫浴、飘窗,却都是五星级酒店的设计,成为清新雅致的山居庭院。游客来到这里,坡峰岭上赏景爬山,醉石林里品尝农家饭,老屋民宿里回归古朴,再来一碗村民们拿手的手擀面,让人流连忘返。如今,黄山店村共有30套民宿,一套民宿一年的纯收入能达到10多万元。“这下,我们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句话的理解更深刻了。”村党支部书记张进刚感慨地说。 

  过去,黄山店村以开采石灰石等矿产资源为支柱产业,生态环境破坏严重。2008年,村里关闭采矿,修复生态。560多户村民从山涧险片迁下山,老宅盘活做起了民宿,村民们也都端起了绿色饭碗。“都是靠山吃山,可这碗饭端得持久!”村民杨中生说。 

  相对于以前的功能分区,生态涵养区去掉了“发展”二字,但不是不要发展,而是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不考核GDP,不是不要GDP,而是要绿色GDP,要建设成为绿色发展的示范区。同黄山店村一样,怀柔喇叭沟门满族乡中榆树店村、延庆区旧县镇东龙湾村、密云区溪翁庄镇金叵罗村等生态涵养区的村民们,放下外出打工的行囊,盘活自家老屋,当起民宿管家,年底享受分红,腰包越来越鼓。 

  围绕首都“四个中心”战略定位,生态涵养区将进一步承接和补充绿色发展的功能和产业,提高发展质量。门头沟区挖掘整合历史村落资源,提升京西古道品牌,推动文化旅游康养和户外运动产业发展;平谷区以筹办2020年世界休闲大会为契机,推动特色休闲旅游产业发展;怀柔区以怀柔科学城、雁栖湖国际会都建设为契机,推动绿色创新引领的高端科技文化发展;密云区把保水作为首要责任,协同做好怀柔科学城建设,推动特色农业与旅游休闲产业融合发展;延庆区抓住筹办2019年北京世园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历史机遇,推动冰雪运动和园艺产业发展;房山区(山区)统筹历史文化和地质遗迹资源,推动国际旅游休闲产业发展;昌平区(山区)统筹历史文化和生态农业资源,推动文化旅游和生态休闲产业发展……北京的生态涵养区正展现出宜居宜业宜游绿色发展示范区的魅力新姿。

  《人民日报》(2018年11月07日 20版)

  责任编辑:王熙元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