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共党史及重要人物 > 学习研究动态
 

抗战时期立足地方提振民气的《浙江青年》

赵伟

点击
朗读文章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7-03-16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为地方刊物,《浙江青年》的编撰群体及受众多属东南一隅,主要内容亦围绕“浙江”而发,但刊物在突出地方特色之时,民族话语或隐或现。20世纪30年代,日寇入侵,在此背景下,增强民族自尊心、自信心以强国御敌成为当时舆论一大趋势。《浙江青年》始终坚持立足地方提振民气的办刊方针。

  1934年是中国杂志井喷之年,《浙江青年》月刊在这一年于杭州悄然面世,中国期刊队伍再添新丁。该刊编辑部隶属于当时的浙江省教育厅,发行由浙江省教育厅第四科负责,印刷则由浙江省立图书馆承担。自当年11月起,几度春秋,直至卢沟桥炮响,选择在这一时期推出《浙江青年》,其动机更多源于时代环境的刺激。20世纪30年代初,日寇入侵,中国相继经历了“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一时间国难频仍、山河破碎,民族话语逐渐高涨,激发民族精神、传扬爱国热情实乃现实需要。受此影响,《浙江青年》应运而生。当时的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叶溯中在《创刊献词》中表示,刊物旨在“研究民族文化,注意于青年对民族使命”。图强救国成为刊物一面旗帜。

  挽救民族命运,建设现代国家,广大青年责无旁贷。刊物编者表示,“我们所希望于浙江青年加以特殊注意的,是科学救国、人格救国、体力救国!”针对青年群体,特别是在校学生,教育界人士认为,“要达到救国的目的,必须要加紧的读书;惟有加紧读书,才能彻底的了解现代国家的需要,养成一个现代国民的人格和态度。”国民各尽其责,救亡殊途同归。基于本职工作,浙江省教育厅试图通过办刊引导学生以知识改变国家命运。当时浙江省“在校的中学生只有二万五千余人”,而正是因为这些特定的受众即“浙江青年”,使得该刊在业内自成一家。“国内杂志固然是多,而以青年为本位专供给青年阅读的杂志则不多,尤其是再带地方性以东南青年为阅读对象的更不多”,“浙江青年月刊是供给浙江的青年阅读的,所以更欲在‘浙江’与‘青年’这一点上加以特殊注意”。呼应社会舆论,突出地域文化,自创刊之日起,《浙江青年》便始终注意融合时代精神与地方色彩。

  《浙江青年》歌颂家乡不遗余力。《最近的雁荡山》《富春江上》《寿昌特写》《富阳特写》《天目小住记》等摹画浙江各地风情,令读者仿佛身临其境。《绍兴老酒》《南湖蟹》《新丰生姜》《天台菩提珠》《东阳火腿》推介地方名产,色香味俱全。这些作品篇幅长短不一,但情感真挚,充分介绍展现浙江省的美好风貌和特产,作者们生长于斯的自豪洋溢纸上。

  国难当头亟待自救,热爱乡土可视为爱国行动之起点,《浙江青年》即由此切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孙福熙在《绍兴风味》中借助当地特产对地方特色与精神大加推赏。作品由描写绍兴干菜引起,后借物喻人,快速转换焦点。“干菜的外表,很可代表我们同乡的质朴与韬晦,干菜是失掉了鲜菜的色彩光泽、吃起来时柔嫩的感觉与爽脆的声音,他是耐久、浓厚、切实无害,而需要他的时候就一鸣惊人了。他也最爱出风头的,然而不能用声色来争胜的时候,广告标语不足以表现其独特,就改用沉默。凡欲使人注意,必须与周围不同,在爱出风头的群里,一声不响者反能出风头。”在作家笔下,其貌不扬的干菜形象诠释了绍兴人朴实、聪慧、勇于任事等优良品性。不仅如此,在作家看来,同乡父老对干菜的热爱更代表了一种节俭的作风。“绍兴人很经济,无论什么东西都可模仿干菜的办法,做成笋干、萝卜干”,“绍兴的民众未必能够以节俭来夸耀全国,然而很知道斤斤较量一粥一饭的来处,这在绍兴是有点普遍。”一粥一饭来之不易,绍兴人懂得爱惜物力而且踏实肯干,这种品行在细微处多有体现。“到郊外去看,地无荒土,虽路边河沿小小一条空地,亦必插下白菜、南瓜,或柳枝,正如绍兴城里人家的窗口船尾的上面,放几个花盆,盆中种了葱,或种了南瓜”。“土地不肯任其闲空,人的手脚自然更不肯闲空了”。“绍兴人能够一面讲话一面做工作,一个人到你家来问询消息,来收取欠款,来预定明年的工作,当说话的时候,他寻扫帚给你扫地,你有菜晒干了,就给你收起,你有柴枝劈,就给你劈好,捆束好,安排到无往而不好。”文章截取日常生活片段,表现当地人的生活习惯与工作态度。

  节俭持家,实干兴邦。有鉴于此,作家盛赞绍兴人勤奋、务实之品质。救国需要每个人从点滴做起,绍兴人物尽其用、地尽其利的做法是救国的一种潜在力量。作家在作品中热爱家乡,但这种情感并非局限于地方,它建基于对民族、国家的观照。作品呼吁,要“勇于做中国的国民”,并且要继承“我们先贤富有的特长”,“发扬本地方的地方精神”。地方精神乃民族精神之一种,地方传统亦可转化为民族文化基因。作家弘扬绍兴品质,以之激励国人,起到增强民族自信心与凝聚力之作用,地方特色与时代精神在此汇合。

  怀恋故园、书写家乡风物乃中国文化传统。鲁迅、周作人、曹聚仁等浙江作家都不乏乡土情结,在他们的作品中,东南地方人文、风情多有展现。《浙江青年》突显“浙江”,自然也少不了介绍各地之词章,只是,相比于追怀旧时光,“青年”更着眼于当下。黄萍荪在《金华特写》中从史、地两方面入手,细数“金华的形势和历代的革沿”与“金华学者在浙东学派中的重要”,描绘“罗店的佛手和雄丽的北山”、“朝真洞水壶洞双龙洞”以及“金华的物产和县城一瞥”,洋洋洒洒囊括古今,可说是展示了当地历史文化脉络、名胜、特产等“城市名片”。此前金华形胜何以被人忽略?很大原因乃“交通不便之故”。《金华特写》中写道,如今“杭江铁路的兴筑和再进一步扩展到变为浙赣铁道的时候,金华便在常年的屈伏下突然抬起了头来。不但抬头,且还爬上了列车经沿线各县中的首座”。现代化建设为地方特色的展示带来契机,金华的新发展就是铁路建设之功。地方风土引作家称颂,交通建设成就令观者叹服。作者写道,包括金华在内,“浙东八府属,多山川阻隔,各自为区,虽有大陆互通,然皆登山涉水,殊费时日。年来交通建设突飞猛进,借铁路公路之便捷,昔日之视为畏途者今则坦道高车,朝发而夕至矣”。

  陆路交通一日千里,水上建设也焕然一新。“自杭州启程,渡钱塘江,先见南北两岸渡江码头,如长虹卧波;北码头为钢筋混凝土建筑,铁栏天蓬,浮船上下,可谓极码头工程之能事。南码头为洋松椿与钢铁梁结构而成,长可二里余,倒影江中,与江上山影相映成趣,尤为可观。回忆年前用木凳、支松板互连,长至三四里之遥,用以通行人入江渡,而过江之人如鲫,争先恐后,一失足即至落水,而江潮一至,又须卸板去凳,迫于奔命者,相去奚啻霄壤。”

  借助便捷的交通,曾经偏远之区亦得以对外展现其风姿。作者以绍兴为例写道,“绍兴曾一度作皇都,故其规模颇大。西南城有小山,上建望海亭,足资远眺。城外古称山水明秀之区,山阴道上,应接不暇,可想而知。县东南之禹穴,西南之兰亭,东郊之东湖,北乡之三江闸,古迹名胜,旧时建设均甚可观。且河道纵横,阡陌相望,游踪所至,均可乘船;若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尤足供游观之乐。”古都绍兴水秀山明,兰亭、东湖一时风雅,因昔时往来不便而藏于“深闺”,今日阡陌纵横引游人备至。除了金华、绍兴,浙东各地焕发生机同样得益于交通事业之进步。“昔时自台州至绍兴,陆路可达,惟山岭太多,登降殊多不便。自东海通船,则出台州湾经舟山群岛,入甬江至宁波,乘沪杭甬铁路至百官镇,过曹娥江,可乘汽车达绍兴,一路洋海风波,岛屿罗列,亦别有风味。今公路通行,交通线又为之一变。至自绍兴乘汽车至西兴渡江返杭州不半日而至。现钱塘江上正建铁桥,将来可并行火车汽车,则江海不扬波,湖山增秀丽,交通风景益臻美善矣。”各地风姿俊逸各有可观,只是如珠散落难以遍览,当时水陆并进正若引线串联,作者借以登山临水从容巡礼,极目骋怀之际更觉沿途钢筋铁骨之伟力。现代基础设施的出现为各地增光添彩,山水深处原本模糊不清的图景顿时清晰、明艳,地方借交通之势崭露头角,浙东一行归来,作者之欣喜见诸笔端。

  作为地方刊物,《浙江青年》的编撰群体及受众多属东南一隅,主要内容亦围绕“浙江”而发,但刊物在突出地方特色之时,民族话语或隐或现。20世纪30年代,日寇入侵,在此背景下,增强民族自尊心、自信心以强国御敌成为当时舆论一大趋势。《浙江青年》于此种情境中创刊,始终坚持立足地方提振民气的办刊方针,家国历史影像也借之得见一二。

  (作者单位:江苏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