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共党史及重要人物 > 学习研究动态
 

台儿庄战役中的武术家张之江

郑学富

点击
朗读文章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17-05-19        来源: 人民政协报

  中国武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被称为“国术”。有“中国国术主要倡导人和奠基人”之称的张之江,1938年春,应李宗仁之邀,就任第五战区高级顾问,辅助李宗仁协调指挥西北系各将领,参与指挥了台儿庄战役,并多次历险。

  本文作者曾采访过张之江的外甥、参加台儿庄战役的抗战老兵宋茂田老人,从中了解一段张之江在台儿庄战役中鲜为人知的故事。

  从国术馆馆长到战区高级顾问

  张之江为河北盐山(现为黄骅市)滕庄子乡留老仁村人,8岁随祖父习武读书,练就了一身好武功,东三省讲武堂毕业后入伍,与冯玉祥相识并成为好友。张之江为人重德守义,办事雷厉风行,刚决果断,成为西北军五虎将之一,是冯玉祥前期两大主要助手之一。张之江在统领西北军时就非常重视武术,规定凡西北军均须通过练拳、劈刀、刺枪、体操四项主要科目。

  1927年,时局突变,张之江急流勇退,脱离军界,全身心投入倡导国术运动,开始筹办国术研究馆。在他的老朋友、时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李烈钧的支持下,1928年3月,南京中央国术研究馆成立,张之江担任馆长。1933年5月,他又创办了“国术体育传习所”,自任所长。1934年“国术体育传习所”改为“国立国术体育专科学校”,张之江任校长。1936年8月,张之江组织国术代表队参加柏林奥运会,进行武术表演,使西方第一次见到中国武术,武术表演轰动了世界体坛,张之江为此获得了该届奥运会以“五环”为标志的纪念章,并被誉为“中国国术开始走向国际体坛的第一人”,回来后被授予陆军上将衔。

  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全面侵华,华北战场上的国民党军节节败退,日军气势汹汹,步步紧逼。消息传来,国术馆的师生们义愤填膺,纷纷请战,很多学生要求参军抗战。张之江一向主张抗日,曾几次向蒋介石请缨带兵到抗日前线,都被蒋拒绝。“八一三”淞沪会战期间,战报一次次传来,张之江想上战场报国杀敌,苦于自己无一兵一卒,急得在屋子里哀叹。

  1937年底,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弃守山东。1938年1月,蒋介石引诱韩复榘到开封参加军事会议,将其扣押,以“违抗命令,擅自撤退”罪被枪毙。为防止韩部生乱,蒋介石派张之江以西北军元老的身份,做一些协调安抚工作。此时,张之江在军中并无实职,本可以随国术馆迁入内地而避开战火险境,而他报国心切,为不能带兵上前线杀敌而苦闷。

  正在张之江着急的时候,时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的李宗仁给张之江打来电话,并派人送来公函,聘请张之江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高级顾问。因为当时参加台儿庄战役的大多是西北军,孙连仲的第二集团军、韩复榘的第三集团军、张自忠的第五十九军和庞炳勋的第三军团等都是西北军。那些西北军将士大多都是张之江的老部属了,对他非常信任,便于指挥。在北伐时期,张之江在南口与北洋军阀作战,曾经助过李宗仁一臂之力。1934年,李宗仁曾邀请张之江到广西传授武术,二人也是老朋友了。李宗仁邀请正合张之江的心意,参与赞襄军机、指挥作战,也实现了他的夙愿。他积极行动,带着50名国术馆学生赴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参加工作。而张之江的外甥宋茂田正是其中一员,他被安排为张之江的贴身卫兵,负责掌管机要文件。这50名国术馆学生很多是沧州人,人人武功高强。

  为台儿庄大捷建言献策

  李宗仁很尊重张之江,为确保他的安全,亲自为他挑选卫队队员。凡视察阵地、下部队由他指派军官护卫。有一次,张之江到曹县视察就遇到了险情。

  驻守曹县的是第三集团军孙桐萱部,第三集团军是西北军的老班底,将领大多是张之江的老部下。张之江带领国术馆的学生军和卫队前往曹县视察阵地,在陇海路的一个小车站,三架敌机前来空袭。车站又无防空设施,他们仗着武功好,每人抱着一颗大柳树与敌机周旋,敌机用机关枪扫射有一个钟头飞走了,他们无一人受伤,后来孙桐萱派来一辆大卡车把他们接到了曹县。张之江等人住在曹县城东关的一个教堂里。由于汉奸告密,有一天夜晚,鬼子400多骑兵包围了教堂,形势异常险峻。但是张之江非常镇静从容,向手下人说道:“你们不用怕,敌人远道偷袭,没有重武器。我们藏在屋里,在暗处,敌人在明处,来多少打死他们多少。”宋茂田老人回忆说:“我们当时用的是木把勃朗宁手枪、快慢机,我们的枪法很好,鬼子也不敢靠近。我们边打边试图突围,但敌人人数众多,最后我们只剩十几个人了。就在这紧要关头,孙桐萱派一个团赶到,才给我们解了围。”

  由于跟着张之江在指挥部里,宋茂田能经常见到李宗仁。李宗仁的卫兵刘奋强后来还成为宋茂田的黄埔同学。由于练武,宋茂田的眼力、记忆力都很好。第五战区的军事地图他都能背下来,哪个军、师的驻守方位不用看地图就能说出来,所以司令部经常派宋茂田送文件。

  台儿庄战役期间,张之江全面参与了作战计划的制定,他建议李宗仁除阵地战外,采取游击战术,发挥西北军近战、夜战的特长杀伤日军。张之江曾经给李宗仁提过一个非常重要的建议,据宋茂田回忆说:“当时我就在旁边,张馆长建议李长官,敌人武器先进,气焰嚣张,而我们人多,适合近战夜战,何不效仿29军夜袭喜峰口之战,给鬼子来次大范围的夜袭!”这个建议被李宗仁采纳,在台儿庄战役进入到白热化的时候,第二集团军多次组织敢死队、奋勇队,利用夜间偷袭日军,用手榴弹炸、用大刀砍,直杀得日军鬼哭狼嚎。

  正是中国军人以血肉之躯,顽强地抗击武装到牙齿的日本侵略军,经过半个多月的鏖战,歼敌1万余人,取得了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

  毛泽东曾致信张之江

  中央国术馆自1928年成立至1937年间,张之江始终坚持“强种救国,御侮图存,术德并重,文武兼修”的馆训,校歌中也有“明耻教战,强种御侮”的词语,因此吸引并培养了大批热血青年和爱国华侨学生。抗战爆发后,不少学员都投身到抗日烽火中,分配到各部队中任武术教官。台儿庄战役后,张之江致力于国术馆的迁徙事宜,南京沦陷前,国术馆和国术体育专科学校从南京迁出,经长沙、桂林,迁到昆明。1940年,中央国术馆迁到重庆北碚。李宗仁送给他一辆载重卡车,用来运输教职工的眷属、物资和文件等。其实这段时期的经费来源已断绝,中央国术馆基本上是名存实亡。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家百废待兴。中央国术馆亦忙于复馆,但南京馆址已毁于战火。当时教育部对于张之江的复校申请百般刁难,既不发复馆经费,又不拨给馆舍。张之江四处奔走,利用时任北平行营主任李宗仁和河北省主席孙连仲等老关系,终于找到天津河北体育场作为馆址,并奔走于宁、津两地筹募经费,准备把国术馆改为私立。1946年教育部长朱家骅得知中央国术馆在天津复馆,并改为私立,随即提出教育部拨经费,把中央国术馆改回国立。1948年,中央国术馆从天津大资本家处募得12万元作建馆之用,但在这笔捐款到手之前,天津已宣告解放,中央国术馆亦“寿终正寝”。

  新中国成立前夕,张之江拒绝赴台。毛泽东、周恩来对张之江甚为尊重,一再函电慰问,并特邀为政协委员(担任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请其早日莅京,共商国是。张之江欣然应命,迅即晋京,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并被选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1955年2月11日,毛泽东曾致信张之江:

  之江委员:

  惠书早已收到。本想约谈,因循未果。近日查询,知先生已返上海,只好待之将来了。先生热忱爱国,如有所见,尚望随时赐教。顺致敬意。

  1956年2月,张之江参加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对发展中国武术提出自己的见解。同年秋,国家体委在北京举行全国武术表演,张之江应聘为总裁判长。1966年5月12日,张之江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终年85岁。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